首页  »  其他小说  »  【爱莲说】(16)加载中加载中
【爱莲说】(16)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按照以下方法,记住本站永久域名!方便随时找到黄色网!避免走失!

网址格式:www.AV888+任意字母.com 例如:www.AV888a.com www.AV888b.com www.AV888c.com ...等等

字数:549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十六章:长靴踩踏  夜已深。馨玥已经有了些倦意,我便关上灯,与她相拥而眠,直到第二天一早被李婻婻叫醒。我们的样子,免不了被她奚落几句。馨玥毫不在意,反笑婻婻没人陪着吃,陪着睡,陪着玩。她们两人笑成一团,我困意朦胧,懒得和她计较将我比作「三陪」,拖着晨勃的下体去卫生间洗漱,又被婻婻嘲弄一番。馨玥却很贤良温顺的准备早餐去了。我有时真想搬来和她一起住,至少不用时常饿着肚子去上班了。  马上元旦了,单位开始做年终总结,会议、活动都比较多。12月29日,刚到公司就接到去开会的消息,赶紧换了衣服去会议室。很多人已经占好了座位,正当我寻找心仪的座位时,李晨莹向我招手,让我坐到她旁边的空座上,我便坐了过去。  「早啊,莹莹姐!」我按照惯例跟她打招呼。她并不像以往那么热情,但是还是跟我笑笑,等我坐稳,她在我耳边小声说:「你相机不错!只不过我发现了一些东西。」说着,把手机递给我。我接过来一看,彻底惊呆。手机展示的是照片内容,这些照片是我拿走李晨莹高跟鞋之后,在家里用相机拍的照,她拷贝到手机上,很明显是找我兴师问罪了,我很后悔借给她相机时没看存储卡的内容,我一时间语塞,不知该说什么好。  李晨莹依旧小声说道:「这样吧,晚上下班找时间去聊聊,希望你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说完拿回手机,不再理我。  一天无话。好容易到了晚上下班,换好衣服,想走,但又有些犹豫。不走,我更犹豫。我的心里莫名的紧张起来,我不知道怎么和她讲。难道我会说我因为爱慕女生的脚喜欢女生的原味鞋袜才一时冲动拿走的?难道我会讲我把一双女生穿过的高跟鞋当成艺术品把玩闻味拍照?想来想去,实在没什么可解释的,然而却又不得不解释,不然偷鞋岂不是成了变态的行为么?正在我进退两难的时候,换好衣服的李晨莹走到我的工位,说:「走啊,东苑路有个咖啡馆,很僻静,去聊聊。」我无奈,点了点头,跟着她出去了。  东苑路的咖啡馆离公司不远,大约10分钟的路。跟在她后面,总觉得这路好远,时间好长。这种感觉不怎么舒服,想起中学时被「大姐大」欺负,跟在人家屁股后走而且很难堪的那种感觉。我逐渐的放松了心态,唉,大不了坦白呗,又没什么大仇恨,我就是有这个爱好,接受不接受我都做了。「你在想什么?」李晨莹忽然问我。我尴尬的笑了笑,说:「既然你都看到了,我也真不知道该怎么和你说。」我低头看到她穿着一双黑色的过膝的靴子,已经放松的内心更加趋于平静。「你在看什么?」李晨莹问。  我说:「在看你的靴子,很漂亮。」李晨莹不屑的说:「那准备什么时候偷走啊?」我说:「别用『偷』字那么难听!」李晨莹反唇相讥道:「那用什么?『窃』?你想说『窃鞋不能算偷』?」我无奈的摇了摇头,说:「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唉,进屋再和你解释吧。」说话间就到了咖啡馆,我们找了一个僻静的雅座,李晨莹叫了一杯拿铁,我要了一杯纯咖啡。坐下好一会儿,李晨莹说:「这儿挺僻静的,周围也没什么人,你说吧,为什么?」我苦笑一下,掏出手机,在浏览器里输入一个网址,是我常去的一个恋足踩踏网站,然后递给她。她狐疑的接过手机,开始看网页,许久没说话。此时我开始后悔自己的坦诚了,一旦她不能接受,即便当场不翻脸,我也会无地自容,并且在她眼中,我是一个变态的存在了。  无声,无声,一直无声。有时候无声比大吵一架更让人心惊。我很不安的看了看她,她依然在浏览网站,但却很平静,让我多少放心一些。过了许久,她把手机递给我,轻声说:「你,恋足?」恋足二字,她是用口型展示的。我点了点头。她也点了点头,没说什么。我说:「Sorry啊,原谅我,晨莹。」  李晨莹说:「没事,我也并不是非要怎么样,只是看到那些照片时比较惊讶罢了。」我说:「是,当我看到你那双鞋时有点冲动,没忍住,就藏起来带走了。后来知道是你的,就更不想还了。」李晨莹笑道:「为什么?为什么知道是我的就更不想还?」我说:「因为晨莹姐漂亮啊!」李晨莹说道:「去你的吧!哎,真没想到你有这种爱好!」我说:「有这种爱好的群体很多好么!」李晨莹说:「为什么你们有这种心理啊?是因为……」我看她不好意思说出口,便说:「其实内在原因和外在原因都有,内在的更多些吧。你怎么想?」李晨莹摇摇头,说:「有些接受不了。」  我说:「嗯,确实有接受不了的人。不过,你可以试着去接受?」李晨莹看着我,没有摇头,但也没有点头,看了一会儿,她笑了,她说:「呵呵,我倒是并不特别反感,但是实在不好接受。」我点了点头,说:「你可以先试着把脚放在我的腿上。」李晨莹眨眨眼睛看着我,我又轻声重复一遍说:「你,可以,尝试着,把脚,放在我的腿上!」  她抬起脚,轻轻的放在我的腿上,说:「这样?」我点了点头,感觉心跳开始加速了。我慢慢的往前挪了挪屁股,但她并没有把腿伸得太向前,也没有用鞋底接触我的腿,只是轻轻的搭在上面,我看的见她的鞋底,看得见鞋底花纹里夹得小石头子。明明是近在咫尺的距离,有时候却是最远的距离。  我想伸手摸摸,我想她将鞋底顶在我的裆部,但是我顾及环境,只好克制住激昂状态的下身和加速跳动的心。我说:「对面是一家如家,咱们去……」李晨莹把脚收回去,说:「你想干嘛?」我说:「你看了网站了,应该知道吧!」李晨莹说:「你想像网站上那样做?」我点了点头。「不行,我不去!」李晨莹果断地说。见我还想说什么,她站起来,说:「没事了,事情都过去了,我不会跟任何人说,先回了啊。」我结了账,跟着她出去。我说:「莹莹,我没有别的意思,我只是,只是希望你能踩踩我……」李晨莹瘪了瘪嘴,想说什么,又咽了回去。我说:「没事,就是玩玩,既然你都看到这些了,也没太反感,不介意去跟我现实中玩玩吧。」李晨莹没有说话,像是在考虑着什么。我俩不声不响的走了很远的路,忽然她说:「好吧。其实我也是好奇,那就……」我点点头,我俩没再说话,只是不约而同的往如家酒店走。  李晨莹或许已经完全接纳了这个游戏,没有任何异议的坐在了床上。我说:「你再往床里面坐坐好吗?我想看看你的靴子。」「好。这样可以吗?」李晨莹又往床里挪了挪屁股,问我。我说:「可以了。」说着,我俯下身,摸了摸她的靴面。「质量很好吧,香港买的,头层牛皮的哦!」李晨莹说。我蹲下来更近距离的看着,光亮的靴面、粗犷的靴底、别致的靴跟,还有散发着的醉人的味道,让我如痴如狂。我将鼻子贴在靴子上嗅着味道,流连于小腿上和脚下。李晨莹没有阻止我,任凭我陶醉其中。  随着「醉意」加深,感觉血脉膨胀。我对李晨莹说:「要不,下来踩一踩?」李晨莹说:「好啊!不过我有点害怕,踩坏了怎么办?」我说:「没事的,轻踩不会有问题,咱们不玩暴力。」李晨莹似乎跃跃欲试的说:「好,来吧。你是穿着衣服还是像视频里那样?」我说:「你是第一次,就穿着衣服吧。」李晨莹说:「好,不过你的衬衫会脏哦。」我说:「衣服脏了没事,回家洗一洗就好。」我把床上的棉被拽下来,在地上铺好,平躺着对她说:「来吧,踩吧。」李晨莹有些羞涩,走到我身边,说:「往床边挪挪吧,这边没什么扶着的,我怕站不稳。」我坐起来,说:「那就去桌子边吧,桌子还高一些。」李晨莹同意了,我俩把被铺在桌子旁边,我躺下来,请李晨莹踩在我身上。  李晨莹抬起一只脚,轻轻的踩在我肚子上,然后双手扶着桌子,微微用力,另一只脚也踩在上面。李晨莹说:「我重吗?」我说:「不重。」「说话怎么变声了呀?」李晨莹笑道。「废话!100斤压你肚子上试试!」我憋着气说道。「嘁,我还真没有那么重!」李晨莹说着,向我胸前迈了一小步,一脚踩在胸前,另一脚仍然踩在肚子上。她的身材很好,腿很长,尤其是以躺下来仰视的视角,更能凸显她唯美的线条。或许,被踩在脚下,是欣赏美女最好的位置。她的靴子直接过膝,惟妙的展示着风姿。靴底其实并不脏,余光可以看到在我衬衫上留下微微的鞋印。靴跟是马蹄形的,高约5厘米,受力面积很大,所以踩在身上没有刺痛感,靴跟外侧包着一圈金属,透着动感和豪放。在这双靴子下,我大脑一片空白,是享受的极限,还是痴醉的表现呢?  李晨莹双脚慢慢的挪到我胸前,两手小心的离开桌子,双臂伸着掌握着平衡。伴随着我微微的呼吸,她也微微的起伏着。她又向前走了一小步,一脚直逼我的咽喉,另一只脚抬起来,示威似的在我眼前晃着,慢慢的下落,下落,越来越贴近我的脸,我的鼻尖已经低到靴底,诱人的皮革香气不由分说的钻进我的鼻孔。最终,她没有把脚落实,又慢慢抬起,踩在胸上,在她转身时,失去平衡,差点跌下来。她扶着桌子笑,笑的颤抖起来,颤抖随着她的身体传到我的身上,她伏案抖着,我在她脚下微颤。  笑了好一会儿,她站直了身子,慢慢向我下身走去,经过肚子,小腹,她的一只脚尖已经接近了敏感地带,当她再抬起一只脚向下走的时候,我多么希望她实实的把脚落在上面,然而并没有,她踩了在我的腿上。当她双脚踩着我的双腿过桥似的走了几步后,终因小腿上没有站住,掉了下来。  然后又很快来到我身前,抬脚踩在我肚子上。她已经沉浸在这踩踏的游戏之中了。又如前般那样踩一圈后,我提示她要休息一会儿,她笑着扶我起来,帮我掸了掸身上的鞋印,但是没有掸掉。她说:「还好吧?」我说:「很好,你呢?」她有兴奋的说:「嗯,我也挺好,感觉不错!」我说:「其实,你可以不用避开敏感地带啊。」她有些羞赧,轻声说:「那不好吧,万一踩坏了呢,再说我有男朋友啊!」我说:「如果那么容易踩坏,得有多少太监啊!有男朋友也可以有其他异性朋友啊,再说你能和男朋友玩这个么?」她说:「哦,那倒也是。  不过我真不好意思踩。「我说:」没事,身上都踩了,不差那一块。「说着,我靠墙站好,说:」来,用脚碰碰那里。先热热身?「李晨莹来到我面前,想了一会儿,抬脚蹬在我胸前,微微用力,然后又放下来,再次抬脚,脚落在肚子上,微微用力后,把脚放下来。她脸色有些微红,在她再一次抬起脚时,我闭上了眼睛,因为我知道这次要落的位置,一是为了让她不那么紧张,二来也是为了享受那酥软。果然,她的脚落在了我的下身,微微用力了两下,就拿了下去。我睁开眼睛,见她含笑着看我。  我说:「心理障碍解除了?」她说:「其实也没什么心理障碍,你要想再踩,就来吧!」我如愿的又躺在她的脚下,她在我身上来回的踩了一圈后,慢慢的挪到敏感地带,将脚踩了上去。并没有踩一下就下去,而是用脚底轻柔几下才作罢。她入戏确实很快。  休息了一会儿,我说:「莹莹姐,我可以闻闻你的脚吗?」李晨莹说:「脱鞋闻脚啊?呃,下回吧,这次算了,我还不太习惯。」我没有勉强她什么,心里却暗暗做喜。下次?那就下次吧。  李晨莹忽然说:「你,你不会让我像视频里那样用脚给你弄那个吧?」我也一愣,很快恢复常态,我说:「当然不会,毕竟那个不合适。」李晨莹轻声说:「我看你那儿还鼓着,要是难受,我用手……我给我男朋友也用手弄过的。」声音越说越小,我窃喜,但没有直接接受,我说:「下次,下次吧,这次你已经对我很好了!」李晨莹点了点头,说:「我那还有一双我穿过的高跟鞋,有点磨脚,不要了,改天送给你吧。千万别在更衣室拿鞋,被人知道了不好。」  我说:「好,谢谢!」简单的收拾了一下,李晨莹先告辞了。我坐下来看了看裆部的鞋印,心里还在澎湃着。洗了洗脸,平静下心潮,掸去身上的尘土和鞋印,到楼下将房间退掉,出门向附近的地铁站走去。坐上回家的地铁,我才慢慢平静。我知道李晨莹已经不再尴尬,很可能已经上瘾了。我期待着再次被她踩踏。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友情链接: 澳门威尼斯人官方注册 威尼斯人会员注册 澳门威尼斯人正规网站 威尼斯人百家乐网站 威尼斯人娱乐网站在线 正规网络博彩公司 澳门赌场威尼斯人 威尼斯人赌博网站 澳门威尼斯人赌博 威尼斯人百家乐 澳门威尼斯人最新网站 澳门威尼斯人网上赌场 澳门正规网络博彩 澳门新威尼斯人娱乐场 威尼斯人网上娱乐场 澳门威尼斯人网址注册 威尼斯人娱乐官网 威尼斯人手机网站 澳门威尼斯人线上网址 澳门威尼斯人赌博网站 澳门威尼斯人娱乐平台 线上百家乐游戏 威尼斯人线上赌博平台 澳门威尼斯人注册网址 威尼斯人娱乐网址 澳门威尼斯人注册 澳门正规赌博平台 澳门正规网上博彩 威尼斯人官方网站 威尼斯人娱乐场网址 澳门威尼斯人赌博平台 威尼斯人娱乐平台 澳门威尼斯人官方平台 威尼斯人娱乐场平台 正规网上博彩公司 澳门威尼斯人手机网站 威尼斯人线上赌博网站 线上百家乐 网上真人百家乐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游戏 威尼斯人手机注册 澳门威尼斯人赌博网址 澳门威尼斯人官网在线 正规赌博网站 澳门正规网络博彩公司 威尼斯人备用网址 线上赌博平台 澳门威尼斯人网站 威尼斯人赌博网址 正规网上博彩 真人百家乐 威尼斯人最新网址 威尼斯人手机网址 澳门威尼斯人博彩 威尼斯人赌博平台 威尼斯人网站 澳门威尼斯人赌场官网 澳门威尼斯人娱乐场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注册 澳门威尼斯人正规官网 威尼斯人正规网站 澳门威尼斯人手机注册 正规赌博网址 线上真人百家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