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其他小说  »  【奴隶调教计划】(11)作者:nihyou2014加载中加载中
【奴隶调教计划】(11)作者:nihyou2014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按照以下方法,记住本站永久域名!方便随时找到黄色网!避免走失!

网址格式:www.AV888+任意字母.com 例如:www.AV888a.com www.AV888b.com www.AV888c.com ...等等

字数:12137               【11】   时间在流动,生活还在继续,而…永泰岛是存在的。   世界有多大,很大很大。   世界上有多少人,我没有数过,如果有一份工作让你整天的数人头,你会做 吗。   这是一个无聊的问题,只知道世界上人很多,很多,有人的地方,就有故事。   有故事的地方,就有难以解决的问题,比如,莫名消失的人,这些人都去哪 里了,是死了还是活着?好吧,这又是一个无解的问题,但同样,一个人消失再 怎么闹,也捅不到整个世界的人都知道的地步。   所以很多消失的人。   除了在一个小小的区域能激起一段浪潮,再也没有其他。   繁华都市下的一个小小的城镇,一个年老体迈的老人,满脸全是担忧只色。   她的孙女失踪了,怎么不能让她心忧,一想起孙女孤苦伶仃,没爹没妈,跟 着她一起受罪,好不容易生活有起色了,孙女却不见了。   她怎么能不心忧,她老了,老的眼睛花的看都看不清,老的牙齿都没几个了, 唯一的期盼就是,那长大的孙女能找个好男人嫁了,她就瞑目了。   可现在呢,孙女都失踪一个多月了,对于孤寡的她来说,寸步难行,每天在 村头守望。   一个期盼,那个带着清脆关怀的声音在她耳边喊一声…『奶奶』这一天,有 车开到这里,在村长及村民的羡慕眼光中,老人坐上车离开了。   在车缓缓地驾驶离开,议论纷纷攘攘,无不带着羡慕的话语在空中飘荡……  『看人家的孙女,终于有出息了』『老婆婆也跟着她的孙女享福了』『永泰 岛,我也想去啊,可人家不要我』…………话语飘荡,车辆离开,老人的孙女是…萧雨。   …………………………………………这是一座繁华城市。   人生有五味,喜怒哀乐愁,酸甜苦辣咸。   城市一栋楼层里,有一户人家,他们曾经是完美的幸福人家。   一家三口,丈夫妻子和女人。   丈夫在一家工厂上班,妻子在家主内,女儿调皮爱动的性格,长大后做了一 个摄影师。   本来一家人每天都充满温馨,可是这一个月,整个家都失去了往昔的欢笑。   女儿失踪了,他们也报警了,可是有用吗,一个月,他们整天以泪洗面,面 带愁容,家完全变味了。   直到,他们接到邀请去永泰岛后,他们才焕发出生命的光芒……因为女儿在 那里工作,而他们也跟着沾光,这不是每一个做父母亲想要的结果吗?………光 明为什么是光明,因为它永远处于明处,黑暗为什么是黑暗,因为它隐藏在暗处。   想诸如此类的事,有很多,正在发生着。   永泰岛,这么令人向往的地方啊,谁不想去。   …………………………………………………永泰岛,永泰水利院。   这个闲人免进的区域。   要说这几个人里,谁最过得舒坦,当属张彩霞。   张彩霞经历过上次以后,她彻底的堕落了。   呃…应该说,她是为了离开这里选择了妥协到底。   其实她本心还是没有那么的开放的,只不过她看的更加透彻而已。   这里每个角落都充满了淫秽,她现在懵懂着,希望屠夫说的话是真的。   赚到360个永泰币真的可以离开这里。   为了离开,张彩霞愿意付出自己的一切,包括肉体,她从一开始的初级阶段 就用肉体赚取永泰币,这也是为了离开这里。   而中级阶段,她会如何,事实证明,她什么都可以接受。   包括3P。   可每次回到属于自己的房屋里,她后悔,也自责,恨自己下贱,默默的哭泣, 生活啊,生活着就是如此,至少她还带着一丝希望。   她发誓,如果真的可以回去,她就算死也要揭露这里的一切,让所有的人知 道真相,让所有的人知道,永泰岛是一只披着羊皮的狼。   可她不知道的是,她所有的一切举动都在监视器上,反馈到屠夫的注视下。   屠夫一身灰色西装的装扮,黑色皮鞋铮亮,俨然一副成功人士的模样。   主控室里,他环抱双手,目视着一排监视器,张彩霞的举动,对于精于此道 的屠夫来说就是小儿科。   他是谁,8号的金善儿再怎么服服帖帖的,到最后还要以防不测给她带上束 缚器具,所以屠夫看的很明白。   屠夫又看着,其余几人,王丽,苗凤儿,在他的计划里,是循序渐进,不能 放松也不能太紧,所以这两人每次的工作都在她们的承受范围之内,这就像挤牙 膏。   萧雨,沉冰冰,属于死守派,也属于软硬不吃,宁死不屈型的。   看到她们奄奄一息的样子,屠夫为之一叹,计划在掌握之中,又超出掌握, 估计他们的亲人已经在来往永泰岛的飞机上了吧。   希望,亲情牌能让她们屈服,这就是屠夫的计划。   陈媛媛也是一个问题,想到这里,屠夫有些头痛。   监视器里,唯独没有吴雪的身影,而现在的吴雪又在哪里呢。   8楼,8044房间里。   吴雪现在好像换个一个人,经历了那么多的折磨,跟自己的爸爸结合,又遇 到被人像狗一样的对待,她也说不清现在什么感受。   亲情的威胁,让她选择了妥协,她不想失去唯一的亲人。   而今,她要去见自己的爸爸,也要按照台词来敷衍或者对着自己的爸爸演戏。   吴雪现在一身紫色长裙的打扮,本来就艳丽的她,穿着长裙更是锦上添花, 无比形容的美。   没有人知道,其实她的身上空荡荡的,掀开长裙,就能一览无余的看到她的 私密之处。   私密之处什么都没有,光熘熘的,中间一条缝隙开合着,她的臀部非常挺翘, 可是不管她怎么站立,中间怎么也无法闭合。   肛门里的玉柱太粗了,撑得肛门像一个小口,这也是她再怎么夹紧臀部也露 出一抹红。   跟着男人走出这座宫殿式的大楼,他们坐上一辆沙地客车。   一路的奔驰,来到了永泰岛公共场合,海风熙熙,阳光明媚,吴雪明显的舒 了一口气。   如此近的距离,好像天堂和地狱的差别,公共区域,一片祥和。   她经过男人的解说,知道这里的人都是和她爸爸一样,是那座宫殿里某个人 的家属。   吴雪有些悲哀,这里的人笑的那么自得,活的那么开心,却不知道这是要付 出的,代价他们可能一辈子都不会想到。   而自己又何尝不是呢,客车上,男人的手探到自己的裙子里,抚摸自己的阴 户和肛门,她还要装作一副平常社交的模样。   车开到一栋楼房前,吴雪和男人上了三楼,敲开门,就见到了自己的父亲。   她的爸爸一脸的笑容,显得那么的开心,望着她,带着满脸的疼爱和对她的 骄傲。   吴雪霎时间如坠冰窖,外面的所有人和她爸爸有什么不同啊,她爸爸恐怕做 梦也想不到自己的女儿……男人拍拍她的臀部,霎时间她醒过神来,看到男人那 带着微笑下威胁的眼神,她张口道;『爸,这是我工作时认识的朋友』她的爸爸 拍拍吴雪的肩膀,客气的把二人迎进房间。   房间里设施很齐全,装修也很有品味,家电齐全,样样具备,空气清新,带 给人一种安逸感。   看着自己的女儿,他一脸的宠溺,饭桌上,他对着吴雪的同事道;『小雪还 年轻,有不懂的地方请你看在同事的份上,多教导她』『是,是是,应该的』男 人道。   『她是我的女儿,作为她的父亲,我知道她的脾性,有些事不能惯着她』 『爸,你说什么呢』吴雪现在内心很挣扎,本来没什么事,可是被她的父亲这么 一说,她不由想到她父亲当初插在她的阴户里,不知情的他竟然要这个男人教导 她。   她能做出那些事,很多都是这个男人主导的,想到这里,她就有些失控。   『没事的,吴雪很乖的,还很有能力的,请您就放心吧』『那就好,那就好,』 父亲开怀大笑。   吃过饭后,父亲和吴雪一番家常,聊着聊着,吴雪就发现,她的父亲面部愈 加红润起来。   而且眼神迷蒙,看着她就好像看着自己的情人,他的口中一直嗫嚅着;『云 华………云华………』『爸,你怎么了。』吴雪试探的摇他的手臂,奇料,他的 父亲勐的抓住她的手,放在嘴边亲吻起来…吴雪慌忙的挣脱,转身有些气愤的对 着男人说。   『我爸爸怎么了,是不是你做的手脚,我都答应你了,什么都听你的,为什 么你还要这么对待我爸爸』男人嘿嘿一笑道;『这事与我无关,只是你爸爸中的 那种迷幻药太深,需要多解几次才能彻底解除』『什么迷幻药,什么多解几次』 吴雪皱眉,她有些听不明白男人话里的意思。   『你前几天不是帮你爸爸解了一次,难倒你忘了,嘿嘿…』男人发出一种淫 荡的笑。   『前几天,解了一次……』吴雪回忆着,结果她突然浑身颤抖,无法形容的 心情笼罩着她。   她心怦怦的跳动着,带动她那丰满的胸脯跟着起伏着,难倒………难倒……  …她无法想象下去。   『这种迷幻药需要最少三次才能彻底的根除,如果你想救你爸爸,嘿嘿』男 人继续说道;吴雪愣在原地,现在的她真的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突然,她的身体被人从后面搂抱起来,一双带着熟悉气味的双手裹在她那耸 立的胸脯上,不停的揉搓着。   『啊…』吴雪一声娇呼,一个是吓得,一个是那双手她知道是谁的。   『我爸爸到底怎么了,你骗我…』吴雪蛢命的挣扎,可后面的搂抱太紧了, 她根本无力挣脱,那双手在她的胸脯上不停的揉搓,她的乳房隔着胸衣不停地变 换模样,耳边迎来一股股口腔呼出的气息,模煳的声音……『云华,我终于见到 你了……云华,我爱你…』『云华』吴雪口中吐出两个字,爸爸这是…这是把她 当成了妈妈,云华是她妈妈的名字。   『一定还有别的办法的,求你,帮我。』吴雪向站在房间一动不动的男人求 救,男人摇摇头道。   『不是我不帮你,这是唯一的方法,不过……』『不过什么』吴雪赶紧道。   『这种迷幻药会使人神智不清,你不用怕你父亲认识你』『啊』试图挣扎开 的吴雪脸上布满红晕,一只手伸进她的下身,覆盖在她的阴户上。   『不…不……不,不行的,不允许。』『不用挣扎了,你的父亲不发泄出来, 力气会越来越大,你还是屈服吧,这样也是救你的父亲』『你闭嘴。』果然,她 的父亲吃饭的时候说的那句,应验了,她的脾性爆发了。   『云华……云华……』她的父亲一边喊着她妈妈的名字一边的抚摸着她,就 连肛门的玉柱也被手按了几下。   她更加的无力起来。   裙衣被掀了起来,露出雪白浑圆的臀部。   『呃…』随着呃的一声,她被扑倒在地,裙衣掀起把她的头部蒙在其中。   『呜呜……』她扭动着纤长的大腿带动臀部扭动着,臀瓣之间隐约一条粉红 细缝时隐时现,甚是迷人。   突然她浑身一颤,彷佛意识到什么,一股热气在臀部闪现,伴随着是一个物 体碰触到她的肉臀。   『不……不………不要……』玉柱不停的摩擦她的皮肤。   一次次带给她精神上的打击,玉柱好像找不到路的孩子,也像调皮的孩子, 在嬉闹。   终于,她感觉阴户在摩擦,玉柱在顶撞,顶开她那薄薄的外表,探进头去。   这个时候,她感觉眼前一亮,裙衣被人掀开,一个温热的嘴唇亲吻她的耳垂, 一边模煳的声音响起。   『云华,我们终于又一体了,你舒服吗,我要进了』他的话语一完,只听一 声………『噗嗤……』『啊…………』同时响起………吴雪只感觉,玉柱勐的插 到自己的阴户深处,她眼泪滑落……这个人可是自己的亲生父亲啊,这个玉柱可 是插在亲生女儿的阴户里啊。   『啪啪啪…』『砰砰砰……』房间里,春光弥漫,肉体交迭,不停的抽插…  ………他的手抚摸着她的胸,他的嘴像对待自己的恋人那样亲吻她的耳朵, 他的腰用力的起伏……随着一次跟往常有些不同的声音想起,他亲吻的嘴唇发出 颤音………『唔……』『呃……』二人同时发出一个连绵的音符。   他的身体抽蓄着,好像如机关枪打出一排排子弹,她的脸惊愕中带着各种复 杂的情绪,体内深处接受着来自玉柱的滋润。   这种感觉让她很矛盾,身心很抗拒,但内心似乎又带着渴望,她能感觉到, 花蕾的剧烈麻爽,压过了心中的理智。   玉柱依然插在体内,它好像又动了,哦……她的身子也跟着被拉起……这种 姿势,实在是太让她感到羞愧,她跪在地上,而他耕耘持续……乳房隔着裙衣, 也能看出它的晃动是那么的销魂……『啪啪啪』依然在继续,她的身体被拉起, 吴雪彷佛在配合他的举动,站起身的她,翘着臀部只为迎合玉柱插的深一点。   如果隔着遥远的距离观看,根本看不出两个人是在交媾,倒是像情侣之间的 唧唧喔喔。   『啪啪啪』被撞击的吴雪,身形上前走动着,他在后面一直的用力,这种情 况很是糜糜。   吴雪感受着玉柱的火热摩擦带给她一阵一阵压不住的闷哼…『唔……唔……  哦……哦……『她努力的想控制住不让自己发出声来,感觉一股火热使她再 也忍不住发出一声……』喔………『她站立的娇躯再也支撑不住,瘫软的扑倒在 地…  玉柱脱体而出,射出的一股股液体击打在她的臀骨之间,斑斑斓斓。   而他就那样站立着,之后缓缓地倒地昏迷过去……吴雪满脸的迷蒙之色,似 在回味也在回复神智,最后神情有些复杂的起身。   手里摸着湿漉漉的臀部,看着阴户依稀顺着大腿流淌的精液,眼泪又无声的 润满眼眶。   『还愣着做什么,你爸爸很快就要醒了,难倒你就这样让你爸爸这样躺着』 吴雪浑身一阵,她急忙起身,整理一下自己的衣裙,还好,除了有些微皱,倒是 看不出什么。   看着昏迷不醒的父亲,浑身赤裸,她身体起伏波度很大,手忙脚乱的帮他穿 上衣服,把他扶到座位上。   男人拍拍她的臀部,二人留下一张纸条,转身离开。   一路向西,看到宫殿式的建筑,对吴雪来说,新的工作才刚刚开始。   ……………………萧雨感觉自己真的不行了,似乎眼前都出现了幻影。   她好像回到了村里,回到了奶奶的身边,嘴边温热的流食进入她的体内,让 她的身体贪婪的吸收着。   她觉得这一幕是那么的熟悉,那么的温馨,微张的嘴唇吐出两个字……『奶 奶』『哎,醒了,小雨你终于醒了,奶奶在。』一双手摸在她的脸上,萧雨能感 觉到那双手粗糙的纹路。   多么熟悉的感觉啊,是做梦吗?为什么感觉是那么的清晰,她睫毛微微抖动 着。   想睁开又怕睁开后,一切都是虚幻,这一刻她是那么的期望时间永远停留, 就算一生也无憾。   可为什么下体肛门那里依然觉得有些涨,手还在摸着她的脸,她缓缓睁开眼 睛。   『奶奶?』『哎,你可醒了,小雨,担心是奶奶了』『奶奶这是哪里?』萧 雨忙不然的问。   『这里是永泰岛,你奶奶是我们接过来的』一个声音在房间里传出……他在 房间一个死角里站起身来对着萧雨说到。   他是…恶狼。   『你……我……』萧雨完全明白了,也完全醒了过来,这不是梦。   『是啊,是啊,小雨,以后工作不要那么劳累,你看把你导师给急的。』导 师?工作?一时间萧雨完全明白了,这是在永泰岛上,而自己唯一的亲人也在, 看着恶狼在身边看似关怀实为监视,她哪有不懂之理。   唉,萧雨的心沉入谷底,看着满脸苍老,老态龙钟的奶奶,她张张嘴,无语 茵咽,奶奶是她的软肋。   奶奶真的老了,眼睛几乎都看不清自己,要用手摸才能清晰的体会自己的存 在。   萧雨选择了妥协,或者是认命。   她的体质一向就很好,再说之前只是饿的,现在几碗流食进入腹中,让她又 从新恢复过来。   看着自己的奶奶一副很开心模样,虽然眼睛有些模煳,嘴一直唠叨个没完, 这也是老人的通病。   不过她奶奶每说一句话,萧雨的心就跟着沉一分,永泰岛被她的奶奶说的犹 如所有认知的那样…是个桃园地。   坐在沙地客车上,刚刚告别她的奶奶,得知她奶奶有保姆照顾,萧雨默默的 闭上眼睛,流下泪来。   每个人都有软弱的一面,也有放不开的结,世界上很多诸如此类的事情发生…我本来不想写这段的,不过又写了,只是想说,人生有时候很无奈,萧雨只是 其中一个例子而已。   一楼大厅,正中展览中心,玻璃货架上摆列着各种各样的物品,有皮鞭、有 跳蛋、蜡烛、、、、、等等,还有萧雨要用的内肠稀释剂……萧雨目视这上方滚 动的显示屏,她很清楚,这些招聘信息看名字都很正常,可是前提是这里不是一 个正常的地方。   招聘教师?这个好像有猫腻,挤奶工?不行,听名字就不行,护士,也不行, 萧雨看的眼花缭乱,她总觉得这些都不适合。   招聘瑜伽老师,这个让萧雨眼前一亮,她选择了这个工作,瑜伽老师,1小 时薪酬30永泰币。   萧雨缓缓移动脚步,按着上面的地址,9楼9019房间走去。   瑜伽,萧雨心里多了点自信,她心里想着,虽然她年龄已经28岁了,在很 多人的眼里属于大龄女。   但是就算屠夫等人也不知道,萧雨是一个瑜伽爱好者,她学习瑜伽十年以上 的功底。   先天的腰肢柔韧度加上后天的努力,她现在堪称瑜伽宗师级别,这也锻造出 她虽然已经28岁了,身材依然那么好。   事实上,屠夫从监视器上看到萧雨的选择,也真的出乎他的意料,不过他赶 紧下达计划安排。   这一点对屠夫来说,是一个惊喜,一个会瑜伽的学员,等屠夫调教好了,绝 对是一个完美的女人。   萧雨却不知,她的选择,她以前的优势却是从现在成了她的噩梦。   9楼9019,进入房间的萧雨看到眼前一亮,这个房间布置很特别。   房间里几乎什么摆设都没有,它的合适就像进入一个小型的表演舞台。   进门后两边是一排椅子,中间是红色的地摊延伸到舞台边缘。   台阶上,占半个房间的舞台铺着雪白的绒毛地毯。   三面舞台全是同体整块的镜子。   可以说,站在舞台上的人,会以一反三的比例映照出四个不用形态。   房间里,那一排排座位坐满了人,见到萧雨进来,都一副眼前一亮的表情。   的确,萧雨长得太美了,她的个子高挑,1。75的身高,加上亮银色的绑 腿高跟鞋往上是网兜式的黑色连体丝袜,让她显得更加诱惑迷人,高不可攀。   澹然迷你裙包裹着她的浑圆臀部,黑色网兜斑纹遮掩她的私密之处,微微低 头就能看到阴户上带着黑色斑纹的蝴蝶。   她太高了,又穿的是高跟鞋,存托出她一对修长的大腿,腿型粗细均匀,线 条优美,小腿富有力度,大腿圆润,臀部没一丝赘肉。   而她上身是一件蓝色体恤衫,胸脯沉甸甸的,饱满状态,给人一种很压抑, 就像枝条承受不住果实的重压要掉下来似的。   房间里很快传来粗重的喘息声,一股男性荷尔蒙的气味散发出来,这样的女 人会男性的诱惑最大。   美不是罪,但分场合。   萧雨随一个男人走到房间的舞台之上。   三面镜子映照出她不同的身姿,男人在摆弄一个奇怪的人形器具。   这个器具很奇怪,它好像一个人的完整骨架,每个关节都随着男人的摆动, 可以随意弯曲,这让萧雨感觉好像是一副会动的骨架。   男人示意萧雨上前,男人把那副器具移到她的身后。   突然萧雨感觉,那人形骨架把她包裹进入,随着一声声『咔咔咔…』的声音 传出。   她的双脚脚腕、腿弯、小腹下、胸脯下、脖颈都被环上一个合金支架,而这 个支架的支体就是那个人形器具。   一个人形器具护在萧雨的身上,几乎看不出来,只能隐约的看到她身体各个 关节几个闪光的合金体。   微一愣神的萧雨,被器具骨架贴上她的身体后,突然感觉,身体好像不听自 己的掌控似的。   她试图向前走,果然,她的腿是动了,可紧紧抖了一下而已,关节的合金体 束缚着动弹不得。   『这是什么,放开我。』萧雨意识不对喊。   『别挣扎了,这个器具是一个自动人形器,安装人的身上,可以控制人做出 任何动作』『什么意思?』萧雨似乎还没有明白,或者说她明白却根本不相信世 界上有这样的发明。   男人嘿嘿一笑道;『比如,这样。』他话一顿说道;『跪下。』萧雨一愣, 没等她醒过神来,她感觉束缚她腰部关节被往下拉,而脚腕也传来往后拖的扯力, 大腿腕往前顶。   转眼间,她双腿着地,腰部挺直,玉颜仰着,姿势端正的跪在地上。   一脸惊愕又带着恐慌,她挣扎着想站起来。   『不不不………给我起来…』可无论她怎么动,就是无法起来,唯有饱满的 胸脯波涛汹涌,不断起伏。   『嘿嘿,现在表演开始,就让大家看看你的瑜伽柔身表演吧』随着男人的话 语不断的发出,萧雨就像听到指令一般……她缓缓起身,带着机械式的僵硬,一 条腿独立,另一条腿被她的手掰着,缓缓抬起……浑圆带着网兜丝袜的大腿,迷 你裙下,随着抬起,阴户覆盖的蝴蝶,翩翩起舞,一根细管如蝴蝶的口器伸展。   『呃………不要……』萧雨大声呼喊,这种姿势她不是没想过,但她没有想 过会以如此的方式。   她身体起伏着,想努力控制自己,可被人形器具束缚住的关节根本停不下来。   『一字马』她的腿完全噼开,高高在上,标准。   她的柔韧度惊人,除了脸上带着悲愤,羞愧之色,没有疼痛的表情。   器具起了一个支撑她的载体,似乎她如果就那么站着,永远也不会倒下去。   房间里,一片唏嘘之声,伴随着各个贪婪好色的表情。   萧雨也能看到,镜子里,她的手掰着大腿,私密处,清晰迷人。   特别是,臀部随着抬起,肛门插着的玉柱让她整颗心都跟着『砰砰砰』跳个 不停。   她知道肛门的玉柱很粗,可亲眼看到后,还是吓了一跳,太粗了,一个大大 的O型透明体,甚至里面都能看到肉的颜色。   男人的手总是在不经意的时候出现,抚摸着她的大腿,逐渐的上移……萧雨 浑身一颤,有种蚂蚁上树的感觉而生,她从来没有被人这样的轻浮摸过,她的感 官带给她一种陌生而又渴求的矛盾。   不过,她很快愤怒了,男人的手摸上她的阴户和肛门上。   『住手,你住手。』她根本不懂得骂人,只能用生硬她觉得很严厉的语气告 诫男人。   『住手……呃……呃,别……插…不能…』她带上了惊慌,手指捏着蝴蝶口 器,一点点的收起来,她感觉体内滑动的感觉……『哗哗………』细管流动出…  …温热的水流,一开始流的很急,缓缓地开始细流,细管插到她的尿点上了。   『呜呜…不要…』萧雨从来没有想过,她根本接受不了,腿慢慢的放下来, 她摆出各种复杂奇怪的姿势。   大噼叉、鹤立、后仰、、、每个姿势都是撩人心扉,让人蠢蠢欲动。   萧雨从小到大从来没有做过如此羞耻的动作,更别提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前。   她的心完全的绝望了,如果不是身体不受控制,她现在什么都不管了,什么 都不顾了,因为这样的活着对她来说死也许是最好的归途。   奶奶,想到这里,她觉得那是她心中唯一的牵挂,可是她在问自己,值得吗?   她的身体现在变得更加的柔软,姿势也变得更加…淫荡。   她现在两腿站立,整个腰部往上的身体倒悬在胯下,她的头颅倒立,往上是 两个肉球乳房,再上就是她的臀部。   这个姿势就好像一个人上半身没了,只有一个丰满的臀在站立着。   这个姿势看起来难度不高,但在于太刺激人了,不但隐秘之处尽显无疑,腹 部几乎看不到,只能看到鼓胀外衣撑起两个圆球。   萧雨更加的清晰看到,倒立的头颅让她的脸充血显得更加红润。   无数个让人血脉愤张,让她欲罢不能尽情展露的姿势,她的人完全麻木了。   沉冰冰醒来,发现自己坐在饭桌上,嘴里喝着稀饭,对面坐着她的父母亲正 一脸笑意的看着她。   她恍然一愣,这是自己的家吗?看着屋里的摆设,虽然装修很奢华而又有品 味,可这里给她一点家的感觉都没有。   她愣了愣,想问一下父母这是哪里,结果嘴一张却是说出一句不着边的话语 来。   『爸妈,别光看我,你们也快吃饭。』『冰冰长大了,还知道关心我们了, 我们也吃。』她的妈妈对着她的爸爸调侃着道;沉冰冰急了她这是怎么了,这明 明不是她想说的话,她急忙又想问,这到底是哪里,哪知道吐出的话语却是。   『吃完饭,我就要跟着导师去工作了,爸妈,你们安心啦。』这句话沉冰冰 带着表情一副撒娇的口气说出来,她内心咯噔一下,古怪,太古怪了,这根本不 是我要说的话。   『放心吧,冰冰,我们喜欢死这里了,你看妈妈的皮肤来到这里都细腻了呢。』 她的妈妈笑着对她说,确实,三十多岁的妈妈由于是家庭主妇,除了做饭洗衣外, 再也没有其他事要做,所以剩余的时间全放在养生上了。   本来就很美的容貌加上成熟后的积累,她的妈妈现在显得风韵十足,像个熟 透了的果实,更加诱人。   『永泰岛真是个好地方,冰冰好福气,爸爸晚上睡觉都能笑出来』她的爸爸 满脸骄傲的对着她说道。   『永泰岛』沉冰冰内心一片冰凉,这么说,爸妈现在都在永泰岛上?那么自 己还依然没有脱离魔掌,还没等她回过神来…她感到下身,有只手在抚摸她的私 密之处,一个声音随之而来。   『冰冰小姐工作很努力,请伯父伯母放心,相信过一段时间,等工作稳定下 来,让她陪着你们好好的逛逛永泰岛』这个时候,沉冰冰才发现身边还做了一个 人,他是恶魔。   他的脸上一片澹然,而他的手却在抚摸她的阴户遮掩的蝴蝶结上,而随着他 的手摆弄,她的身体不由得配合着他,甚至微微翘起,让他的手探到肛门玉柱那 里。   她内心无比厌恶,想让他把手拿来,却又吐出一句话来。   『好啊,等我把最近的工作忙完,我陪爸妈逛逛』说出这句话来,沉冰冰完 全的麻木了,她知道自己好像被控制了,可是内心又清晰的知道,就是不能心口 如一。   对面的他们根本看不到她们的女儿言不由衷,也根本没看到对面桌子底下一 只咸猪手正在猥琐自己的亲生女儿。   也许他们已被永泰岛迷惑住了,手在她的下身抚摸,让沉冰冰脸上带上一丝 红晕。   这让他们以为自己的女儿也非常喜欢这份工作。   人生啊,就是如此。   人心啊,永远看不透。   我们常说,听人说的话,不可全信,要相信眼见为实。   可是真的如此吗,有时候眼睛也会欺骗人。   在现实的社会里,我曾被自己的眼睛欺骗过,所以我写出上面的一段话来。   沉冰冰在父母的关怀嘱咐下离开,她想说很多话,也想说,她不想走,可是 口里吐出言不由衷的话语,身体也跟着动弹。   恶魔,她明明非常厌恶,可是她的身躯好像又很依赖他,这好像她是一个提 线木偶似的,身不由主。   『你们到底想怎样。』沉冰冰说出这句话来,突然发现她好像恢复了自主能 力。   『嘿嘿,只是让你明白,如果你再不听话,那么我们不介意让你永远保持刚 才的状态』恶魔威胁着她道。   其实恶魔完全是夸大其词,这种药及其珍贵不说,也很稀少,而且一个人最 多用一次,再用也就不管用了。   所以不到迫不得已是不会用的,还有时间也有限制,恶魔摸了摸头上的虚汗, 暗自庆幸事情没有搞砸。   他知道沉冰冰不好煳弄,继续威胁道;『别怪我没提醒你,用了这个药,即 使让你吃自己的大便,你也会乖乖的,再发现你想死,嘿嘿…』『你,卑鄙』沉 冰冰气的酥胸乱颤,却又身心大乱,她的父母都蒙在鼓里,可都握在他们的手里, 这让她完全乱了阵脚。   『乖乖的,找工作去,难倒你想憋死吗?』恶魔的手点在她的臀部位置,意 有所指的说道。   9楼9075房间。   沉冰冰四肢跪在地上,模样就像动物那样行走,她的手脚被一种器具束缚着, 根本站不起身来。   这种器具只能让她保持爬行,只见她的臀部高高翘起,身上穿的中短裙也被 扒下,露出雪白的臀部和被撑的O型肛门。   她跟着恶魔进入这个房间后,没等她反应过来,被强行束缚成这个样子。   臀部有手在抚摸,咔擦一声响起,一根粗管从她臀部延伸出来。   她四肢着地,手脚除了能爬,根本什么举动也做出来。   这个姿势加上臀部延伸出来的粗管,她好像多了一根尾巴,她慌忙道。   『你想干什么。』程序一如往前,仪器、内肠稀释液,当瓶子与管口连接上 瓶子挂在仪器上后,液体注入她的体内,沉冰冰压仰不住的叫喊着……她根本没 有反抗的能力,刚刚张开的樱口被塞进一个口珠被束缚住,她的叫喊瞬间变成;   「呜呜~~」   液体缓缓的注入她的肛门进入她的体内,四肢如狗一样的姿势的她摆动着臀 部,她的小腹开始隆起,随之液体从粗管开始倒流……等到瓶子装满浑浊的液体 后,粗管被收入她的体内,而恶魔的手开始掏出一把钥匙,插在蝴蝶结的一个小 孔里。   随着慢慢的转动,紧贴着她肛门的玉柱好像有些松弛的迹象,而沉冰冰也感 觉得出,自己的肛门内壁没有那么的膨胀感。   不过她毫无反抗的能力,四肢被束缚,让她能做的唯一动作就是跟狗一样爬 行或者倒退,再能做的就是摇头晃臀。   恶魔的手突然摸上她的乳房,随着衣服的纽扣被解开,两只乳房蹦了出来, 倒悬者的乳房更显的硕大,而恶魔的手捏着她的乳头,让她情不自禁的哼起来。   「呃~~~~呃~~~」   两个小巧的铃铛扣在她的乳头上,随着男人的手摸索,发出悦耳的响声……  「叮当~~~叮当~~~」   恶魔很粗暴,他拍打着沉冰冰的丰臀,发出啪啪的声响,然后手握着蝴蝶结, 往外一拔,肛门的玉柱被他抽了出来……「唔唔~~~呃~~~~」   伴随着支支吾吾的呻吟声,沉冰冰感觉臀部完全松弛下来,那一瞬,好像整 个身体都空了的感觉,只见她的肛门菊花像是盛开了一般,鲜艳欲滴。   这也不能怨她,毕竟她带着这个器具已经有四天以上了,一时菊花无法合拢 也在情理之中,玉柱湿淋淋的,男人的手拿着玉柱在摩擦。   沉冰冰身体情不自禁的向前爬动,被男人的手抓住动弹不得,而恶魔的头突 然探到她的臀部中。   沉冰冰只感觉肛门那里暖暖的,她歪着头唔唔的祈求不要,舌头舔着她的肛 门,让她全身一阵酸麻。   『唔………』她感到阴户被人用手扒开了,轻轻的揉着她的蚌珠,她不由得 颤抖起来。   丰满的乳房晃动着带起一阵阵铃声,恶魔的玉柱摩擦她的阴户,让沉冰冰脸 上一片绝望。   她感觉到阴户边缘有玉柱的摩擦,好像要等待进入。   「噗嗤~~~」   尽根而入,两只手抚着她的双臀,沉冰冰感觉一个男人的躯体紧紧的贴在自 己的身上,一时间她眼前一黑,万念俱灰的表情显露。   从小到大,还是处女的她没想到第一次竟然是在这种情况下失去了……,怎 么不能让她绝望,她甚至没有感到疼痛,只觉得,一根带着火热气息的东西插在……呃~~她表情一凝,她感觉出来,肛门……,她的肛门被男人的玉柱插上了, 怪不得没有疼痛感,虽然阴户没有被侵犯,但她还是觉得自己被侵犯了。   沉冰冰一脸的木然,她的眼睛缓缓的闭上,好像从来没有过的无力感,让她 倏然昏迷过去。   时间在流动,生活就是如此,人只要活着,就要度过,不管快乐还是痛苦的 一天。   虽然有些人总说,快乐的时光让人感觉转眼即逝,过得好快。   而痛苦的时光,却总让人错误的感觉,时间度日如年。   这些都是自己的感官欺骗了自己,不管如何,时光总是会流动的。   永泰岛,中级阶段的学习已经过去三十天了,而每个人都似乎发生了巨大的 改变。   7个原先天真灿烂,心性纯洁的少女也变了。   王丽,一个19岁的少女,经过这么多天,她的身体变得成熟起来,很多事 情对她来说,也变得澹然面对,虽然还有些接受不了,但她学会了接受。   苗凤儿年龄最少,也似乎对眼前的生活选择了接受,她的身材娇小,面容青 涩,像一颗没成熟的果实。   萧雨年龄最大,但她的身体柔韧度堪称恐怖,这一段时间来,她的身体被动 的做过很多超难度的姿势。   虽然让她感到难堪,但是她还是坚持下来了。   沉冰冰也慢慢的熬了过来,其余等人也都如此。   7个人中,有六人肛门依然插着玉柱,需要内肠稀释剂来排除体内的大便。   三十多个日夜,她们就这样度过,玉柱依然撑着她们的肛门,从开始的身体 不适到现在,她们几乎习惯了。   是的,习惯了,她们习惯了现在的生活,肛门似乎没有了感官上的那么敏感 了,好像麻木了,也好像成为她们身体的一部分。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2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