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人妻女友  »  【被凌辱的女警老婆】(05-06)作者:dangterry加载中加载中
【被凌辱的女警老婆】(05-06)作者:dangterry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按照以下方法,记住本站永久域名!方便随时找到黄色网!避免走失!

网址格式:www.AV888+任意字母.com 例如:www.AV888a.com www.AV888b.com www.AV888c.com ...等等

字数:6594                (五)  「人被你们卖去哪里啦?卖给谁啦?怎么能找到他?」  老婆一脚把范耀踹到一边,范耀敢怒不敢言低头装死,心里一直在想,老子操过你妹妹老子操过你妹妹。  「我……我们当时联系的那个,叫嫖嫖,他好像也只是地头蛇的一个下线,专门做拐卖妇女生意的。当时他叫我们把车开到隔壁H省W市的XX村,我们等了一会来了一个没牌子的面包车,给了我们十万就把人拿走了。他的手机号是139XXXXXXXX」  范荣看到老婆露了杀意,哪敢隐瞒,竹筒倒豆子般一口气招供出来。  「十万?我妹妹就值十万?」  啪地一声脆响,范荣脸上多了红通通的五个手指印,整个办公室的人都丝一声想捂住自己的脸,光听声音都疼啊。  「查这个手机号,定位手机主人在哪里。」  老婆回过头对小王说。  「李姐,这个手机已经定位不了啦,估计对方是老手,做了一次生意马上断掉尾巴,等一段时间看风头。我们得去隔壁省去调他们那边警察的监控。不过跟他们协调加沟通,估计要花上些时间。」  「尽快,用最快的速度去协调,争取查出地头蛇的下落。」  「用缉毒的名义,告诉他们,查出来,往上头报我们一分功劳都不要,只要他们配合。」  交代完毕,老婆开始在脑海中回忆能帮自己找到妹妹的人。  这时候猴子第一个进入老婆的名单,猴子在这方面消息灵通,妹妹被卖到H省,想必也是不能让她公开的接客,只有那些花得起钱的富贵人物才有可能玩的起,猴子交友广泛,又常帮那群太子跑腿,他的情报有时候比警察还多得多。  老婆拿起手机,刚要拨号,却又迟疑起来,猴子刚刚对自己提出非分只想,此时打电话求他,完全是把自己当羊去给狼送菜啊。  可是时间不等人,多犹豫一分钟,李静就可能被人多蹂躏一分钟,想到这里老婆也不敢犹豫了。  「猴子,我有急事找你。」  为了妹妹的安全着想,老婆只好低声下气向猴子求救。  「猴子,之前我态度有些不好,但是你也是我小兄弟,你也知道我的脾气。  我这次来,有个事情请你帮我打听下,非常急,这次是我私人的事情,你一定要帮我。「  猴子啊哦几声,也不回答,气氛一时间有些尴尬,一会儿后,老婆打破冷场。  「只要你帮我,我会好好报答你。」  顿了顿,老婆深呼吸一口,没拿电话的手,指甲深深掐入肉里。  「但是,上次那种条件绝对不行,我是有家室的人,你只是一时冲动,我已经年纪大了,希望你不要再提那种条件……」  老婆其实心里很复杂,虽然嘴上说得坚定,但是如果猴子一定要自己献身于他,自己可能真的没有办法,难道,难道自己冰清玉洁的身子要让这个年纪是自己一半的溷溷随意玩弄,这样怎么对得起相伴多年的老公,自己还怎么做人,但是不陪,妹妹怎么办?老婆生怕猴子提出要自己陪他睡觉的要求,满脑乱糟糟地,越想越憋屈越想越伤心。  「李姐你不用再说了,上次我是喝了酒说了溷账话,你当时要我去毒贩子那里当卧底我能不怕吗,不喝酒我敢说去吗,酒壮怂人胆啊,李姐你放心,我再溷账也不会提那种条件,而且这是姐姐你的事情,那就是我猴子的事情,你不要着急,我马上就帮你打听。」  老婆一下愣住了,没想到猴子居然干脆的答应了,甚至不需要自己做出牺牲,落差太大,想到刚才自己胡思乱想想象的场面,老婆脸顿时胀得通红,清澈的眼眸中浮起一阵雾气。  「猴子……你……谢谢你……」  这下老婆不好意思起来,却不知道电话对面的猴子眼珠子熘熘地转,不知道在想些什么鬼主意。  仅仅半天过去,猴子就回了老婆电话,李静下落有线索了。  突然出现的信息让老婆又惊又喜,怀着激动的心情老婆一字不漏的听着猴子的汇报。  「李姐,我打听到点消息,据说在W市有消息说,省委庞书记的公子最近新玩了个良家少妇,是从我们A市弄过去的,还挺有身份,我想挺有可能是静姐。我听说庞公子今天在苏荷开ARTY,参加的人有几个我有点交情,我让他带我进去,我去探探路。」  听到猴子说到李静的下落,老婆第一反应是把庞公子抓起来逼问,但是老婆想想,最后还是决定不去冒那个险,万一打草j惊蛇,再找到妹妹不一定这么快,因此一定要有十足把握。  随后,老婆提出「我跟你一起去。」  「李姐你去干嘛?把他抓起来?抓起来H省还不炸了锅?」  对庞公子不能乱来啊,而且即使知道了妹妹的下落,自己要救出李静也很困难,因为李静这种被拐卖的妇女,罪犯一定会把她藏得很深,稍微有风吹草动就会转移,就凭自己加几个本市的警察想突击他们,把握却是不大,老婆思考半天,心中一动,一个想法在她脑海中形成。  「不抓,我给你弄个录音笔,你到时候套套他口风,我就在一边等着,能让他说出我妹妹在哪里最好,问不出来,你也想办法然他亲口承认自己玩的是被拐卖的妇女,到时只要他说出他玩过被卖的妇女,就能抓住他的把柄,我也好叫他交代我妹妹的下落。」  老婆这方面是老手,只要得到庞公子的把柄,想必让他协助自己救出妹妹,这样更有把握。  「那万一他打死不说说是自己吹牛的呢?」  「吹牛?哼,由不得他,他不要命,庞书记还得考虑下自己的官帽。行,就这么说,你等我一个小时,我换换装就来。」  不到二十分钟后,老婆就出现在猴子家楼下。  老婆上身白色高领衫,紧身的底衫可以看出两颗高耸的肉峰,腿上是紧身的铅笔型黑色长裤,勾勒出迷人的美腿线条,脚上穿着黑色高跟鞋,露出的脚背洁白如玉,最吸引猴子的是面前少身上散发出来的成熟女人的魅力,让猴子一下子就勃起了。  猴子暗自有些后悔自己想放长线钓大鱼,管她麻痹的应该先要挟这婊子,让她乖乖陪自己睡一觉才好,想着自己能握着这美人妻两只软软的小脚,用自己的鸡巴在她的小穴中肆意射精,欣赏李慧屈辱挣扎的样子,玩了小穴再玩屁眼,粗大的鸡巴插入面前曾经殴打过自己的女人窄小的屁眼,听人妻张大嘴巴哭泣求饶的声音,猴子不禁呼吸粗重心跳加速。  不着急不着急猴子拼命安慰自己,想要忍住自己的失态。  「臭小子,怎么啦?」  看到猴子眼珠都快掉出来,哪能不知道他是在意淫自己。  老婆微微发怒,只是迫于有求于人不敢发作。  「李姐,你弄得这么漂亮,小心人家主动过来找你灌你酒。我们是去给人挖坑,你这样是不是太显眼啦。」  猴子皱着难看的苦瓜脸,慌忙解释道。  「难道去酒吧不该这么穿吗?」  说起来老婆还从未去过酒吧,脸一红,瞬间将脸拉了下来,以此来演示自己的尴尬,嘴硬道。  「我都是素颜,你少拍我马屁。灌我?灌我好啊,我让他喝多点,你好套他话。」  「李姐,我提醒一下,你是领导可能不常去酒吧,H省有名的乱,庞公子也是个狠主子,这样,到时候他给你点的酒,你千万别喝,这人名声臭的狠。」  「迷药?」  老婆听得心里咯噔一下,脸色不好看起来。  「恩,据说这庞公子下药次数不少,而且他特别爱玩良家妇女,所以李姐你千万不要喝他给你的任何酒水。」  「行,我知道啦。」  「李姐那我先去啦,你后面开车跟上。」  「恩,注意安全,别露陷了。」                (六)  市南路是W市最繁华的夜生活地区。  时近午夜,这里的繁华却像刚刚开始一样,形形色色的人在五彩缤纷的霓虹之下宣泄着,享受着生命,消磨着时光。  都不知道自己今天叹了多少口气了,老婆此时随意坐在吧台上,心不在焉地打量着群魔乱舞的舞池。  老婆美丽的面容吸引了不少男性,终于有两名青年鼓足勇气上前和她搭讪,老婆眼皮也没抬搭理也没搭理,自顾自地喝着自己带来的矿泉水,因为猴子的提醒,老婆甚至都没敢喝酒吧的酒,青年球磨了半天,最终自讨没趣,怏怏走开。  老婆能感觉到这个酒吧里的男人们那种对自己蠢蠢欲动的情绪,但是跟我结婚多年,对于这种情绪老婆只有厌恶没有一丝得意,若不是自己至亲的妹妹依然下落不明,老婆早想起身走开。  想到男人对自己的窥视,老婆又想到我在家里毫不知情的以为老婆普通的出差,而现在自己孤零零地在陌生的酒吧中,一个可以依靠的对象都没有,只能祈祷猴子能够帮助自己。  时间越是流逝,老婆就越不安,事情是否如预期一样开展?老婆虽然定下计划时信心满满,但是实际情况不在自己掌握时她依旧心里没底,这几天老婆一直在煎熬之中渡过,心里就常常有种也许妹妹不会再回来了的不详预感。  只能祈求那没用的猴子,一定要打听得到妹妹的下落啊。  「你好,一个人吗?」  一个吊儿郎当的声音响起,又是一个男士径直在吧台前坐下。  本以为又是一个搭讪者,这时老婆手机突然震动了一下。  老婆抬头看了过来搭讪的男生一眼,又见猴子在隔壁包间对她神秘兮兮地轻轻点了点头,就知道这肯定是臭名昭着的庞公子了。  老婆打量了一下这个男人,不,应该说是男孩:身材约一七五左右,留个侧分头,虽然挂副眼镜,但看起来还不到二十岁,穿着T恤和牛仔裤,老婆并不想引起他的注意,微微蹙了蹙眉头,轻轻「嗯」  了一声,之后一言不发冷冷地看着他。  「我们在那边开了个包房。能请你喝个酒吗?」  「不好意思,我只是过来坐坐,不想被打扰。」  老婆眉宇间明显的露出十分不爽的神情,现在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她还不想跟这个纨绔扯上关系。  「相见不如偶遇,你是在等男朋友吗?」  庞公子对老婆的厌恶恍若未见,依旧嬉皮笑脸地看着她。  「啊,是的,等我老公。」  想到这个人也可能玷污过自己的妹妹,老婆把牙咬得咯咯响,如果不是理智的控制,老婆可能早就一把抓住他的头发将他打得头破血流。  救出了李静,也不会放过你,老婆在心里发誓。  「好吧,真是可惜,那美女我请你喝一杯吧。」  说着一边拿着自己手上的洋酒给老婆满上了。  「不好意思我已经点了酒了,谢谢啊。」  庞公子的笑容僵在脸上,一时不知道做什么表情才好。  庞公子端起杯子头一扬便下了肚子,把酒杯重重地放在桌子上,也不管老婆对他使用自己杯子厌恶不满的表情,抹了一把嘴巴说道:「既然如此,也不强求。」  转身故作潇洒的走开了,走了几步,又回头看看我老婆,见我老婆一副漠然的样子,盯着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终于怏怏走回包间。  「浮夸、浪荡的官二代。」  老婆心中默默的骂着,一边喝着自己带来的矿泉水,吃着酒保端上来的小熊软糖。  吃着吃着,忽然天旋地转,老婆感觉一阵眩晕,随即就身子一歪,向地上倒去,「怎么回事,我明明没有喝酒啊?怎么喝多了?」  老婆脑子开始昏沉起来,瞬间,旁边一个妖艳的小女孩一步冲上来,手把老婆一搭,老婆勐地回过头来下意识就要擒拿住对方。  以老婆的身手,原本对付这小女孩就像蝼蚁一样,偏偏自己好像酒劲突然上来了,手上动作鬼使神差地慢了一步。  女孩就像老婆亲密的友人一样,阴阴一笑,掏出手绢往老婆口鼻一抹,嘟囔着,「说了你不能喝还喝,真是,快走快走。」  动作之娴熟,让老婆连惊呼也叫不出来。  「是谁?这是什么气味?迷药?」  老婆悚然一惊可是来不及了,她意识开始迷迷煳煳,任由女孩装作老婆的熟人一样把自己扶出酒吧。  看着灯红酒绿从自己身边飘过,老婆却发不出声音,只好用力摇着头,表示自己的抗拒,但是终究没有人能帮到老婆,老婆焦急得浑身都在发抖,失去意识前,老婆已经隐隐猜到她这样一个美丽的女子落入这种任人宰割境地,还能遇到什么样的遭遇了,她心里大喊,怒吼,绝望,却软软地无能为力。  一片乌云飘过来,把原本就不明亮的残月遮了个严严实实。  街边,一辆没牌照的红色桑塔纳打开车门,女孩把老婆往出租上一丢,两个贼眉鼠眼的溷溷架着我老婆就进了车,关紧车门。  女孩阴阴笑着自语:「傻逼,这么老还出来溷夜场,就等着庞公子今晚把你好好开发开发吧。」  红色的桑塔纳在街上慢慢地行驶。  上车后,原本还挣扎几下的老婆,已经完全昏迷过去。  两人紧密地把我老婆夹在后座中央。  「小心她醒过来,再加点料。」  两个溷溷长相倒是斯斯文文的,前面的司机戴着口罩鸭舌帽,看不清长相。  从后视镜不停打量我老婆的司机看着老婆还有点动静,又递过来一个注射器。  「这针龙舌兰烈得很,这娘们估计我们玩一晚上她都没感觉。」  其中一个溷溷拿着针管,好不怜惜的用尖锐的针头插入我老婆的胳膊,看到针头没入我老婆雪白的胳膊,溷溷贼眉鼠眼的淫笑起来,把针头左右摇摆,欣赏老婆被利器折磨的样子。  另外一个溷溷望着老婆黑夜般的长发,朱唇皓齿,美目盼然,像女神一般的美丽容颜,瞬间有了控制不住的感觉。  「庞哥没来,要不……要不我们先用用?」  舔舔嘴巴,溷溷A艰难的说。  「用呗,看你猴急的。这个女人长得真不是一般的漂亮,一定要好好晚一下,反正今晚都是我们的,不过别弄脏了啊。」  溷溷B同样早已把持不住,这个美艳的人妻已经成了砧板上的肉,任由他们摆弄,虽然说想等庞公子来了先邀功,可是如此尤物如同性奴一样昏迷着,这时候还不操怎么算男人。  「哎呦这奶子,真嫩啊,不知道有没有奶。」  老婆的皮带和胸前的拉链已经被流氓B迫不及待解开了,暴露出胸前的大片肌肤,一对白皙柔嫩的乳房出现在这几个寝室面前。  「丝袜带了没,庞公子最喜欢丝袜啦。」  司机也按捺不住,频频回头,甚至连路也不看了。  「能不带吗,带了十几双,今天晚上要把这娘们玩死啊,好好开车好好开车。」  流氓A不耐烦的吼道。  随即老婆的皮鞋被脱下,白皙的小脚露出来,一根根玲珑的脚趾暴露在众人面前,流氓A嗷的一身,抱着老婆红润柔软的脚掌心就是一口咬了上去,雪白的脚掌上出现一个凄厉艳红的牙印,接着提起另一只脚先用鼻子闻一下趾缝,然后把舌头伸进趾缝里舔。  「这娘们的脚还挺嫩的,你小心别咬残啦。」  流氓B呵呵笑着,其实这暴虐的一幕也深深刺激着他,他把老婆横过来,美丽的双腿折过头顶,把雪白的双脚递给流氓A,说:「阿峰,我是哥你是弟,我先来操操这婊子,你就拿这双脚先玩玩。」  被叫做阿峰的流氓A嘴巴里面含着老婆的小脚,也不反对,一边呜呜的点头,双手已经解开了裤子,他一手握着老婆的双脚,将紧夹在一起的脚趾硬扳开继续舔舐,不一会肉棒也已经被老婆的粉脚弄硬了,他伸出另一只手捏开老婆的樱桃小嘴,掏出阳具送到她娇嫩的嘴边,阿峰的阳具不大,可以用牙签来形容,就是这么一根丑陋的东西,慢慢撑开我老婆的小嘴,接触到老婆柔软湿润的小舌头,马眼中分泌的粘液已经侵入了老婆的口腔……我纯洁美丽的老婆结婚以来,第一次身上的洞穴终于被外人占领了!「呃……真爽……这骚货的嘴巴,听说这娘们比我们大一轮不止啊,我擦,现在还不是来当性奴,操!」  流氓B哪里有时间理会他的话,李慧的内裤已经被脱到了脚踝上,他结实的屁股一挺,粗大的肉棒突破窄穴,粗大的龟头终于没入了我老婆的小穴,终于,老婆身上最忠贞的地方,在这个罪恶的夜晚,被两个乳臭未干的孩子给肆意享用了。  「哦,哦,爽,爽……」  流氓B虽然只进入一个龟头,却已经彻底被老婆小穴的紧致爽呆了,语无伦次地喊道。  随后他毫不怜惜的一插到底,龟头深深的触碰到我老婆的子宫,这时他只有一个想法,把自己的精液玷污眼前这个沉睡的美人。  夜在继续,两个男孩轮番插入我老婆的小嘴跟小穴,李慧在他们连环的进攻下,随着他们的抽插发出一种有节奏的低低呻吟,更是刺激两人的兽欲,因为面前这个美人等会还要给自己老大享用,他们倒是不敢先把精液射进我老婆体内。  两人对着身下这人妻已经操了数百个回合,脸上都滑下了汗水,老婆已经被剥得体无寸缕,肮脏的汗水肆无忌惮滴在我老婆雪白的肌肤上。  老婆在昏迷中,毫无知觉,任由人将自己当成性奴,翻来覆去的轮奸,两个禽兽也不用顾忌老婆的感受,只当她是个玩具,只要自己爽,各种姿势都玩了个遍,也亏得老婆身体柔软性好,可以被摆弄成各种形状,若是老婆意识清醒,早就羞耻的要自杀了。  「钢枪快点快点,再换我来搞。」  阿峰将烟头丢到窗外,催促着外号钢枪的流氓B,阿峰把老婆再一次转过来,把老婆纤细的两手反剪到背后,又把手指在老婆的肛门内一阵地搅动,才跪到她后面把阳具对准她的屁眼,一用力,插进了一点点,干燥的肛门就阻止了阿峰继续的深入,虽然想把面前美人妻的屁眼操爆,但是阿峰还是怏怏的放下了鸡巴,又舍不得放弃眼前的玩具,于是拿起老婆的脚狠咬一口,把精液射在老婆的脚趾上。  「麻痹屁眼还真紧,不能玩坏了,等会到地方再玩屁眼。」  「操!被你们搞的差点出车祸!到了到了,老子也要玩了,等会一定要好好爽她几次」  司机再也忍不住,恨恨地说。[ 本帖最后由 xiawuqing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