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人妻女友  »  【大学女友的28天剧变】(第二十三日) 作者:车鱼总司加载中加载中
【大学女友的28天剧变】(第二十三日) 作者:车鱼总司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按照以下方法,记住本站永久域名!方便随时找到黄色网!避免走失!

网址格式:www.AV888+任意字母.com 例如:www.AV888a.com www.AV888b.com www.AV888c.com ...等等

字数:6484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二十三日)   我半夜到的北京,回到宿舍以后,先和室友确定了一下考试的时间。结果被 告知,明天就有一个考试。我暗自庆幸。不过又有什么好庆幸的呢?和眼前那些 事情比起来,挂一半科好像都不是什么事儿了。   我发现黄暂并不在,便问其他几个室友他去哪儿了。他们说黄暂现在很风光, 经常换女朋友。这个始作俑者,现在过得倒挺不错,真是老天无眼。我忽然想起 了费青,她怎么样了?我这才为这个女孩儿惊慌起来。只顾着小媛,已经彻底晕 了,还有一个可怜的姑娘,不知道怎么在狼窝里沉沦呢……  我拿起手机,拨通了费青的电话。然而彩铃一直在响,却总是无人接听。我 知道,费青肯定是没法逃过黄暂他们的迫害的。这也是我的错么?不光错过了保 护小媛的机会,还再一次连累了无辜的姑娘。   不!这不是我的错。在费青这件事上,我还有余地。绝对不能让历史重演。 我攥着手机,看着那黑暗中微微发亮的按键,再一次按下了她的电话。   仍然是无人接听。   我发觉自己变得执拗起来了。我又试了一次。当已经听腻了的音乐再次聒噪 的环绕耳边,我几乎要放弃了。就在此时,电话通了。   电话那头是费青轻微地鼻哼声,我喂了两声才听到她有点喘息的回答声: 「恩……喂……刘锋……锋么……」   「对,是我,你在忙么?」   「没有……但是……啊啊……」她似乎没忍住喊了一声,「不太舒服,好像……恩……感冒了……」   多么熟悉的场景。这时背景声音里似乎传来几声隐隐的笑声,和一阵加速的 啪啪拍击声。用屁股想都知道,是这帮变态又找到了机会玩弄姑娘。多说无益, 我是不会配合的。确认了费青的状态,我简单结束了对话:「恩,那你早点休息 吧。回头跟我出来吃饭,有话跟你说。」   「好的……啊啊……恩……」她啪得一声,急不可耐地挂掉了。   费青,应该是相信我的。   不管她相信不相信我,我要让她相信。她此刻,肯定也是孤立无援的吧?我 不能做缩头乌龟。我也不是那个为了一己淫欲一再错过改变机会的人了。性爱是 性爱,人生是人生。追求性爱是吾所好,但是谁若以此要挟他人的人生,就是无 耻。   虽然很累,我还是穿好衣服,溜到老地方去查看。   我并没有看到意料之中的性爱场景。只是看到费青一个人赤裸着抱着膝盖, 在床角哭泣。胖子和黄暂坐在床边,抽着烟,不知聊着什么。   黄暂抽完一根烟:「青青啊,要不要再来一炮?」   费青扭过头,摇了摇头。   「啊?伤心了?你跟锋哥打电话动情了?我跟你说,开始都这样,慢慢就习 惯了。有一百个男人让你玩,你还在乎一个么?哈哈哈哈!」黄暂拍着大腿笑道。 而胖子也随之笑了起来。   费青把头埋进膝盖,哭得更厉害了。   两个人还不断言语调戏,一边撸着鸡巴准备再来一次。费青的样子真是让我 心疼。她的心酸和难过,是一种隐忍的,努力不爆发的难过。虽然在哭,但是明 显感觉到她越哭越把脸埋在腿间,似乎想把哭泣都藏在身下。   然而黄暂这个混蛋还是不管她的难过,将她两腿分开,硬是强行插入了。费 青推了他两下,但很快也放弃了,只是暗自擦了擦眼泪,然后闭上眼睛,含住了 胖子塞过来的鸡巴。看着费青娇小的身躯被掩盖在两坨肥硕的屁股下面,如同一 朵被粪土掩埋的鲜花,我真的看不下去了。我转身回到了宿舍。默默给费青发了 信息:一定要来哦。   尽管在床上辗转许久,但因为过于劳累,我还是睡着了。早上醒来,已经到 了考试的时间。但是我还是磨了一会儿。不是因为赖床,而是要赶紧上网约一个 人。   对,今天除了要见费青,还要见一个重要的人。这个人是我的一个远房亲戚, 来北京的时候在叔父介绍下认识了,算是一个朋友。他原来是警察,后来因为 「惹了点事」辞职了。目前他开了一个烟酒店,但同时也算是个事务所。接一些 私家侦探的活儿。   他和我关系不算太亲,但也算了解。这个人,缺钱,但不贪钱。我需要拿手 上的那几万块钱,找他调查一些对方的底细。   我打开自己之前的一个邮箱,找了找自己存在上面的电话。我先是打了一个, 但是没有人接。我皱了皱眉头,心想不会换号了吧?只得先发了一条信息,让他 如果确定的话给我回电话。   我一直以来,考试都不怎么作弊,手机还会关机。但是这回,因为怕错过对 方的电话,考试过程中,我一直没有关机。我答了半个小时就写完了,也不过正 确率,交卷就走。回去以后,我正要拨电话,对方回短信了。   他很干脆,直接说了几点让我来店里。他的店在北城,土城公园附近。我计 算了一下时间,应该可以先见费青。费青应该也在考试,我不敢贸然打电话,只 好在她考场附近等着。没等多久,费青就提前出来了。她穿了一件短袖衬衫,下 面穿了一条超短裙,似乎是为了见我,精心打扮了一番。好像,还化了妆。   看到我,她好像什么都没有经历过一般,依然一脸灿烂的笑容,摆弄了一下 辫子,朝我走过来。她穿了长筒袜,不过颜色不是那么深,隐隐约约可以看到膝 盖上的淤青。我好想抱抱她,不过又知道我没有那个身份。我现在和她亲近的程 度,还不如那些禽兽。面对她的笑容,我是歉疚的。所以我没能露出那个回应的 笑容,只是平静走到她身边:「你今天好漂亮啊。」   费青笑笑:「是吧,我也觉得。」   我们简单聊聊天,就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费青还是那个活泼的费青, 如同朝阳一般醒目而温暖。但我心里明白,今天,我必须把一切跟她说明。我没 有时间,也不允许自己再优柔寡断。   我一边在心里想着说辞,一边带着费青往出走。我提议到附近的一个公园。 费青却出入意料地说:「我们去对面的酒店吧,我想找个没人能打扰的地方。」   如果是往常,我肯定会兴奋。但是现在,我却对她这种不正常的提议感到忧 虑。她是在害怕?还是和小媛一样,只是难以忍受性欲了?不过无论如何,我还 是答应了。   我们开了房,然后两个人尴尬地坐在屋子里。这样的场合,让我更加难以开 口了。我看着她,却发现她开始回避我的目光。我有些不明白,费青究竟在想什 么。   突然,她开口了:「刘锋,可不可以,抱抱我?」   我愣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她挪到我身边,然后靠在我肩膀上。她的头很 轻,没什么重量,靠着反而让人觉得很舒服。我伸开手臂,将她抱在怀里。她像 一只受惊的小猫一样,使劲向我怀中钻了钻。然后,毫无征兆地,开始啜泣。   我感觉心脏像被浸在水里一样。又酸涩又憋闷。我抚摩着她的头发,想假装 不知情,享受这一刻的亲密。但是我做不到。经历了这么多事情以后,我已经学 不会隐瞒了。在这样短暂地沉湎了一会儿,我先开口了:「费青,对不起。」   「你为什么要说对不起。」费青抬起头,稍稍有些惊诧。   「因为我没有保护好你。」   费青似乎隐隐察觉到了我的意思,她抬起头,不安地看着我。   「我有件事,要告诉你。」我控制自己的表情,尽量让自己看起来冷静。但 其实,我的心里仍是无法抑制的恐慌和胆怯。我感觉手在颤抖。坦白一件事,远 比偷窥更让人紧张。而且,尚是对灵魂的折磨。   我把从小媛被黄暂诱奸,到她沦落成玩物,到她被倒卖、欺骗,全过程都告 诉了她。我也告诉她自己知道了她也成了受害者,但是却没能出手相助。   费青听完以后,呆坐着,一言不发。过了几分钟,她忽然站起来,二话不说 就要离开。我一把拉住她:「不要走!我们……」   她转身过来,一巴掌打在我脸上。这绝对是我吃过最响亮的一个耳光,扇完 之后,脑袋都嗡嗡作响。我眼镜掉了,一片模糊中,她疯狂地哭了起来,不停地 打我:「你个人渣……你是个坏蛋……你们都是一伙的……」   她哭得无比崩溃,最后完全是跪在地上哭泣。我没办法揣测她内心的想法。 只知道自己确实是错了,就应该承受这种惩罚。面对面的,被责难,甚至可能不 被原谅。   我没有办法安慰,只能一次又一次拉住她,不让她离开。我害怕她走出去, 就变成另外一个人。然而我实在没有办法让她冷静,只能牢牢把她抱住,不断地 说,我已经决定改变这一切了,让她相信我。   然而她还是不停地挣扎。   当我词穷的时候——真是想不出什么语言了,只好强行吻住了她。她挣扎, 摔打,但是并没有咬我。我紧紧含住她的嘴唇,用舌尖撬开她的牙齿,勾住她畏 畏缩缩的小舌尖。亲吻果然是良药,她终于冷静下来了。我们拥抱,接吻。她似 乎起了情欲,我也能明显地感受到。她将手扶在我的腰带上,我也同步地,将手 伸入她的小花园。嘴唇像是两块津贴的电极片,把一切行为都变得默契。   当她衣衫尽解,我将她抱在床褥中,继续抚摩她,亲吻她身上的每一寸皮肤。   这一个月以来,似乎只有今天,我感受到了100% 的性爱。费青的身材娇 小,阴道也浅窄,轻轻插入,就感觉抵到了花心。我尽量小心插入,但仍感觉她 似乎难以承受似的,紧闭着眼睛,隐忍着如小猫一样叫唤。不过她淫水同样很多, 随着抽插,我明显感觉到如同压旱井一样,一下一下把甘泉从地底榨出了。她的 液体润湿了我们交合的部位,让我得以越来越快,越来越快,她的叫声也变得欢 快起来。她从情欲中努力抬起头,抚摸着我的面颊,然后小口亲吻我的鼻尖。一 瞬间,我似乎真的忘记了之前的烦恼。   我似乎也达到了某种亦真亦幻的非射精高潮,不自觉地叫出声来。我清楚地 感觉到交合处的每一道褶皱,和每一股涓流。感觉做了没多久,我就有些忍不住 了,我扳住费青的肩膀,加速抽插。她似乎察觉到我要射精了,竟也不阻拦: 「射在里面,亲爱的,射在里面……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额啊!啊… …」   我将大量精液抛洒在她的花心上面,那里明显像是一个被吓坏了的小动物一 样,开始颤抖躲避。她的下体也摇晃着,迎接来仅有的一次高潮。但是,至少我 们两个是同时达到高潮的。做完后,我们像真正的情侣一样依偎着,她亲吻着我 的胸口:「我爱你,刘锋。」   我亲了一下她的额头:「对不起……我没法也说爱你。对不起。」   「没关系,我能理解。」她再往里钻了钻,伸手玩弄着我已经缩成一个小蘑 菇的阳具:「它好可爱。」   「费青……你不怪我了么?」   「怎么可能。不过你说得对,我们要想办法。」她抬起头,「我相信你,告 诉我该怎么做吧。我应该……去报警么?」   「现在不能去报警。我们不知道对方的底细,而且报警也抓不住特别重要的 罪证。他们现在顶多是聚众淫乱,要告他们强奸证据都不充分,你说不定还会被 反咬一口。如果影响了你的前途就更麻烦了。而且,他们肯定存了你一大堆的照 片、视频吧。如果处理不好,把这些东西全放出来,那你在学校肯定待不下去了。 咱们要让这几个混蛋待不下去,而不是我们自己。」   「对,他们也是这么胁迫我的!那你说怎么办嘛……」   「肯定会有办法。等一会儿吧,我们好好休息一下。我已经好久好久,都没 睡安稳觉了。」我抱着她,闭上了眼睛。   醒来之后,已经是下午了,离和那个侦探见面的时间,只有两个小时了。我 把费青摇醒:「醒一醒,我一会儿得走了。」   「不要走!」她忽然惊慌起来,抱住我。   「费青。」我拍拍她后背,「时间有限。我现在跟你交代一下,如果你有什 么信息,赶紧告诉我。」   「嗯……我不想回去。」   我拍拍她的脸:「你告诉我,你说得做爱上瘾是什么感觉?」   「就是第一次被他们用药弄完之后……就老是特别想要……如果不做爱,还 会觉得身上不舒服,脑袋有点疼、特别烦躁……还会出汗,觉得自己特别脏。但 是只要……」   「只要什么?」   「只要插进来,一下子就特别爽……高潮的时候……简直控制不了……哎呀, 我不要说了。」费青有点羞涩,捂着脸钻到被子里。   我想小媛大概也是这样。关于这种药,我回头也要问问。这么强效的药物, 一定是违禁品。如果要抓他们罪证的话,这会是比较重要一个点。   「你有没有听说过,小媛的事情……」   她皱了皱眉,点点头:「听黄暂说起过,说是他第一个下手的。他说她特别 骚,比我配合。」   这根本不是重点啊。我捏住她的手:「还说什么了?我一定要把她救出来, 费青,要不然我不是不会原谅我自己的。」   她躲过我的眼神:「黄暂很生气他们不带自己。但是胖子从昨天开始就念叨 今天可能要去干那个女的。」   胖子确实一直是个比较重要的角色,他的小屋是所有人都会来的地方,所有 人都和他有一点点关系——而且这个人看起来智商不高,每天除了打炮就是吃饭。 也许是一个切入点。我问费青:「你能把胖子约出来么?」   「我试试。」   「好,我这儿有个旧手机,你拿着,咱们两个有事情就用旧手机联系。你把 这个手机放在隐秘的地方,不要让他们发现。」   「恩,我知道了。」   我躺在她旁边,脑子里感觉好像有一点思路。她还想亲热,但是时间实在是 不够了。我下了床,穿好衣服。经过了一段比较漫长的告别,我才离开。离开时, 爱哭的费青又一次流泪了。   走出门,阳光显得很刺眼。我伸手挡了一下,又将手指稍微张开一点,漏下 阳光如雨。   一定要成功啊。   说起来,我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得这么有胆子的呢?小时候,也总是畏畏 缩缩的,干什么都在后面。上学之后,就只是埋头读书,高中才开始参加体育运 动。似乎总是被人带领,没有带领过别人。就连谈恋爱,也多半是别人示好在先, 我才有所行动。当年和小媛在一起,也是她先写信给我表示好感。   好像,真的没怎么主动过。所以才会成为一个偷窥狂吧,一切行为都是内心 的展现不是么?   其实现在也是被动的,我是没有选择了才这样。但是,我至少没选择放弃, 没选择闭眼认怂。我忽然觉得,身上有股劲了。   坐车到北城花了一个多小时。这个侦探跟我一样姓刘,但是并不是父系的亲 戚。而且,关系真的好远了。他的店面很窄,是楼梯旁的一个临时建筑。他的客 户都是从网上找的,因为一般人看到他这寒酸的店面会本能的不信任。但我知道, 他是有两把刷子的。   我带来的任务是,让他查查姓于的和胖子。这两个人我认为比较关键,背景 也最难以捉摸。我开了三万块的价,他摇摇头:「兄弟,咱们认识,我不跟你绕 弯子。我最近缺钱,你给我六万,我保证给你查得特别清楚。侦探这个活,能干 多好,完全看你给多少钱,你也明白。」   我咬咬牙:「五万。」   「六万,真的不能少。」   我想了想,最后还是同意了。如果换一个人,让我一下子出六万,我肯定不 愿意。我先拿了两万:「查完之后,补上差价。」   「没问题。」   我把之前视频里截下的姓于的和胖子的照片给他,然后跟他简单交代了一下 他们的情况。老刘却皱皱眉:「我去,你这是趟大活啊。没想到,你居然给我找 这么个大活。钱要少了啊。」   「我操,你别耍赖啊。」   「开玩笑的,」老刘笑笑,「定好的价钱,不会再涨,你看着吧。不过时间 上……」   「最慢三天。」   「三天可能查不出来什么啊……」   「我没有多少时间,最多五天,一定要查出来。」多呆一天,小媛和费青就 可能多受一天煎熬。但是也看情况,如果确实难度大,我也不会特别难为侦探。 首先要保证事情的成功率,耐心我是有的。   「好。抽根烟吧。」老刘递给我一支烟,是长白山。他比较喜欢这个牌子。   我抽了烟,寒暄了几句,就走了。我在他门口的小馆子里,吃了一顿饭。可 能也是真饿了,这顿饭我也吃得很香。   回到宿舍,已经是八点了。我洗了个澡,稍微坐了一会儿,然后跑到对面去 看看费青在不在。却发现那里一个人都没有。   我便打电话给费青,却发现关机了。   我紧张起来,他们不会发现费青和我见面,所以要为难她吧。可是她在哪儿? 我完全一点线索都没有。   我太傻了,我应该先把费青安排在保险的地方,如果要让她走也得跟着才稳 妥。   我就这样毫无头绪地转了半天,希望在附近碰到她,但是一无所获。走到十 一点,我坐在马路边,拍拍自己的脑袋,告诉自己,不要太着急。不要乱了阵脚。 接下来的时间,可能要应付的复杂局面会很多。只是见不到人就难倒你了么?你 个傻逼。我这样骂自己。   我买了一瓶啤酒,坐在马路边等着。我相信,如果有消息,费青一定会和我 联络的。   又过了一会儿,我忽然听到「叮」的一声,是短信!   我忙拿出手机。果然,是费青用那个旧手机发给我的。   「我在昌平茉莉花园别墅区,门牌3- 42。媛也在这里。」   我站了起来,把手机放在兜里。从兜里摸出钱来。身上揣了两千,剩下的钱 放在宿舍。不过暂时没工夫去拿了。如果他们要再去别的地方怎么办?现在必须 跟上。   茉莉花园。   这可能就是姓于的精心挑选的淫窝。               (未完待续)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友情链接: 澳门威尼斯人官方注册 威尼斯人会员注册 澳门威尼斯人正规网站 威尼斯人百家乐网站 威尼斯人娱乐网站在线 正规网络博彩公司 澳门赌场威尼斯人 威尼斯人赌博网站 澳门威尼斯人赌博 威尼斯人百家乐 澳门威尼斯人最新网站 澳门威尼斯人网上赌场 澳门正规网络博彩 澳门新威尼斯人娱乐场 威尼斯人网上娱乐场 澳门威尼斯人网址注册 威尼斯人娱乐官网 威尼斯人手机网站 澳门威尼斯人线上网址 澳门威尼斯人赌博网站 澳门威尼斯人娱乐平台 线上百家乐游戏 威尼斯人线上赌博平台 澳门威尼斯人注册网址 威尼斯人娱乐网址 澳门威尼斯人注册 澳门正规赌博平台 澳门正规网上博彩 威尼斯人官方网站 威尼斯人娱乐场网址 澳门威尼斯人赌博平台 威尼斯人娱乐平台 澳门威尼斯人官方平台 威尼斯人娱乐场平台 正规网上博彩公司 澳门威尼斯人手机网站 威尼斯人线上赌博网站 线上百家乐 网上真人百家乐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游戏 威尼斯人手机注册 澳门威尼斯人赌博网址 澳门威尼斯人官网在线 正规赌博网站 澳门正规网络博彩公司 威尼斯人备用网址 线上赌博平台 澳门威尼斯人网站 威尼斯人赌博网址 正规网上博彩 真人百家乐 威尼斯人最新网址 威尼斯人手机网址 澳门威尼斯人博彩 威尼斯人赌博平台 威尼斯人网站 澳门威尼斯人赌场官网 澳门威尼斯人娱乐场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注册 澳门威尼斯人正规官网 威尼斯人正规网站 澳门威尼斯人手机注册 正规赌博网址 线上真人百家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