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典武侠  »  【营地2】(1~3)作者:Eric Storm加载中加载中
【营地2】(1~3)作者:Eric Storm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按照以下方法,记住本站永久域名!方便随时找到黄色网!避免走失!

网址格式:www.AV888+任意字母.com 例如:www.AV888a.com www.AV888b.com www.AV888c.com ...等等

字数:26996            第二部第一章多重控制  这是一篇很早很早以前的心灵控制文。在很早以前,新月就翻译了第一部。  看了新月翻译的第一部后,特别想看下文,但在网上又死活找不到后续的翻译,抱着试试看的心理在自己常去看的英文MC小说站搜了一下这本书的英文版,居然一搜就搜到了,再想想可能也有和我一样对这本书的后文有怨念的同好,所以干脆翻出来分享一下。  这本书原作者一共写了四部,每一部都有四五个章节。每章翻成中文大概有个万把字左右。我会翻译好一章更新一章。为了保持阅读的连贯性,我正在人物译名、标点符号上都尽量和原文保持一致,不过新月应该是台湾的作者,行文用字的习惯上肯定会有不小的差异,这个我也没办法弥补。  另外,因为我是将原文复制到手机上,利用碎片时间翻译的,所以速度很慢,第二部第一章差不多翻了六天时间。同样,因为我是在手机上翻译一段删除一段的,所以个别错别字和笔误在所难免,而且因为没人润色,翻出来难免生硬,请大家多包涵。  ***********************************  ───────────────────────────────────  第二部第1章:多重控制  ───────────────────────────────────  罗恩有些无聊。他丝毫不意外会这样,他早知道这次会议会很无聊。在周末放学前,海尔斯夫人觉得需要一个会议来讨论一下洁西卡的进展。当然,因为他是她的家庭教师,他必须参加这次会议。另一方面,从他坐下来后,一直没人理会过他。他偷偷看了在洁西,发现她正从背后看着他。他低下身子,在她耳边低声说道。  「觉得无聊吗?」  「是的。我不知道这有什么好说的。我是说,你才刚刚好不容易说教会我,让我知道我需要些什么……东西。」  她把她的手放在他的膝盖上,他立刻变得坚硬了。女孩的脸上充满了渴望,罗恩的心跳开始加速。她继续说道,「现在我想我们该做些有趣的事情……」她的脸蛋上浮现出幻想的神采,罗恩也不由心动了。  (嗯,或许我们的确可以做点有趣的事情,虽然我以前还没尝试过同时控制两个人。我很想试试能不能成功。)  罗恩注视着两个女人,看着她们在那儿聊天,并且暗暗集中注意力。他发送了同一幅画面给两个女人,他发现这简单的让人难以置信。  (我居然立即就掌握了如何同时影响两个人?)  他发送的只是一个简单的画面,这让她们立即停止了谈话。?玛丽。西蒙斯将一只手放在了海尔斯夫人的人身上,另一只手放在了自己的双腿间。海尔斯夫人的动作也差不多,两个女人互相用饥渴的目光望着对方。这时,洁西已经注意到发生了什么,她正想说话的时候被罗恩制止了。  「嘘,洁西,你说过你想找点乐子的。」  「嗯,但我的意思其实是……」  洁西甚至都不知道该怎么说,她看到的这一切让她脑子一团混乱。海尔斯夫人俯下身,搓揉着玛丽的乳房。玛丽向后靠在椅子上呻吟着。  「噢,就这样,南希,太棒了。」  南希(也就是海尔斯夫人)的目光紧盯着玛丽解开的上衣。另一边,罗恩将洁西抱到自己膝盖上,慢慢解开她的衣服,目光却没有离开那两个女人。  「你觉得怎么样,洁西?」  其实他并不关心这个,但他很好奇洁西会怎么回答。  「我不知道,罗恩,她们不该做这种事,对吗?」  「为什么不能?」  「嗯,因为她们都是女人。」  (得让你改变下想法……)  罗恩在洁西卡的脑子里植入了一些新的想法,然后他又问了一遍同样的问题。  「你觉得怎么样,洁西?」  「太棒了!我以前从没想过还能和女人样做。」  「想要试试吗?」  罗恩忍不住问道。  「当然!」  「嗯,先等她们准备好。」  罗恩用手轻轻揉着洁西的乳房,和洁西继续看着。  这时,玛丽的上衣已经和南希的线衫一起掉在了地上。玛丽上身只剩一件乳罩,但南希的上身已经一丝不挂了。她的胸部还像罗恩第一次看到时那么可爱,他渴望去抚摸那对乳房,但他现在还想继续看下去。  玛丽爬起来,将南希横卧在她的桌上。,扯掉了南希的裙子,然后脱掉了自己的裤子。她的双手探向南希的胸前揉捏着她的乳房,南希的呻吟变得更加大声。  这时,罗恩觉得是时候让洁西加入导演的好戏了。  「好了,洁西,你可以加入她们了。」  洁西已经脱光了衣服,走向两个女人。她不太确定应该怎么做,于是罗恩也给她的大脑里发送了相同的画面。此刻,他已经同时控制了三个女人。同时控制三个人的感觉之美妙几乎不下于眼前的这场春宫戏。  洁西爬上桌子,双腿叉开跨坐到南希脸上,将她的阴户压在海尔斯夫人的嘴上磨研起来。南希热情地舔弄起来,使洁西的肉缝变得湿润。同时,玛丽。西蒙斯已经除下了身上剩余的衣物,罗恩故意让她这会一个人呆着。  玛丽。西蒙斯高五英尺四英寸(162cm),有着一头暗棕色的秀发的碧蓝的眼睛。她的乳房很大,并微微有些下垂。罗恩有趣的注意到,她的阴毛被修剪成整齐的菱形。  (我很想知道她为什么这么做。)  她有一个漂亮的屁股和一对修长的大腿。她浑身被晒成棕褐色,并且看不到黑白相见的晒日线,光是想象她浑身赤裸地暴露在阳光下的样子,就让罗恩浑身战栗。  玛丽开始用手指插弄南希的阴户,并用另一只手搓揉着她的阴蒂。洁西情不自禁的开始扭动,并探下手玩弄着南希的奶子。这画面让罗恩无比兴奋,仿佛梦境一般。三个漂亮女人在他面前给表演着一场美妙的性爱秀。现在只剩下一个问题:这场性爱秀已经让他的肉棒硬得快要爆炸了。他觉得自己是时候加入她们了,不过他还没想好要干哪一个。  (等等,我还没有上过西蒙斯太太,……嗯,也就是玛丽,而且她看起来很好上手。)  做出了决定后,罗恩迅速脱光衣服并走到她面前。此刻玛丽正吸吮着南希的阴蒂,并对周围一切毫无所觉。不过她很快就感觉到了变化。  罗恩弯下腰,注视她的阴户。在过去的几周里,他已经习惯沉迷在阴户的美妙当中。他已经爱上了它的一切。注视它,触摸它,亲吻它,舔弄它,这一切让他痴迷不已。事实上,女人们似乎也非常享受他无害的目光。从本质上来说,罗恩是个好人,他喜欢让人得到快乐。  观察到满意后,他上前开始舔弄玛丽的肉缝,非常的轻柔,只是刚好够他感受到它。玛丽的头迅速抬起,想看看是谁在她身后。当看到罗恩也在看着她时,她笑了,又继续手上的动作。  罗恩也继续舔弄着在玛丽的阴户,他让玛丽变得非常的湿润,并且他觉得玛丽已经在高潮的边缘,随时都会高潮。他知道自己第一次插入坚持不了太久,所以想让玛丽能更容易高潮。罗恩将肉棒挤了进去,他第一次插的很慢,用以适应被玛丽阴户夹住的全新感受。玛丽呻吟起来,迎合着他的抽送,用行动鼓励着他更近一步。  罗恩抓着玛丽的屁股,激烈的抽送着。玛丽继续玩弄着南希的阴户,她的动作变得有些艰难起来。洁西卡注意到了玛丽的不便,于是接管了品尝南希阴户的工作。南希吸吮着洁西卡的阴户,并用拇指插弄着她的屁眼。  罗恩很快就射了出来,当他火热的精液在玛丽的阴户里猛烈的喷射时,玛丽也被带上了高潮。玛丽高潮时阴户的剧烈收缩,让罗恩几乎以为自己飞了起来。  他紧紧抓着身下的女人,享受着这美妙的一刻。玛丽的阴户不停的套弄着他的肉棒,压榨着他的每一滴精液。  当射精的快感退去后,罗恩看到,南希在洁西的身上剧烈扭动着身体,她正在激烈的高潮中。罗恩从精疲力尽的玛丽体内抽出了阳具,走到洁西边上。他抬起洁西的下巴以便自己可以看到她的脸,并且问道:「你过瘾了吗?还是还想继续?」  「我想我已经不行了……」  「我还可以…」南希说道。  「嗯,海尔斯夫人,我会让每个人都感到快乐的。洁西,你让开,让我来。」  洁西从南希的身上爬了下来,罗恩帮南希爬下了桌子。罗本没想好该将怎样赐予他的老师快乐,于是他决定让她自己来做决定。  「你想我怎么做?海尔斯夫人?」  「肏我的屁眼,罗恩,现在就肏. 」  这请求让罗恩感到意外,同时又让他变的无比坚挺。南希主动趴到了桌上,罗恩一看差点笑了出来,这和他第一次肏她时候的姿势一模一样。罗恩将龟头对准了她的屁眼顶了进去。  「噢,上帝,这感觉太棒了!」  南希向后挺动屁股,迎合着罗恩的动作。很快,罗恩将她的屁眼全部填满,并且开始放慢了节奏。  「我觉得那些靠自慰高潮的家伙们可品尝不到这样美妙的滋味。」  当南希的肛道放松下来后,罗恩加快了抽送的速度,他们两人就像野马一样在桌子上尽情驰骋着。罗恩觉得她快要高潮了,果然,她发出了一声低吼,全身变的紧绷。剧烈收缩的肛道强有力地挤压着罗恩的阳具,不过,这还不足以让他射精。罗恩从她体内抽出了阳具,让她软绵绵的趴在桌上。  「洁西,过来。」  洁西听话的走到他身边。他坐在海尔斯夫人的椅子上,对洁西说道:「吸我的肉棒。」  「罗恩,你才刚刚从她的……」  洁西没法说出口。  罗恩知道她的感受,但他并不关心这点。他决定做一个小尝试。  「吸我的肉棒,奴隶。」  他用主人的口吻呵斥道,并没有使用任何能力。洁西立即跪倒在他面前,并且开始舔弄他的阳具。罗恩以为会在她脸上看到厌恶和抗拒,但他只看到了平静。  (嗯?回头我得研究下是怎么回事。)  洁西对肉棒的的舔弄和亲吻让他欲火高涨。洁西将他的肉棒放进嘴里吸吮起来,罗恩能感觉到龟头抵到了她的喉咙,但洁西并未停下,而是继续深入,直到她的嘴唇触碰到他的阴囊为止。  (见鬼了,她是怎么做到的?)  这种感觉真是美妙极了。她开始进进出出的吞吐起来,每次都将他的肉棒整根吞到底。罗恩知道要是被这样吸的话,他坚持不了太久时间。为了让手不闲着,他探下手去玩弄洁西的胸部。从他的角度,他能看到洁西的双手正在自己下体活动着。突然,罗恩感到从蛋蛋窜上来一股凉意,让知道自己快射了。他伸出一只手,轻柔但不容抗拒地按着她的头深埋在自己的裆部,将他的种子全都浇灌在了她喉咙里。在罗恩这样做的时候,洁西也在他的身下痉挛着达到了高潮。洁西的颤抖让罗恩射出了更多的精液。最后,他们全都耗光最后的体力,变得精疲力尽。  罗恩是第一个恢复过来的,他看向另外两个女人。她们显得十分困惑和茫然,她们显然还记得之前淫乱的一幕,这让她们有些无所适从。  (真不幸,这我可帮不了她们,不过我还有事要做。)  「玛丽?海尔斯夫人?我们需要谈一谈。」  「是的,我们需要谈一谈。」海尔斯夫人说道,「这儿究竟发生了什么?为什么我并没有因为你们而感觉到心烦?」  「那是因为我将这里控制住了。我控制你们两个已经有一阵子了。我的能力可以让你们在毫无察觉的情况下无法在任何人面前讨论这件事。你们明白吗?」  女人们点头。  「很好,送洁西去夏令营的事在你丈夫那边会有麻烦吗?」  「不,罗恩,完全没有麻烦。事实上,我觉得他会很期待家里只剩下我和他两个人,如果你能明白我的意思的话。」  通常一个十三岁的孩子是不会明白玛丽色意思的。不过罗恩不一样,他完全能理解玛丽的意思。  「是的,我明白。那么,海尔斯夫人,你叫南希对吧?」  「是的,不过,罗恩,请别在学校里这么叫我。」  「不会在学校这么叫你的,不过不是因为你的原因,而是我怕引起其他人的好奇心。不管怎么样,我想知道你和你丈夫的关系如何?」  「我已经离婚五年了。我只是为了方便才保留着他的姓,就是这样。」  她并不想说太多关于自己的事,毕竟那些事他无权知道,但她有些忍不住。  另一方面,罗恩其实已经知道了这些事,他只是想拿来确认一下,和被他称之为「脑海漫步」的能力所得来的准确信息对比一下。  「很好,从现在开始,你不会和任何人约会,你只能和我做爱。为了我的安全,你会愿意做任何事。你以后只能对我说真话,并且不会对我保留任何秘密。  ……「  罗恩将他那套准备好的冗长的基础规则灌入南希的脑海,只是补充了点关于约会的部分。接下来,他转向玛丽,除了考虑有关她丈夫的部分做了些修改,也同样给玛丽灌输了类似的指令。罗恩并不认识西蒙斯先生,不过他不觉得西蒙斯先生人会很坏,因为玛丽和洁西的都是从心底真的喜欢着他。所以罗恩并不打算过度开发玛丽,不过他确信,玛丽会永远对他保持着愿意和渴望色态度,不论西蒙斯先生对她如何。  完成这些事后,也差不多该回家了。洁西向罗恩吻别,其他女人也跟着照做。  罗恩非常享受这样的生活,他一路吹着口哨走回家。  罗恩对能力的学习速度开始变慢,他已经无法保持每天都有新的进展。现在差不都是每过一周才能学到点新东西。今天,他要好好完善一下昨天在会议中学到的技巧。  (嗯,让我想想,昨天我已经成功了控制三个人,但如果我想控制一大群人呢?那我该怎么做?)  罗恩想了一会儿,打算做个尝试。他正在上着英语课,老师正在讲着一词什么的无聊东西。  (嗯,我该让大家做什么呢?)  罗恩想道。  他本想让大家全都脱下衣服,但这样做风险太大。  (让我想想……噢,我想到了!)  学校的空调系统已经坏了好几天了。吹出来的风总是特别冷。罗恩决定尝试让大家感觉到冰冻般的寒冷。他开始集中注意力,将他的能力扩展到教室的每一个角落。  「所有这些介词……哎,教室里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冷。」  老师是第一个说感到冷的,但其实他周围的那些女生早已冻得发抖了。  「太棒了!嗯,还有什么?对了,从外面找个人进来看看他会不会有反应。」  罗恩向老师发送一条指令。  「唐娜,你去找一下马格鲁德先生,让他马上到这儿来,快点。」  罗恩很好奇,唐娜离开教室后是否会暖和起来。他本来可以检查唐娜的思维,但他担心一旦这样做了就维持不住冰冻指令的效果了。  唐娜很快就和马格鲁德先生一起回来了。一走进来,马格鲁德就缩成一团,教室里的温度感觉明显比走廊要低。  「见鬼,这儿真是太冷了,好吧,莫那格先生,你说服我了,我会尽快找技术人员来处理的。」  莫那格先生浑身哆嗦着:「那…那就这样,马…马格鲁德先生,不过现在该怎么办?」  罗恩觉得是时候停手了。他终止了冰冻的指令,但什么都没发生。  (噢,我该怎么办?先等等看……嗯,它为什么没有消失?我该怎么做才能让它消失?)  这时,罗恩注意到,在他的脑海中,他的指令就仿佛一张薄膜,被拉伸覆盖住了整个教室。他想象出一根大头针,用针像戳气球一样戳爆了他的指令。顿时,整个房间似乎变得暖和起来了「好了,莫那格先生,看起来空调已经关上了,我会去把整个系统全都关闭,立即让维修工人来修理。」  「谢谢你,马格鲁德先生。」  (没错,我也要感谢你,马格鲁德先生。感谢你没在我做测试之前就修好空调,让我有机会做这个测试。)  各种使用这种能力的念头从罗恩的小脑瓜里闪过,他知道他肯定会享受其中一部分的。  明晚是周末,同时也是高校舞会夜。到时会举行毕业舞会、低年级舞会以及今年新开始的二年级hop舞会。传统舞会全都在当地的宴会厅举行,而二年级的舞会则会在学校的体育馆举办。  多莱妮在让二年级拥有自己的年末舞会上出了不少力,而且她还要去看那些出色的舞蹈。她是一个人去的,没人觉得她会和他们一起去。罗恩觉得有点惭愧,他变得有些过于保护他的「大家庭」,他无法忍受别人对多莱妮做那些他已经做过的事情。多莱妮并不介意,但这只是因为罗恩「让」她不介意。不然她一定会一边哭闹着一边去的。  多莱妮吃完晚饭后下楼来,展示着她的连衣裙,把罗恩看得目瞪口呆。那是一件盖过她膝盖的白色礼服,低垂的领口展示着她傲人的乳沟。她做好了头发,化好了妆,喷洒着香水,浑身上下充满了诱惑的气味,她的脚上踏着一双高跟鞋,脖子上还挂着一根纤细的金项链。  一看到多莱妮,罗恩便迷上了她。对此时的罗恩来说,她此刻无比的诱人,无比的性感,无比的美丽,甚至比她一丝不挂时更动人。  多莱妮感受到了罗恩火热的目光,她嘴角露出了微笑。  「你喜欢么,罗恩?」  罗恩的感受对她来说无比重要。  「哦,是的,你看上去棒极了!多莱妮。」  多莱妮红着脸说道:「谢谢你,我的弟弟,我……」  正在这时,电话响了起来,多莱妮接起了电话。  「喂,哦,你好,皮德森先生……哦,不!我们该怎么……等一下,皮德森先生,你能等我几分钟吗?是的,先生,我马上就回来。」  多莱妮放下电话,走到罗恩面前,恳切地看着他的双眼:「罗恩,我能求你帮我一个重要的忙吗?」  「什么事,多莱妮?」  「你知道杰克吗?就是本来要在今天晚上给我们弄音响的家伙。他得了阑尾炎,现在正在医院。现在没人给我们放音乐了。我知道你会这个,你以前常常帮妈妈的小剧院弄这个……你能帮我去弄音响吗?就当是为了我,求你了。」  多莱妮祈求道。罗恩知道她是真心实意求他帮忙,他不想破坏多莱妮的精心准备的晚上。多莱妮已经急得眼泪都快流出来了,罗恩伸出手,轻轻提她擦干。  「当然,我当然会帮你,多莱妮。我可不想你的夜晚被毁了。」  罗恩凑过去给了她一个甜蜜的吻。她紧紧拥抱了他,然后站起来回到电话边上。  「皮德森先生?嗯,先生,我已经找到人替代他了。你还记得我弟弟罗恩吗?  对,先生,就是他,他以前就很懂音响设备……我知道您通常不想找一个八年级的……不,先生,我想我们已经没有太多选择了。好的,我会早点带他过来看一下设备。谢谢你,皮德森先生,再见。「  多莱妮转向罗恩:「皮德森先生让我说声谢谢。我们该走了,这样你可以先看看他们的设备。」  「好的,我要换身衣服或者带什么东西吗?」  罗恩不知道一个舞会的调音师该穿什么。  「不,不用,反正没人会看到你。罗恩,非常感激你能为我做这些。」  「不用客气,姐姐。妈妈知道了也会希望我帮你的。」  音响设备没有什么问题,和罗恩以前用过的差不多。罗恩大部分时间都在高校的舞池里徘徊。  (过几年这里就是我的学校了,到时候多莱妮就要升到高年级去了,到时候她只能参加高年级的传统舞会,希望这不会让她太难过。回头我得找个办法弥补她一下。)  罗恩徘闲逛路过厕所门口,看到周围没有人,于是就进了女生厕所。  (我以前从没来过这儿,真有意思,看上去很男生厕所也没太大区别,除了没有小便池,不过女生也用不上那玩意。)  离开厕所后,罗恩的脑子开始积极转动起来。他觉得这里也许是个让他测试新能力的好地方。今天的每一堂课,罗恩都使用了他的新能力,他摸索出了新的群体控制能力的极限。他知道了的哪些指令可以被用于群体控制,或者准确的说,是哪一类的命指令可以被用于群体控制。他觉得他已经准备好尝试风险更高的指令了。不过他还是很担心自己会被抓:他知道他可以让别人忘记他,但他毕竟只有十三岁,有些事情是他克服不了的。  罗恩回到健身房并开始调试音响设备。实际上,他只是需要在开头忙活一下,会有人上来说些话什么的。一旦舞会开始,控制好舞曲的音量后就没他什么事了,舞曲就会一首首自动往下播。  罗恩坐在那儿听完了整段的无聊废话。,确保每一个话筒被打开并且音量适中。他操作的每个步骤都有条不紊,毫无差错。  这样的状态很好,之前他还会担心在一大群十五岁大孩子面前会有些尴尬。  拥有能力的另外一个好处就是,他不会因为舞会进程的变化而手忙脚乱。每次在主持人宣布之前,他已经提前知道了。不管下面会有什么样的变化,罗恩总是能提前反应,主持人称他是这方面的天才。  当舞会开始的时候,罗恩在舞池周围徘徊着。他在跳舞的人群中发现了许多漂亮姑娘。他不介意认识更多漂亮姑娘。当然,很多漂亮姑娘都和大男孩在一起跳舞。不过罗恩觉得这和自己没关系,他们对他来说根本不是问题。当然这更多的只是想想,罗恩并没有真的去做什么,他只是用这个来打发时间而已。  他的幻想也有被打断的时候。他的姐姐带着皮德森先生、老师们及舞会策划委员会成员们的前来向他表示感谢。但大部分时候,正如他自己所期待的那样,都没什么人注意到他。  罗恩溜出了大厅,直奔厕所。当他经过厕所门口的时候,听到有女生在里面聊天。罗恩走进了男厕所,并开始集中精神力。他在脑海中想象出一个女生厕所,并用自己的指令覆盖住它。今晚,他用的指令和对他母亲使用过的指令差不多,不过稍微有点变化:在厕所里,将不会有任何人能看到他、听到他或感觉到他。  他将指令稳定住后,回到了走廊上。在迅速确定周围没人发现他后,飞快地走进了女厕所。  厕所里,两个女生一边聊天,一边在卸妆。她们都穿着漂亮的礼服,并且有着姣好的身材。罗恩掀起她们的裙子,定将双手按在她们的阴户上。这让他感到激动。在这里,他居然可以肆意抚摸女孩的阴户,而且这两个女孩他只是刚刚见到,甚至根本不认识。过了一会儿,两个女孩儿离开了,罗恩还站在那里继续等着。  没过多久,一个女孩走了进来,罗恩立即发现了他的目标。那是一个亚洲女孩,长相非常有亚洲人的特色。除了一处例外,她有一双深蓝色的、灵动的眼睛。  罗恩几乎迷失在她那双深蓝色的眼睛中,直到她过来照镜子时撞到罗恩才让他清醒过来。  女孩并没有察觉到,她的胸部擦到了罗恩的手臂。当罗恩视线往下的时候,他看到了一对完美的乳房:个头比一掌略大,形状完美,让人垂涎欲滴。  罗恩知道他必须得到这个女孩。  罗恩对范围控制的指令做了一些修改。从现在起,没有人能发现他或女孩中的任何一个。同时,他将女孩从范围控制的对象中移除出去。然后在女孩还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时,又再度控制了她。他让女孩站立不动不动,然后小心翼翼的脱掉了她的礼服。他不想把礼服撕坏或者弄皱了,不然就太明显了。  他将女孩推进了厕所的隔间,并将礼服挂在门后的钩子上。女孩没有带胸罩,所以她现在全身上下只剩下一条内裤。罗恩用舌头探索着女孩的乳沟,追寻着上面的气味。他用舌头搅弄着女孩的每个乳头,女孩发出愉悦的的呜咽声。  罗恩抬头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在罗恩看来,如果被他肏的女孩,他不知道名字,他会觉得很荒谬。  「御神子,我的朋友都叫我神子。」  「很好,神子。」  罗恩继续吸吮着,直到他觉得过瘾为止。轮座在马桶上,仔细盯着女孩看,将她的每一寸肌肤都映入自己的脑海中。他伸手将女孩的内裤脱下,并将它放在自己的口袋里。他叫女孩拉入怀中,嗅着她的女性气息,并且品尝着她的汁液。  (奇怪,她已经湿了。通常我要做到这样,得更努力才行。不过这并不重要……)  罗恩决定将他的前戏缩短,开始大餐了。  「神子,把我的衣服脱掉。」  罗恩站着不动方便女孩脱下他的衣服。女孩将他的衣服一件一件慢慢的脱下,叠整齐放在地上。  罗恩坐在他的座位上,让女孩跨坐到他腿上。当女孩照做的时候,他早已耸起的阳具,正好对着女孩的阴户戳了进去。当女孩在他腿上坐下时,他的肉棒也深深地埋在了女孩的体内。愉悦的神情从女孩的脸上升起。罗恩觉得这样做的感觉很不错,不过他还有一个问题。  「神子,你以前和其他人做过吗?」  「是的,他叫里克,我不喜欢他,他一点也不温柔。」  (她为什么会主动提供多余的信息?我根本么有让她说这么多。我想我只是碰巧遇上?……)  罗恩在其中发现了一些似曾相识之处,但当时他脑子有些混乱。  罗恩发现了里克,并且给他灌输了几个命令。这样他就不会注意到神子走了多久,当别人问起神子为什么不在时,他也不会觉得惊讶,也不会产生任何想要和神子跳舞的念头。既然神子觉得他不温柔,那他就绝不会让这个混蛋碰神子一下。  然后他的注意力重新回到神子身上。在他忙碌的时候,神子的屁股正在他的腿上画着圈,这感觉快让他发疯了。他让她的屁股在自己的胯间,缓慢而大幅度地起伏着。女孩的阴户又软又热,罗恩感觉肉棒被完全包裹住了。他尝试仔细体味每一次被包裹的新鲜感觉。不过,这已经越来越困难了,他感觉到发射的欲望变得越来越强。  渐渐的,神子屁股套弄的速度越来越快,最后,伴随着一声长长的低吟,她彻底瘫软了。只和罗恩的经验完全不同,此刻,神子软绵绵的倒在他怀里,丝毫没有力气。这确实让人有些恼火,因为罗恩还没发射出来。?他本想直接控制女孩的身体,但在下一刻,命运眷顾了他,正好他的姐姐走进了女厕所。他迅速将神子从怀里放下,让她靠坐在马桶上。  他走出隔间,站到多莱妮面前,并且将她从范围指令的影响中移除,然后掀起了她的礼服。多莱妮下面没穿内裤。罗恩喜欢她这样。  「罗恩,你在这儿做什么?」  多莱妮被吓了一跳,但她并不害怕,因为她知道罗恩不会伤害她。光是想着罗恩将要对她做什么,她就已经湿了。  「多莱妮,赶紧帮我救一下急。我的女伴把我丢下了。」  说着话,罗恩将肉棒插进了多莱妮体内,显然,多莱妮的身体做好准备了。  此刻罗恩毫无花巧的冲刺着,重重地撞击着他姐姐直到射出来为止。多莱妮没有高潮,不过他们都觉得这不重要。然后,罗恩很细心地提姐姐整理好衣物。  「谢谢你,多莱妮。你帮了我个大忙。」  多莱妮亲吻了罗恩一下,并拥抱了弟弟一下表示她并不介意,然后忙完自己的事情就走出去了。  随后,罗恩开始清理神子的身体,帮她擦去身上的液体,穿好衣服。他并没有意识到自己为什么有些烦躁。他知道自己可以不必这么做,他完全可以命令神子自己来做。但他就是喜欢这样,触摸她,爱抚她。尽管她还没清醒过来,但他就是喜欢触摸他的肌肤。罗恩意识到自己已经开始对女人的身体上瘾了。  「噢,这真是个不好的习惯……」  后面的舞会变得很无聊,至少对罗恩来说。  回到家后,罗恩用肉棒补偿了在厕所欠多莱妮的高潮,让她一脸幸福满足地去睡觉了。然后罗恩打算到母亲的房间去睡觉。走进母亲的房间,罗恩发现母亲已经醒了。  「在舞会玩得开心吗?」  罗恩的母亲问道。  「很好,挺有趣。」  而且我做到了,罗恩这样想到。  「多莱妮过的怎么样?」  「我觉得她过得不错,似乎整晚都挺开心」  「那就好,很高兴你能和你姐姐相处得这么好,这让我们家变得很快乐。这样就算老板给我加的活再多,我也能承受了。」  「她又加给你加活了?见鬼,现在大部分活基本都是你干的了。」  「嗯,她可不这么看。我觉得现在的工作压力有些太大了。」  母亲转过身子去,罗恩伸手揉着母亲的肩膀:「我知道该怎么让你放松……」  说着罗恩伸出手爱抚着母亲的胸部,母亲的脸上露出了笑容。  「满足多莱妮后,你还留了点精力给我?」  (可不是只有多莱妮……)  「我随时都准备好了让你快乐,妈妈。」  另一场热情激烈的性爱再度在他们母子间展开。  几周的时间过去了,离罗恩去营地的时间越来越近了。这段时间只发生了一件让人有些心烦意乱的事情。  「罗恩…」  「嗯,妈妈?」  罗恩最近一直在看生理学的书。  「我想我们有麻烦了。你的姐姐早上起来感觉有点想吐。」  (噢!)  罗恩甚至明白「晨吐」的含义。  (姐姐怀孕了。)  「我们该怎么做,妈妈?」  「嗯,我已经约了布朗医生,她是我的妇科医生。她今天就能见我们。我们现在就去,我想你也该一起去。」  「嗯,我觉得这是个好主意。」  罗恩想如果医生发现了孩子是谁的话,他可以在医生的脑子里做点手脚。  (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我们每次都做了保护措施……噢,不,不是每次,舞会那次没有,我们甚至都没想到这个。)  他们来到医生的办公室,医生走了进来。看到罗恩后,医生对桑德拉说道:「他该去外面等着。」  「不,医生,他需要呆在这儿,他能保持我们家的和谐,而且他需要在这儿听到我们说什么。」  「但查菲太太,我需要给你女儿检查身体。」  「她没什么东西是罗恩没见过的了。」  医生觉得有些难以置信,但她还是妥协了:「多莱妮,把你的衣服脱掉……」  (有意思,事情就是从多莱妮脱掉衣服开始的。)  医生完成了检查,做了验血。边上就是实验室,医生很快就拿到了检测报告。  「嗯,年轻的女士,看来你的确是怀孕了。现在,你该决定要不要这个孩子。」  「她要这个孩子。」  说话的是罗恩。他的语气让医生的反应很激烈。  「听着,你个小猪,现在是她做决定,而不是你。这也许是某些只顾自己爽的混蛋让她变成这样,你没有权利帮她做出判断,你只需要闭上你的……」  罗恩伸手给了医生一耳光。当罗恩站起来的时候,医生吓得连忙退了几步。  罗恩非常生气,因为他才是孩子的父亲。  「听我说,你这个愚蠢的婊子,不准你说我不关心我的姐姐,也不准提姐姐的事。也不怕告诉你,她怀的是我的孩子!」  医生大惊失色,但罗恩还在继续说着:「当她做决定的时候,她会询问我该怎么做。我会帮她解决麻烦。然后……」  此刻,罗恩深深地盯着医生的眼睛,她的脸上露出了那种熟悉的空洞。罗恩知道他此刻应该冷静下来,因为错误的代价太昂贵了。  「你将永远不能透露关于我们家的事,永远也不能提起我姐姐怀孕的真相。  你会很尊敬我姐姐,还有我。从现在起,你只能称我为先生,除非我另外告诉你怎么称呼。「  罗恩花了点时间,像在计算机上输入单词一样,将指令灌入医生的大脑。当他做完这一切,他再度坐下。  「好了,年轻的女士,你同意你弟弟说的话吗?」  「我们会留下孩子。」  多莱妮用询问的目光看向弟弟。她在弟弟那令人安心的眼神中看到了满满的爱。她将手伸向罗恩,罗恩握住了她的手。  在回家的路上,他的母亲问他:「罗恩,你为什么想要孩子?」  「没事的,妈妈,他是对的,我们会……」  罗恩用手止住了姐姐的话。  「妈妈,我信不过堕胎手术,它会让人大伤元气的。这件事确实很意外,但这件事迟早会发生的。而且,我和你做的时候一次都没有做保护措施,你知道的。」  「我知道,也就是说,你也会让我怀孕的,是吗。你想让我怀孕吗?」  「我不知道,但如果你怀孕了,我不会让你堕胎的。」  「好吧,罗恩。多莱妮宝贝,你确定你要生下这个孩子?」  在他们讨论的时候,多莱妮一直表现得很安静。  多莱妮试图搞明白自己是不是真的想要孩子。她依然依偎着罗恩,罗恩也依旧牵着她的手。她依旧看向罗恩的眼睛,然后她知道了自己的决定:「是的,妈妈,我要这个孩子。罗恩会照顾我的。」  终于,这一天到来了。6月十四日,这是罗恩要去营地的日子。格尔文先生已经到了。他们现在正在等洁西卡。桑德拉拿着一托盘的开胃酒放到桌上。这让麦可想起了什么。  「说起来,罗恩,你的计划实施得怎么样了?」  罗恩什么也没说,直接将手放在他母亲的屁股上。母亲转过头朝他微笑,并且紧贴着他坐到沙发上,凑过脸亲吻他。刚开始很轻柔,然后变得越来越激情,一直吻到喘不过气来才分开,然后在儿子耳边低语道:「我会想念你的。」  罗恩将手从他母亲的胸脯上拿开并说道:「我也会想念你的,妈妈,不过不用担心,只有八周时间而已。」  然后罗恩看向麦可并问道:「嗯,你觉得怎么样?」  「我觉得不仅仅是成功所能形容的。我甚至都不知道……」  这时门铃响了起来,桑德拉去开门,来的是洁西卡和他的父亲。杰西卡走到罗面前,因为父亲就在房间里的缘故,只给了他一个拥抱和一个短促的吻。  「嗨,洁西。」说着,罗恩站起来向她的父亲表示欢迎。「你好,西蒙斯先生。」  「你好,罗恩,我们可以谈两句吗?就我们两个。」  「应该没问题,我们还有多少时间,麦可?」  「不用担心时间,我们不到飞机是不会飞走的。来吧,洁西卡,让我们把你的行李箱搬到我车上去。」  于是麦可和洁西卡一起去了屋外,桑德拉则避到了厨房里。  「我能为你做什么吗?西蒙斯先生。」  「罗恩,我想知道几周前的那次会议究竟发生了什么?」  「哪次会议,先生?」  「就是你和洁西卡的老师,还有我太太参加那次。」  (他知道些什么?他会有什么样反应?)  「我想我不明白您的意思,先生。」  这时,本来一直阴沉着脸的西蒙斯先生,突然咧开嘴笑了起来。  「得了,你肯定做了什么,我从你的脸上看出来了,你撒谎的水平还不够好,孩子。我肯定那次会议发生了什么奇怪的事,因为我的妻子她……变了……她比以前更……注意……我的需要,你明白吗?」  罗恩当然明白,毕竟那是他植入的那该死的指令。然而他想知道西门斯先生究竟以为发生了什么事。  「嗯,我也这么觉得。但你为什么觉得,一定是那次会议上发生了什么?」  「因为一切都是从那次会议后开始的。我不能告诉你太多粗俗的细节,但我想你应该已经听过类似的东西。那天晚上是我们六个月以来第一次做爱,而且那天晚上还做了两次,她甚至没有拒绝我的进一步要求。这对她来说太不寻常了。  以前,我性趣太强的时候都会让她『头疼』……嗯,你懂的,我知道你懂的。现在,就我们两个人,你知我知,我想知道你究竟是怎么办到的。「  罗恩很高兴,他决定让他知道一点点真相:「你不会相信我所说的话。」  「好吧,我不会占你便宜的。告诉我,这样的状况能坚持多久?」  「永远,直到被我改变。」  「上帝,不!别改变它!我需要付出什么样代价才能让你不改变它?」  罗恩觉得有一个巨大的机会正摆在他眼前:「你愿意付出什么样的代价?」  「任何代价,我所拥有的一切,你想要什么我都给。」  「我想要你的女儿。」  「什么?我没明白。」  「洁西一直受着某种……和你的妻子一样的影响,她对我说她想要成为我的奴隶。」  「你的意思是奴隶?就是那种不管你命令她什么她都会照做的奴隶?」  「没错,她同意让我掌控她的人生。不过问题是,我们大多数时间都不在一起。这一直让她很不开心。我不想让我的奴隶不开心,只会让我也高兴不起来。  顺便说一句,这也是她为什么要跟我去营地的原因。因为她无法忍受连续八周都见不到我。「  「嗯,那我们该怎么解决这个问题?」  「最简单的办法就是让他搬到我这儿来。我们可以弄些协议什么之类东西,让大家都满意。不过她必须和我住。」  「嗯,只有玛丽和我的话,我们的房子就会空出来……罗恩,我想我们会解决这个问题的……」  「谢谢你,西蒙斯先生。我想你会得到你想要的。」  「罗恩,我想你可以叫我比尔。我想我们会成为好朋友的。」  「谢谢你,比尔。好了,我该走了,营地在召唤我了。」  「嗯,问题解决了。你也该出发了。」  ***********************************  ───────────────────────────────────  第二部第2章:夏令营  ───────────────────────────────────  经过短暂的飞行,随后又被豪车接送,一路的招待都奢华无比,正在罗恩和洁西有些头晕目眩的时候,他们发现已经到达了营地。他们穿过一道有三十英尺高的烟道墙的大门,墙体是由周围的很多大房间拼合在一起的,起码有二十英尺厚,而且上面还站着守卫。罗恩不禁用疑惑的目光看向麦可。  「别担心,他们只是防止别人闯进来,并不是要把你关在里面。总有许多好奇的人,特别是年轻人想要闯进来。我们已经厌倦了处理这种事情。周围的所有标志和警告都让我们看起来,像一个政府研究机构。」  下了豪车后,罗恩四处张望着。有几幢建筑散布在一块罗恩难以估算面积的巨大平地中。他们坐上了电动代步车,麦可开动了车子。  「整个建筑群坐落在四十英亩的土地上,你想知道的话,目前才走了四分之一英里,还在广场上。组建筑群包括宿舍、自助餐厅、体育馆,还有许多身体素质方面的训练场所,当然还有教室。你在这儿看到的建筑是主办公楼。你没必要去那儿,那是营地办公人员的工作场所。回头你会拿到一张日程安排表,内容基本上就是:起床,吃早饭,上课到中午,吃午饭。然后你有几小时休息时间。然后继续上课到傍晚,吃完晚饭后,还会有一节短课。你会有一些课外作业,当然还会有些实践机会。『上课』这个词听起来可能会让人有些误解。因为它听起来好像有很多学生在一起。而实际情况可能是,一个班根本不超过三个人。而且这还只是开始。因为这所学校完全根据你的学习状况来定制的,在这里,你没有同学可以用来比较,没有人可以让你超越,或者让你落后。当然,我并不希望你落后。现在还有什么问题吗?」  「我什么时候能够见到我的老师们?」  「没有『们』,只有一个老师,你很快就会见到他。明天你将开始你的课程。  今天你要和你的老师制定一个学习方向,以及选择你的测试对象。「  「我的什么?」  「你的测试对象。你显然需要有人来帮你测试各种指令。在你开口之前,对,我知道你可以选择洁西。但通常,我们会让你挑选两个测试对象。因为一些互相冲突的指令,无法由同一个测试对象来完成。当然,你可以在今天选择两个测试对象,或者你可以让洁西成为你的测试对象之一,你只需要再挑一个。这都取决于你。」  「我明白了,那附近有什么好玩的?」  「哦,这个地方我刚才还没说。就在那儿过去靠右边。那里的活动中心24小时开房,有各种娱乐设施,有游乐场、台球房、剧场,还有各种各样的东西,你有空的时候可以去那儿看看。」  「我想知道营地究竟在哪里?」  「这我恐怕不能告诉你。我能说的是我们是在新墨西哥州的某个地方,至于其他……嗯,那就是机密了。」  「我能问为什么吗?」  「这是一种预防措施,我们要保持低调,这样可以让人不知道我们的所在。」。  罗恩觉得有些奇怪,不过他并没有太在意。他问这些只是出于好奇。他知道他们不会伤害他。如果他们真想伤害他,那就不是现在这种做法了。  麦可带着他们径直来到一座体育馆前。  「有不少学生明天要开始上课了。所以我们今天召集大家到体育馆集合。来吧,让我们进去吧。」  他们走进了体育馆,罗恩看清里面的情形后顿时呆住了。体育馆里起码有上百号人,他们呆在体育馆的「各个地方」。大部分人都在随意走动着,而其中吸引罗恩注意的则是几个坐着的家伙。  (居然坐在天花板上。)  「这……怎么……」  罗恩惊讶得都说不出话了来了。  「哦,天啊,抱歉,罗恩,这是我们的疏忽。通常在开始上课前,我们不会让人看到一些异能。不过不幸的是,你并没有按照正常流程学习。通常,念动力是上课时学习的第一个技能。大部分人首先学会的是操控物体。而你似乎一直专注于控制人心,这是一种难的多的技能。其实用念动力坐在天花板上并没有什么难的,而且也不怎么实用。这三个家伙只是在炫耀而已。」  罗恩一边消化这些信息,一边尝试想象着自己可以顺着墙走到天花板上去。  麦可注意到了罗恩的尝试,并且纠正了他的错误:「不,不是这样的。他们不是这样上去的。让我来给你做个示范。乔瑟夫!乔,你下来这里,快点。」  坐在天花板上的其中一个男子推了一下天花板,从上面俯冲下来,并轻飘飘的落到地面上。  「我能为你做什么,先生?」  「乔,这是罗恩,他明天开始上课。罗恩还没学过念动力。我想让他见识一下念动力中……一种比较简单的应用。」  「你是怎么做到的?」  罗恩问道。  乔笑了:「你会了解的。它看起来很简单,不过在现实世界里真的没什么用。  我是说万一被他们看见你在飞,他们会吓坏的。「  「为什么不隐身?这肯定要比开车快,对吗?」  罗恩记得这个问题很好解决,但他发现他们两人却都盯着他看。  「怎么了?」  「罗恩,这里没人能把自己隐藏起来。这是不可……」  麦可的话突然停住了,因为他看到罗恩从他眼前消失了。一个空荡荡的声音响了起来:「你是说你做不到这样?」  「见鬼,你是怎么做到的?」  乔大叫起来。  罗恩再度现身轻笑着说道:「这只是我发现的一个小技巧。」  这时,罗恩脑海中感觉到一股推力,他四下张望,发现有陌生人正在盯着洁西卡看。  「打扰了,我有什么能帮你的吗?」  罗恩询问道。然后就见到洁西卡突然向陌生人走去。罗恩给她发送了指令让她停了下来,但不同的指令就像拔河一样在她的脑海里拉锯着。  然后陌生男子突然倒下了。站在他身后的的是一个黑衣男子,身高大约五英尺八英寸,肌肉发达,熊腰虎背,身穿一套连体战斗服,头戴一顶贝雷帽,帽子上有一个不太常见的徽章。刚才就是他将那个陌生男子踢倒在地,并且此刻正用愤怒的眼神盯着倒地的陌生男子。陌生男子转头看到黑衣男子,他的脸顿时变得煞白。  「詹姆斯,嘿,我很抱歉,我再也不会……」  「你他妈给我闭嘴。我已经警告你三次了,汤姆。我再也不想在你身上浪时间了。这次你自己去和委员会说吧。」  詹姆斯发出一个信号,很快就有两个穿着灰色制服的守卫出现。  「把他关到禁闭室去。」  两个守卫将他押了下去。詹姆斯则迎着罗恩走了过来。  「刚才的事很抱歉,有人没守我们的规矩。」  詹姆斯伸了手,他发现罗恩正盯着他看,就好像他是黑武士一样。  「我的名字是詹姆斯,我在营地负责纪律监管。请问你是谁?」  罗恩不断的发出感应,这让他十分敬畏眼前的这个男子。他很强壮,没错,但真正让罗恩敬畏的是他那显而易见的精神力。  「嗯,我叫罗恩,先生。」  「你不用称我为先生。这里并不是正式场合。我能看下你表单吗?」  麦可先生手上拿着罗恩的文档,詹姆斯看了之后显得很吃惊。  「他就是罗恩。查菲?」  「就是他。」  「但…他们让戴维当他的指导老师,但戴维可没资格教12级。」  「我只是服从命令而已,吉姆(詹姆斯的昵称),他们让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  罗恩看上去似乎有些被他们的谈话内容弄晕了,于是詹姆斯向他解释道:「瞧,罗恩,你已经会了我们要教的大部分内容。大部分人都是在5~6级之间徘徊。哦,我们用数字来简单区分念力等级,从一一直到无穷。而你的念力等级已经达到了12级,这是一个非常高的级别,甚至已经高过了他们给你安排的老师。  这在营地是不允许的。所以我们要给你找个新的指导老师。「  麦可这时插嘴道:「但是吉姆,我们找不到等级高到足够教导这孩子的指导老师。」  「你说的没错。我们最多能找到14级的,但这还不够高。我想我和皮特或许能接手这件事。」  「你?你可是有年头没干这个了。」  「我还没忘掉怎么教人。另外,这个孩子现在就已经这么出色了,要是八周之后会出色到什么程度?你以为随便找个个天赋者就能教得了他?」  「不,我想恐怕不行。这事你自己决定。我想我该走了,罗恩,祝你好运,詹姆斯会教你在这里该知道的一切。我得回去做我的日常工作了。祝你在这里过得开心。」  罗恩向麦可挥手告别,看着他转头离去,然后他看向詹姆斯,并且开始喋喋不休地向他提出的了一大堆问题。  「好吧,让我来给你解释一下。你已经听到了我们的不少术语,但我想你肯定没明白,让我一条一条解释给你听。念力等级的定义很简单:普通人的平均水平就是念力1级。它代表没有觉醒异能,以及非常微弱的念力。念力等级会随着你能力的增强,一直提升到18级。一旦到了18级,就意味着可以在世界的任何地方,做到绝大部分事情,甚至可以影响,世界任何一个角落的任何一件事。换句话说,站在这里,你却可以让斯里兰卡的一块石头滚上山。在18级前,念力等级都可以通过温和的训练和竞争提升。我知道你想问什么,我已经达到了46级。还没有一个天赋者,念力等级超过16级。我想你或许是第一个,因为你的能力非常强。」  「詹姆斯,大家都叫我天赋者,这是什么?」  「哦,对了,在营地里分有三个群体。我们称他们为天赋者,赐予者和控制者。天赋者是最大的群体,他们都是天生就有能力的人。赐予者是一个小群体,大概只有五十个人左右。这些人都是因为某些特殊事件而获得了能力。大多都是类似被闪电劈中之类的意外。他们没办法通过学习来提高,因为那些意外不可能一再发生。最后一个群体,控制者,它是最小的群体。事实上它只有三个人,而我就是其中一个。我们被称为控制者,是因为我们是通过学习真正掌控了能力。  这个群体是最强大的,因为我们认为有一种更为系统化的方法,来解开能力本质的奥秘。「  「你学习了多久才做到的?」  「二十年。我刚开始学的是武术。我在一所忍术学校学到了如何在精神上威吓敌人。这是最简单的心灵控制技巧,而且几乎所有人都能学。我们还不确定是否存在一些潜在的才能或别的什么,允许某些人通过学习去真正掌控能力,但它并不是普遍的现象。等我一下。皮特!到这儿来。」  皮特一路小跑过来,他穿着一条浅棕色的裤子,和一件T恤,并不像詹姆斯那样令人印象深。  「老板,我能为你做什么?」  「皮特,这是罗恩。查菲。我们将一起成为他的指导老师。」  皮特看看罗恩,随后终于有人注意到了洁西卡的存在。  「她是谁?」  「哦,抱歉,这是洁西卡,她是我的……奴隶。」  他还是会觉得有些麻烦,不过他已经越来越适应了。皮特和詹姆斯对看了一眼,似乎在无声的交流,罗恩觉得,他们真的在用某种方法交流。  「我们还不知道你已经获得一位追随者,罗恩。还真是让人佩服呢。好了,你跟我来吧,剩下的旅途对她来说可能会有些枯燥。皮特,你干嘛不带这位女士去看看他们的住处?」  洁西抓紧了罗恩的手臂,但罗恩轻轻地放开了她。  「洁西,跟皮特去吧,迟点我会来找你。你不如把我们的东西拿出来整理一下。」  「是的,先生。」  洁西跟着皮特出门去了,罗恩和詹姆斯则继续他们的谈话。  「在那个蠢货打断你之前,你说的那些,关于飞行和开车的话,你是对的。  但我想他们肯定会告诉你,飞在空中太容易被人看见。「  罗本隐身的时候,詹姆斯并不在这里。  「嗯,他们是那样说的。然后我问他们为什么不隐身,他们当时看我的样子很奇怪」  詹姆斯也在用那种奇怪的眼神看着他。  「你的意思是说,你可以将自己隐身?」  「没错,那并不困难,至少对我来说。你难道做不到?」  「从没试过,真的。我从没想到过。你得向我解释你是怎么做到的。不过这个可以迟点再说。」  这时,一群穿着白色连体服的人走进了体育馆。所有的指导老师都停止了交谈,直到有人示意他们继续。  「他们是谁?」  罗恩问道。  「那是委员会的人。他们就是营地的董事会,这里的重要决策都由他们来决定。」  「他们为什么穿身成白色?」  「不同的颜色代表不同的职责。老师们想穿什么就穿什么,委员会是白色,守卫则是灰色。」  「而你是黑色,那你是什么?我是说你的公司里的职务。」  「我是委员会唯一的特殊会员。所有的委员会成员都不能离开营地。这是他们成为委员会成员时就承诺的条约。然而,委员会发现有时候需要直接影响某些营地以外的事情。于是就有了我。我的工作就是帮委员会处理那些他们想关心又够不着的事情。简单来说我就是他们的麻烦处理器,如果你听得懂的话。」  「好吧,但如果你是为委员会的一员,那为什么不穿白色?」  「你有见过穿白色衣服来威慑别人的吗?」  詹姆斯轻笑起来。  「颜色也是人想象的一部分。而且我穿成黑色可以让我在这里变的更显眼,这样大部分人就会变的更老实点。当然,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我讨厌穿白色。」  罗恩也笑了起来。他们边走边谈,直到来到一间更小的建筑前。  「罗恩,这里是我们为实验对象准备的控制设备。通常这里都需要排队使用的。不过你既然是我的学生,我可以让你插一次队。你已经决定了让洁西卡成为你的实验对象?」  「我要是不选她她会觉得自己给我遗弃了的。那么我想我只需要在这再选一个就行了,是吧?」  「没错。你进去后可以慢慢挑,尽量选漂亮的,除非你在这方面有特殊的口味。在你训练的最终部分涉及到如何将实验对象变成你想要的样子,所以你不用担心她们现在是哪种类型。当然,这里面有些女孩就是那种下贱的母狗,如果你喜欢这种类型,你可以在玩弄她们的大脑和身体时得到很多乐趣。当然这都取决于你怎么选。好了,让我们进去吧。」  詹姆斯推开了门,在他们眼前的是一间巨大的房间,以及满屋子的女人。她们全都穿着衣服,而且全都很漂亮。罗恩不知道他该怎么选择。  他花了大约半小时时间,在房间里一个个看过去。最后他停在一个倚靠在墙上的女孩面前。  「你叫什么名字?」  「操你妈。」  「真是个奇怪的名字。看来你妈给你起名字的时候不怎么开心?」  罗恩轻笑道,他看到了詹姆斯充满笑意的目光。另一边,女孩的脸上充满蔑视和仇恨,她没有说话。  「我在问你的名字。」  这次,罗恩自己的声音多了一丝警告。他知道女孩感受到了他的警告,因为他从她的目光中看出:女孩开始变得恐惧。  「梅根。沃特丽。」  女孩的声音中充满了厌恶。这反而让罗恩拿定了主意。梅根大约高五英尺三英寸,有着一头红发和淡绿色的眼睛。如果不是阴沉着脸的话,她的嘴巴会很漂亮。她有着丰满的乳房,挺翘的屁股和纤长的大腿。她穿着一条牛仔裤和一件T恤,这样罗恩想起他姐姐的一些朋友。  「我就选她了。」  罗恩对詹姆斯说道。詹姆斯从文件夹中找到了她的档案。  「不错的选择。让我来看看:她的名字,她已经说过了,就是梅根。她今年18岁,是个被遗弃者,我们在大街上发现了她,她的父母以为她已经死了。她的来历很干净,而且是个黑户。我们重新编造了她的身份证明,而且当你有需要的时候我们可以随时改写她的身份证明。当你走进你房间的时候你会看到,除主卧套间之外,还有两个小卧室,是让你的实验对象住的,正好一人一间。我们现在就去那里,你可以让她呆在那儿。你是要给她做些限制还是想怎么处理她?她现在还有点叛逆。」  (跟着我们。)  罗恩给了女孩一个最基础的指令,让她像小狗一样跟着他们。女孩照做了,但一路上她都喋喋不休的咒骂着。  (闭嘴,在没和你说话之前你不准开口。)  女孩立即安静了下来。詹姆斯注意到了这一点。  一行人来到罗恩的房间。进去的时候,罗恩注意到房间已经被精心布置过了,房间里铺设着豪华的地毯,摆放着一张特大号的床,一张舒适的沙发,以及几张柔软的椅子。那张沙发引起了罗恩的注意,因为穿的很少的洁西卡正坐在沙发上。  看的还有外人,洁西卡伸手去拿她的外套,但却被罗恩拦了下来。  「别麻烦了,洁西,过来这里。」  詹姆斯一直监控着房间里的精神波动,他惊奇的发现罗恩没有对洁西使用任何能力。她已经是一个奴隶了。这代表念动力已经达到了非常高端的水准。这条信息十分重要,这将会影响罗恩究竟需要学什么。  「洁西,这是梅根,她将留在这儿和我们住在一起。你想住在哪个房间?」  「我不能和你睡吗?」  她撅着嘴问道。  「有时候可以,不过不能每天这样。你可以选个你喜欢的房间。」  洁西选了一间,然后罗恩指挥梅根进了另一间屋子,同时他自己也跟了进去,并给女孩下了一些指令,让她除了可以上洗手间并且必须马上回来之外,不能自己走出这个屋子。  然后罗恩自己又走了回来,向詹姆斯问道:「明天我要学什么?」  「嗯,明天将会完成你的一份能力测试报告,这份报告可以帮住我们评估你离开时进步的程度。到下午的时候,我们会开始教念力防御。」  「那是什么。」  「一种保护自己和他人不受念力攻击的能力。」  詹姆斯从罗恩的脸上看到了吃惊的表情。  「别担心,几乎没人会觉得自己需要这种东西。实际上它是我的发明。它是一种非常实用的技巧,它可以保护你不受邪恶念力的入侵。没错,是有一些邪恶的念力。好了,我得走了,你得自己一个人熟悉和习惯这里的生活。你知道餐厅在哪儿对吧?我会在明天上午九点来找你的。到时候见。」  在接下来几周里,罗恩学习了很多有用的东西。他学习了念力防御,学会了用念力控制自己的身体的自愈和康复。罗恩总是带着洁西或梅根一起上课。有一天,他学会了心灵感应,梅根那天刚好陪他上课。罗恩还没碰过梅根,她一直对罗恩的充满了厌恶。而洁西总是渴望讨好他,所以罗恩放在她身上的注意力就会更多。也不是说罗恩对梅根没有兴趣,他只是觉得他可以等到她的态度变得更好一点的时候。  今天是皮特给罗恩上课,说詹姆斯因为执行一个任务,在周末之前可能回不来了。  皮特放置了一个水晶在桌上,然后它神奇地自动移到了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