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校园春色  »  【逆伏之卧底高中】(04-06)【作者:小溪弯弯】加载中加载中
【逆伏之卧底高中】(04-06)【作者:小溪弯弯】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按照以下方法,记住本站永久域名!方便随时找到黄色网!避免走失!

网址格式:www.AV888+任意字母.com 例如:www.AV888a.com www.AV888b.com www.AV888c.com ...等等

字数:1009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四章黑吃黑  龙腾中学有多个校园团伙,以韦少迪为首的小地主团伙,是在下学期刚开学时新成立的。本来长得大马猴似的韦少迪,在学校是被欺负的角色,他哥哥叫韦少俊,中学没念完辍学混起了黑社会,实际一直是小马仔的角色。今年的春节后,韦少迪的哥哥韦少俊,忽然在道儿混明白了,在派所有了靠山罩着,手下有了一帮小混混,成了在龙腾街区有一号的人物。如此韦少迪在学校里,从被欺负的角色,变成了被巴结的角色,随即也组织起了一个校园团伙。  小地主团伙成立后不久,便成了学校收保护费的首要团伙,原来都是挨个找上门去威逼勒索,这次因陈先想出的那个主意,改为了叫人来「高四楼」的104宿舍交。实际陈先就是随口这么一说,但因为小地主的哥哥大地主,现在的名头在街面上更响了,由此造成意想不到的轰动效果。等到通知完了人之后,来了104宿舍交保护费人,远远超出了事先所想,且不少人是冲着拜码头入伙来的。  韦少迪成为土豪二代,就是幸福来的太突然,至今还没有适应,骨子里依然是个鱼贩子的儿子。这天傍晚忽然一大群拜码头的,且大多是以前欺负过他的,这小子在全无事先准备下,一时间更适应不了了,乐得鼻涕泡都快出来了,干嘎巴嘴话都说不了出来了。在陈先满脸得意的提醒之下,才急忙先接待起了来拜码头的人。  宿舍里挤满了人,整个乱成了一锅粥,我偷偷捅了下肖亮,伏在他耳边悄声说:「周末晚上,食堂正常开饭,这会儿正是打饭呢,没想到闹出了这么大阵势,没准儿哪个嘴快的,去打饭就跟你妈说了。所以吧,你最好别在这呆着了,万一你妈要知道了,再告诉你爸,你估计就有麻烦了。」  肖亮听完想了一会儿,很感激地冲我一点头,贴在我的耳边小声说:「木哥,谢谢你啦,你说得有道理,我还是先避避啦!正好我们班,今天的晚饭后,跟6班约战篮球,哪我和窦甄,先去食堂吃饭,完了去篮球场。迪哥正在忙着呢,我就不去和他说了,你帮我们说一下吧。」  窦甄和肖亮是一个班的,俩人整天在一块玩,肖亮又对窦甄耳语了几句,随后拉着窦甄挤出人群,两个人一块离开了宿舍。  韦少迪先接待完来拜码头的,这才开始收起了保护费。除了来了二十几个拜码头的,这次上门来交保护费的,远比之前挨个找上门去收时多,俨然觉得自己忽然成了向华强,这小子得意得北都找不着了,全没有留意到肖亮和窦甄离开了。  开始一个一个的收起了保护费,韦少迪抱着穿着暴露的王露,坐在摆在宿舍正中的椅子上,不时对哪个给的少的男孩又打又骂。王露下身穿着一条牛仔短裤,坐在了韦少迪的腿上,随应着对给的少的男孩骂着脏话,得意地连声咯咯浪笑着,不停地与韦少迪抚摸亲吻着。  保护费主要是要钱,也包括可以当钱的东西,如电话卡、游戏点卡等等。韦少迪的老爸是个拆迁土豪,他家里一点也不缺钱,但在学校里收保护费的学生,大部分都是家里有钱的孩子。  天快黑时才收完了保护费,这次勒索到的钱和东西,明显比之前勒索到的多,韦少迪数着大把的钱,更是得意得北都找不着了,连声夸着陈先出的这个主意好,以后收保护费就按这个路数来。  陈朝是团伙的另一个狗头军师,脸上露出了被失宠的表情,转着一对大眼珠子想了想,哈下腰对韦少迪说,高三5班的钱小柜,这个周末没来交保护费,之前的几周也没交保护费,应当将其找来要好好教训一顿。  觉得自己成了校园向华强,韦少迪听完顿时就怒了,马上吩咐陈朝,去将这个钱小柜找来教训。陈朝大喊着答应了一声,白了一眼陈先,得意地跑出了宿舍。  高三5班的钱小柜,外号叫潮州小乌龟,这孩子名字起的很有个性,长得更是脱俗超群。个头不到一米六,腿短脑袋小,还是个宅肩膀,脖子倒是挺长,平时半缩在里面,害怕时会将脖子整个缩进去,着急时挺长的脖子会全伸出来,怎么都让人觉得像乌龟。  等了没一会儿,钱小柜被陈朝找来了104宿舍,进门后赶紧向韦少迪解释,因为他和肖亮、窦甄是兄弟,以为已经算是迪哥的小弟了,所以就没有来交保护费。  韦少迪没等把钱小柜话说完,突然跳起来一脚将其踹倒在地,没头没脸照又狠踹了几脚,「操你妈逼的,你这只小乌龟,懂不懂规矩啦?你拜过码头了吗?是不是想借着迪哥的名号,在学校里骗财骗色啊?」  钱小柜捂着脸要继续解释,陈先和陈朝马上窜上前,对他又是一顿暴打,随后呵斥他跪在了韦少迪面前。  王露从韦少迪怀里站起来,扭着屁股向前走了两步,站到钱小柜面前,抬起一条丰满雪白的腿,用脚踩住了钱小柜的肩膀,朝钱小柜的脸上淬了一口吐沫,咯咯浪笑着说:「小乌龟,你是不是贱鸡巴痒了,有没有女朋友去肏,故意要找点苦头儿吃,让自己爽一下啊?」  陈先急忙随声附和道:「露姐说得对,这只小乌龟,竟然敢冒充迪哥的小弟,我看他就是想找收拾!」  陈朝见韦少迪掏出了烟,急忙给帮老大点上了烟,转过身看了看跪在地上的钱小柜,得意地坏笑着说:「小乌龟,既然你是故意想被教训,哪今天就让迪哥,先帮你好好享受一下,用嘴巴当烟灰缸有多爽!」  钱小柜听了下意识一捂嘴,急忙又拿开了捂住嘴的手,连哭带嚎地哀求了起来,「迪哥,不要……不要……我知道错了,这个周末从家带来的钱,我都找别人买传奇账号了,下个周末从家回来,一定先把钱给迪哥送来……」  陈朝跳到了钱小柜的背后,用双手拽住了钱小柜的两条胳膊,用双脚踩住了钱小柜的两条小腿,强迫钱小柜笔直着上身,跪在了韦少迪面前的水泥地上。陈先窜到钱小柜身体左侧,用左手从后面抓住头发,用右手狠劲捏住了两腮,强迫钱小柜张开了嘴。  韦少迪夹着一根烟,翘着二郎腿,坐在钱小柜面前的椅子上,不停地向钱小柜的嘴里弹着烟灰。钱小柜被烫得连连叫痛,但被陈先狠劲捏住了两腮,只能是被迫张开着嘴,叫也叫不出太大声来,只能是像狗似得不停吐着舌头。  韦少迪抽了半根烟,突然将剩下的半根烟,烟头朝前,扔进了钱小柜的嘴里。钱小柜被烫得直翻白眼,本能地要吐出来,陈先抢先捂住了他的嘴,又在他的肚子上顶了两膝盖,强迫他咽下去了被扔到嘴里的烟。  「哈哈哈……」韦少迪得意地一阵大笑,从椅子上站起来,伸手解起了裤子,「操你妈逼的,你这只小乌龟,当个烟灰缸都当不好,正好迪哥来了尿了,哪就再让你当个马桶吧!」  「行啦!」我突然喊了一声,站起身对韦少迪说:「肖亮和这个小乌龟,常在一块玩,把他欺负得太惨了,肖亮面子上肯定挂不住。」  钱小柜听我这么一说,急忙哭嚎哀求地表示起了,下次一定加倍交保护费,我又踹了他一脚,趁势冲他暗使了个眼色,钱小柜急忙连滚带爬地跑了出去。  保护费收完了,最后的一项内容,当然是分赃啦。韦少迪刚才收保护费时,俨然将自己当成了向华强,等到了开始分赃时,瞬间变成了葛朗台。  这个周日的傍晚,收到的保护费远比之前多,光钱就收到了一万多。韦少迪给了他的女朋友王露一千,将剩下的钱全自己揣起来了,分给了陈朝、陈先各一张100面值的电话卡,分给了我两张30面值的Q币充值卡。陈莎莎、窦甄、肖亮没在场,韦少迪干脆就装起了糊涂,省下了分给他们三个的那份。  王露分到了一千块钱,说肚子饿了要去吃晚饭,拿着钱先离开了104宿舍。韦少迪本来是要与王露一块离开,要出门时问起了肖亮去哪了,我摇了摇头说不知道,陈朝和陈先也说不知道,随后我推门走出了宿舍,韦少迪跟在我后面也走了出来。陈朝和陈先就住在这间宿舍,打扫起了扔了一地烟头的宿舍,没有跟着我和韦少迪一块出来。  我先走出了「高四楼」的东楼门,韦少迪紧跟着也走出了楼门,正要喊还没走出多远的王露,不由自主地伸手捂了一下裤裆,转身又跑回了楼内去上厕所。  「高四楼」从中间封闭性隔成了两部分,东半边住的是男生,西半边住的是女生,由此厕所是在楼道的最西段。  韦小迪一溜小跑进了厕所,站在小便池前解开了裤子,哼着歌撒起了尿。一泡尿快要尿完时,我右手握着半块砖,突然出现在了他的背后,一砖头将其拍晕在了尿池里。  「你奶奶个纂儿的,在这个破学校,当了半年多的卧底,任务不知道,目标也不清楚,生活费还得自己解决。老断大哥,您在天有灵,杨子荣混到我这份儿上,也得来个黑吃黑,卧底也得吃饭嘛,再说我这也是为了完成任务……」  我在心里面恨恨地胡乱嘀咕着,拉开韦少迪挎在肩上的书包,翻出装着钱和各种卡的手包,又翻出来这小子的钱包和手机,撸下来手腕上的高档电子表,摘下来脖子上的金链子。  翻光了这小子身上的所有值钱物品,我觉得还有些不解恨,索性抽下来韦少迪脚上旅游鞋的鞋带,用鞋带捆住了这小子的双手、双腿,又从墩布上扯下来几条烂布,塞住了这小子的嘴,随后将昏迷中的韦少迪,脸朝上顺着踹进了尿池子里。  一楼的窗户安装有铁栅栏,厕所是被学生们作为了便捷通道,中间两根铁条间的空隙,被掰大到了轻松能穿出人。我从里面顶上了厕所的门,打开水龙头洗了手,顺窗户跳了出去,快步穿过了校园北面的操场,翻墙跳出了校园。  有日子没敞开吃肉了,我找了一家东北菜馆,要一盆猪肉炖粉条,敞开地大吃了一顿。韦少迪的真皮手包里,有一张刚勒索到的网吧会员卡,是一家名为「皇鑫」网吧的会员卡,这家网吧离学校稍微有些远,关键是条件好价格贵,我半年多里只去过两次。今晚能去这家网吧敞开玩了,我吃完饭出了饭馆后,直接来了这家皇鑫网吧。  03年时,到网吧上网远没现在这么严。那时的网吧会员,其实就是账号、密码,无需绑定身份证,有些高级网吧的实物会员卡,实际也是这个性质,弄出多种面值的会员卡,是为了招揽顾客,买的会员卡的面值越大,上网的价格优惠得越多。  我到了这家皇鑫网吧,坐到了视频聊天区,先偷偷地拔掉了摄像头插头,随后登陆上QQ之后,与在网上认识的一位熟女媚聊起了天,而我在网上认识的这个熟女m,正是肖亮的妈妈。             第五章美妈的汇报  我和肖亮的妈妈,在QQ上打字聊了一会儿,随即习惯性地连上QQ语音,我依然是打字,肖亮的妈妈改为了语音说话。  肖亮妈妈语音说:「你周五周六晚上都没上网,怎么周日的晚上反而上了啊?不用去看着学生们啊?我是在高中的食堂上班,晚饭后就下班没事儿了,你是在大学当辅导员,相当于班主任,晚自习应该去班上看着啊?不要因为陪我聊天,就逃课不上班哦!」  我打字道:「你当大学是高中啊?学生上不上自习,在大学是自愿的,图书馆、阶梯教室去哪都行。大学辅导员,类似班主任,但远没有高中班主任权力大。就像是咱俩这样,我只是你的sm辅导老师,不是你的主人,只能建议你该怎么做,没权力命令你要做什么!」  肖亮妈妈语音说:「我知道大学没高中严,是怕你为了陪我聊天,耽误了上班。唉……人家能考上大学的孩子,也用不着老师管,像我儿子这样的,别说老师啦,我和他爸都管不了,说他的时候,行行行是是是,说完了转过身他就忘了。嗯……怎么又说到这茬儿了,唉,发愁孩子考不上大学,我都快做了病啦!」  我打字道:「哪就别说这个啦!我周五、周六为什么没上网,你其实心里知道!今天上来就是问问你,这个周末,你和你的那个王总,第一次现实见面,怎么一个经过,感觉好不好啊?」  肖亮妈妈语音说:「我知道的,我吃完饭就坐电脑前了,就是等着向老师汇报呢!刚才跟老师哪么说,是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嘛,也真是不想老师耽误工作。老师在sm的事情上,帮着我懂得了很多,我这次终于迈出现实的第一步,正是因为有着老师的帮助,而且在见王总之前,有老师的事先提醒,我第一次见主人,总体是很满意的……」  我打字插言道:「行啦,行啦,你别捧我啦,赶紧说正事吧!」  肖亮妈妈语音说:「按老师事先教我的,我周五晚上见到了王总,说他大老远飞来见我,应该我请他吃饭,见面后是先请他吃饭去了,去的是我提前找好的饭店。老师预料的很准,我和王总吃完了之后,是他抢着结的账。老师事先告诉了,见面后该这么做,非常有道理!第一次现实见面嘛,我刚见到他,确实挺紧张的,先去吃了一顿饭,面对面聊了两个小时,我逐渐就不怎么紧张了,关键是面对面接触过了,觉得他为人挺不错的,在网上说的那些,都不是假话,我才跟着他去开房的。」  我打字道:「既然跟人家去开房了,你肯定是被调了吧?给老师详细说说,他怎么调的你?」  肖亮妈妈语音说:「刚进房间,我又变得很紧张了,开头真的没记住。当然是他主动的啦,第一次主要是和我做了,哦……按老师的要求,应该说是先把我肏了……啊……老师你好坏啊,这么说好丢人……不过,说得直白粗俗一些,我确实觉得很有感觉……」  我打字问道:「你和他在网上聊的时候,是叫他爸爸,见面后他开始肏上你了,让你叫爸爸了吗?」  肖亮妈妈语音回答道:「开始没有叫,网上和现实不一样嘛,我开始叫不出口,后来肏过了,我就叫他爸爸了……具体从什么时候,开始叫了他爸爸的,我真的记不清楚,刚才说了,我很紧张嘛……」  我打字道:「嗯嗯,我懂得!好啦,你接着说,他肏你的过程吧!」  肖亮妈妈在语音里,继续讲述道:「我开始能记住的,是我撅着……撅着大屁股,趴在床上,王总在后面,用他的……用他的鸡巴,肏我的下面,哦……是肏我的逼……开始我们都没说话,做到都有了感觉,王总就开始辱骂我了,骂我是骚逼、母狗、贱婊子,然后又让我说这样的话……我开始当然说不出口啦,他就打我的屁股,但没等我能说出来,他就射了……」  稍微沉默了片刻,肖亮妈妈在语音里接着说:「因为他是主人嘛,所以第一次肏完我,王总是想射在我嘴里,并且让我……让我把他的精液吃了……你知道的,我既不太喜欢玩这个,也不是太接受……王总见我真做不到,就射在了我的脸上,是让我跪在他面前,射在了我的脸上……」  我打字道:「这个王总的鸡巴,大不大,厉害不厉害?我知道你,没见过几个男人的鸡巴,拿你老公做参照。」  肖亮妈妈语音说:「老师,你太坏了!嗯,我老公的……的鸡巴,没有王总的大,但差不太多……王总的鸡巴,没有我老公的硬,但他比我老公……比我老公会玩女人嘛,从这方面来说,算是比我老公厉害吧……」  我打字道:「王总肏完你第一次,肯定又肏了你第二次吧。第二次应该有了sm内容,但不会太多,主要还是肏你的,你长得诱惑还气质,男人见了都想肏你,你又非常有亲和力,虐你一般人真下不去手。我说的没错吧?而且,王总第二次肏你的时候,应该是肏得你的屁眼,我说的也没错吧?」  肖亮妈妈语音回应道:「啊,老师,你真是太厉害了,全让你猜到了,就跟被你看到了似的!嗯……是的,王总又……又肏了我第二次,还是主要肏的我,没怎么玩调教,而且……而且是肏得我的屁眼……」  有着m倾向的女人,讲述自己被肏的经过,会因此感觉到了强烈的兴奋。肖亮妈妈刚说完了,与这个王总第一次做的经过,不由自主发出了细微的呻吟声,借口要去小解暂时关了语音。  肖亮的妈妈应该是想清醒下再讲述,可能是去卫生间洗澡了,我靠躺在宽大的沙发里,下面硬邦邦地等了好一会儿,肖亮的妈妈也没发过来语音请求,我顺手先点开了一部网吧电影。  正在这个时候,忽然肩膀被人从后面拍了一下,吓得我一激灵,直接从沙发里跳了起来,扭过头去一看,笑嘻嘻站在我后面的两个人,一个是窦甄,另一个正是有着强烈淫妈欲的肖亮。  幸好刚才与肖亮的妈妈,暂时中断了语音聊天,我暗自长舒了一口气,急忙问肖亮和窦甄道:「你们俩咋来这了,平时你俩砍传奇,不是都在校门口的网吧吗?」  肖亮一摊手说:「我和胖墩儿,本来是去的那家网吧,但今天去的有些晚了,到时机器已经全订出去了,只好来这里包宿啦。」  扫了一眼左右两边的沙发空着,我指了一下东侧的传奇区,「我玩会儿就回去啦,你俩是包宿砍传奇,马上9点了,快先去吧台,把包宿开了吧,玩传奇的人很多,别一会儿传奇区没位子了。」  03年时,热血传奇,尚是最火爆的网络游戏,那时玩传奇的人非常多,有的规模大的高档网吧,设有专门的传奇游戏区。  这家皇鑫网吧的传奇游戏区,与视频聊天区东西紧挨着,中间只各了一条狭长的过道。肖亮和窦甄去吧台开了包宿,随后直接坐到了在传奇区开的位子,肖亮坐的位子紧挨着西边的过道,与我坐的位子不到五米远。  肖亮刚坐到了过道东侧的电脑前,他妈妈便给我发过来的语音请求,在肖亮妈妈继续讲述被人肏的经过之前,我情不自禁地侧脸看了一眼,坐在东侧不远处的肖亮。              第六章继续讲述  再次连上了QQ语音,肖亮的妈妈接着前边的内容,在语音里继续讲述道:「做过了一次后……不是,是王总先肏了我一次后,我们洗完澡休息了一会儿,他就是又……又玩上我了……第二次主要也是做的,开始算是正式调教起了我……你知道的,我能且喜欢被玩后面,哦……是喜欢被玩屁眼,王总当然也知道了……所以,第二次开始肏之前,他调教我的主要内容,是玩我的屁眼了……」  我打字插言问道:「王总来见你,带着工具来的?应该没有吧?」  肖亮妈妈语音回答道:「是的,没有!因为是第一次见面,那些东西在飞机上,也不方便带,王总没有带玩的工具,只给我带来了几套衣服,是为了玩时穿的,但带来的衣服,都不是sm感觉的……」  我打字插言道:「衣服的事,待会儿再说,你先接着刚才的说!」  肖亮妈妈语音说:「好的!王总在第二次肏我之前,把宾馆房间的一根火腿肠,剪掉了一端的毛尖,套上了一个避孕套,当做是肛门塞,先插到了……插到了我的屁眼里……然后用浴袍的带子,当做狗链,栓到了我的脖子上,牵着我在房间的地毯上爬,一边辱骂着我,一边手打我的屁股,让我在房间里,爬了有十几圈吧……等屁眼塞得差不多了,他就让我跪在床上,开始肏我的屁眼了……」  肖亮妈妈接着说:「啊……王总的那个,哦,是他的鸡巴,比我老公的大了些,但他比我老公大了五岁,那个不是太硬,即使涂了润滑油,还是花了好长的时间,他才把那个……哦,是鸡巴,肏进了我的屁眼里……然后王总站在床下,让我撅着大屁股,趴在床上,牵着挂在我脖子上的带子,一边辱骂我,一边肏我的屁眼……因为插入时,用了挺长的时间,他没肏太长时间,就射出来了……」  我急忙打字问道:「他第一次射的时候,就想射到你的嘴里,第二次有调教感觉了,第一次还没如愿,所以第二次射,肯定射你嘴里了吧?」  肖亮妈妈语音回应道:「是的!王总第二次射的时候,是让我跪在了地上,对着我的脸射的,但这次不是射在了脸上,是射到了我的嘴里,并且……并且命令我吃下去了,他射到我嘴里的……精液……你知道的,我不喜欢吃那个,以前我老公射在我嘴里过,但从来没让我吃过……可是,既然是做了奴了,也只能服从啦……吃完我差点吐了,还好马上去了卫生间,又是漱口又是刷牙,才没有呕吐出来……」  我打字问道:「周五的晚上,王总肏了你几次?」  肖亮妈妈语音回答道:「周五的晚上,王总又肏了我第一次,之后就没有再做。他是快晚上了才到的深圳,见面后又是先吃了一顿饭,才去的宾馆开房,到房间已经11点多了,做了两次之后,已经是后半夜了,他路上也挺累的,我们就一起睡了。」  我打字问道:「周六的白天呢?你是一直在宾馆了,还是中间回家了啊?」  肖亮妈妈语音回答道:「第二天的上午,不到八点中吧,我先起床回家了,王总自己留在了宾馆。你知道的,我老公最近两周,都出车不回家,我周末也不用上班,但我儿子周末会回家,我儿子周五晚上没回家,周六中午回的家,吃完中午饭就又去学校了,说是要补课,晚上和明天都不回来了。唉,他说是去学校补课,肯定是去网吧打游戏了……」  肖亮妈妈在语音里,突然扑哧一声笑了,「唉,让儿子给愁的,我真是做了病了,又跑题到这了!」  重新找了一下感觉,肖亮妈妈接着说:「周六的中午,我儿子走了后,我就又去了宾馆。我是吃过午饭去的,王总刚刚起床,就先出去吃了午饭,然后我陪着他逛了逛深圳,又在外面吃了晚饭,等回到宾馆时,已经快半夜了,都逛得挺累的,简单亲热下就睡了。王总周一早上要到单位上班,提前订好的机票,是周日下午四点的,机场离宾馆挺远的,所以中午就退房了,我也不方便去机场送他,退了房我就直接回家了。」  肖亮妈妈在语音里,最后又总结道:「我和王总第一次见面,说是在一起呆了三天,实际就第一个晚上,算是真正地做了两次,之后的两天,做也没正式做,调教就更没有调啦!不过,总体感觉还是挺好的,王总这个人也挺好的,不是那种只是到自己满足的男人,当然这要感谢老师你,提前告诉了我很多注意事项。」  肖亮妈妈做了番总结,随即又补充道:「对了,第二个晚上,就是周六的晚上,我和王总逛街的时候,他找了一家情趣用品点,买了很多sm类的东西,有玩sm的各种工具,还有好多件情趣内衣。买完后全都没用上,飞机也不便带这些东西,连同他给我带来的那些衣服,全让我拿回家了,装了满满的一大包。」  听肖亮妈妈说完这条补充内容,我情不自禁地联想到,肖亮在周日的傍晚前,偷了一条自己妈妈的蕾丝内裤给了韦少迪。  想到了这件事,我心里面不由自主地一动,合计了一下言词,打字问道:「今天你是几点到家的?你老公肯定回不来,你儿子回来了吗?我觉得这事儿吧,你还是谨慎点儿好。即使你儿子周六没回家,你毕竟周六晚上没在家里,所以关于这一点,你最好是提前,考虑一个合适的说辞。」  肖亮妈妈语音回应道:「老师,你想的太全面了,你要是不提醒,我还真没想到这一点。不过,应该没事的!今天我是下午1点来钟,回到的家里,周日的晚上,学生都回校了,要在食堂吃完饭,我是要上班的,所以放好了那些东西,我就去学校上班了,到学校不到下午3点,傍晚在食堂见到我儿子了,他说傍晚他们班打篮球,吃完饭就去篮球场了,我问他补课的事了,他没正面回答玩,但感觉周六晚上他没回家。」  错以为我是吃醋了,肖亮妈妈语音回答完,急忙又解释道:「老师,我说的都是实话哦,我和王总第一次见面,说是在一起呆了三天,其实真也没怎么玩。你明白的,第一次现实见面嘛,我中间又回了一次家,本来时间就挺紧的,弄得更没多少玩的时间了。」  我这时想到的,其实是肖亮偷的自己妈妈的那条黑色蕾丝内裤,有可能是那个王总买给她妈妈的。  快速合计了一下言词,我打字对肖亮妈妈说:「王总给你买的东西,你可要藏好了啊,别让你老公发现了。」  肖亮妈妈语音回应道:「谢谢老师提醒。我把sm工具,都藏在柜子最下面的抽屉里了,那个抽屉平时很少开,而且是带锁的,钥匙我也藏起来了。我老公经常不在家,回来也从来不做家务,不会去开那个抽屉的。那些情趣内衣,我放在我的衣柜里了,本来我就有这样的衣服,平时自己也会买,我老公即使看到了,也不会怀疑什么的。」  肖亮妈妈接着说:「王总给我带过来的衣服和鞋,确实是准备玩时穿的,但都不是情趣的那种。其实这是老师你的主意了,没有让我告诉王总,我是在学校的食堂工作,是说的我是中学的老师,这样王总和我聊天的时候,经常说让我穿短裙、高跟鞋的那些话,所以他给我带来几件这样的衣服。带来的几件衣服,有一件旗袍,三件性感款式的短裙,高跟鞋对应的有四双,当然都是跟挺高的那种啦。都是能穿着出去的衣服,随便放在衣柜里就可以啦!」  我听完想了想,刚才纯属多虑了,肖亮偷的那条黑色蕾丝内裤,即使是那个王总买给她妈妈的,也不会因此出什么问题。  这个忧虑不存在了,我打字道:「对了,你跟王总现实见面前,为了先和他视频互相看看,不是买了摄像头嘛,哪你现在就穿上,王总给你买的这几件衣服,视频让我看看吧!哦,对了衣服有好几套呢,哪你就穿上,那件旗袍吧,我觉得你穿旗袍,一定非常性感气质!」  肖亮妈妈语音回应道:「老师的要求,我当然是会答应啦!可是吧,我买回的摄像头,不知道怎么搞的,插上了视频不了,见面前和王总也没有视频成。唉,看来没文化真不行,我真是搞不明白,只能是明后天,找个懂电脑的朋友,帮忙给弄一下啦!老师,我真的没有骗你哦,等我把摄像头弄好了,一定穿上那件旗袍,好好地给老师欣赏!」  03年时,网络视频,尚且属于高科技,那时在网上发照片,还需要用扫描仪先扫入电脑中。不得不感叹,进入21世纪之后,科技发展真是快。  我打字回应道:「哪就等你弄好了,再穿上给老师看吧。马上10点了,学校的机房,10点就关了,我得下了,你这个周末过得,肯定是挺累的,也早点休息吧。」  结束了与肖亮妈妈的网上聊天,我先关了QQ,又下了网吧会员,站起身看向旁边的肖亮和窦甄,正在全神贯注地打着传奇,我在心里面坏笑着嘀咕道:「嗯,看来被我泡在尿池子里的小地主,这会儿还没有被人发现。」  我走过去站到肖亮和窦甄的身后,一边看着他们两个打传奇,一边和他们两个聊着天,过了大概十五分钟,肖亮的手机响了。  两只手正忙着腾不出来,肖亮让我帮他掏出手机,看了一眼来电号码,肖亮急忙接了手机,随即脸色就变了,放下电话后对我和窦甄惊叫道:「坏了,出事啦!迪哥被人打了,抢光所有东西,还被捆住堵上嘴,泡在了小便池里,被泡了好几个小时,刚刚才被人发现。电话是阿三打来的,迪哥正在被送去医院的路上,阿三让咱们赶紧过去。」  三个人急忙跑出了网吧,我既没紧张更没着急,在心里面嘀咕道:「哼,这才是垫场戏,正戏还没开始呢!小地主、大地主,你们哥俩的嚣张日子,这就都到头儿啦!」              【未完待续】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友情链接: 澳门威尼斯人官方注册 威尼斯人会员注册 澳门威尼斯人正规网站 威尼斯人百家乐网站 威尼斯人娱乐网站在线 正规网络博彩公司 澳门赌场威尼斯人 威尼斯人赌博网站 澳门威尼斯人赌博 威尼斯人百家乐 澳门威尼斯人最新网站 澳门威尼斯人网上赌场 澳门正规网络博彩 澳门新威尼斯人娱乐场 威尼斯人网上娱乐场 澳门威尼斯人网址注册 威尼斯人娱乐官网 威尼斯人手机网站 澳门威尼斯人线上网址 澳门威尼斯人赌博网站 澳门威尼斯人娱乐平台 线上百家乐游戏 威尼斯人线上赌博平台 澳门威尼斯人注册网址 威尼斯人娱乐网址 澳门威尼斯人注册 澳门正规赌博平台 澳门正规网上博彩 威尼斯人官方网站 威尼斯人娱乐场网址 澳门威尼斯人赌博平台 威尼斯人娱乐平台 澳门威尼斯人官方平台 威尼斯人娱乐场平台 正规网上博彩公司 澳门威尼斯人手机网站 威尼斯人线上赌博网站 线上百家乐 网上真人百家乐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游戏 威尼斯人手机注册 澳门威尼斯人赌博网址 澳门威尼斯人官网在线 正规赌博网站 澳门正规网络博彩公司 威尼斯人备用网址 线上赌博平台 澳门威尼斯人网站 威尼斯人赌博网址 正规网上博彩 真人百家乐 威尼斯人最新网址 威尼斯人手机网址 澳门威尼斯人博彩 威尼斯人赌博平台 威尼斯人网站 澳门威尼斯人赌场官网 澳门威尼斯人娱乐场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注册 澳门威尼斯人正规官网 威尼斯人正规网站 澳门威尼斯人手机注册 正规赌博网址 线上真人百家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