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校园春色  »  【女教师之噩梦重来】(04)【作者:jdsc】加载中加载中
【女教师之噩梦重来】(04)【作者:jdsc】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按照以下方法,记住本站永久域名!方便随时找到黄色网!避免走失!

网址格式:www.AV888+任意字母.com 例如:www.AV888a.com www.AV888b.com www.AV888c.com ...等等

字数:467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四章  驴哥的目光迅速聚焦在张月娥的下体,那里的阴毛浓密整齐,黑得发亮,阴毛的尽头就是他梦寐以求的美穴,两片阴唇肥厚地紧闭着。驴哥俯下身去,用手扒开张月娥的双腿,把头埋进她的胯下。  「不要啊,求求你……」张月娥祈求着。四下里一片寂静,她的哀求声虽然微弱,但却更显得响亮,尤其是更加激发了驴哥的淫欲。他伸出舌头,先在阴唇的外围舔了几下,由于张月娥昨晚很用心地清洗自己的身体,那里还散发着一股女性特有的体香和沐浴液的混合气味。  驴哥的舔舐弄得张月娥下半身抖动了一下,随后他用力将舌头使出力道,分开了张月娥的阴唇,在阴道口处吮吸了几下,随即向上一钩,直接触碰了一下张月娥的阴蒂。  这下张月娥的反应更大了,不仅连续发出了几声「嗯,嗯」的呻吟,还从阴道口流出一些透明的爱液,驴哥马上把嘴凑上去,将爱液全部吸进嘴里。  他根本不觉得卫生不卫生,只认为像张月娥这样一个冰清玉洁的处女,即便被自己开了苞,但毕竟自己是她的第一个男人,她的一切还是纯洁的,而且是仅仅属于他的纯洁。  要想真正的占有她,那就必须不断地入侵她的身体,或者说的更露骨些,就是要不断地玩她、干她,甚至可以说糟蹋她,让她从生理到心理都完全屈服于自己,彻底丧失她自视甚高的那些资本才行。  驴哥再次压在张月娥的身上,阴茎摩擦着她的阴部,胸脯挤压着她的乳房,一只手摸着她的前额,一只手搂着她的腰身,开始对她进行舌吻。  张月娥一开始还是做了些反抗,不断地扭头躲避。于是驴哥腾出另一只手,两只手固定住张月娥的头,笑着说:「张老师,刚才你下面的味道真是不错啊,还留了那么多的淫水,我倒是吃了一些,不过既然我们应该是共同体,那些残留在我嘴上的东西,你也有义务尝尝啊,而且那可是你身上的东西,来吧!」说着,用舌头顶开张月娥的嘴唇,开始大口大口地啃,发出「哧溜、哧溜」的声音,每一次口腔的开闭他都会在张月娥的嘴里留下一些唾液。  由于头部被死死地卡住,再加上驴哥亲吻的力量太大,张月娥要窒息了,她明显感到驴哥那些故意吐出唾液的动作,自己想把那肮脏的东西吐出去,但对方一直封堵着自己的嘴,根本没有这个机会,只能将那些东西被迫咽下去。  驴哥顺着嘴开始亲吻张月娥的脖颈、锁骨,然后开始大口吮吸她的乳房,每次含住乳头,都会用力嘬住,缓慢拉伸,拉至最高点就突然松口。张月娥的乳房虽然不是很大,但非常丰满,而且弹性十足,驴哥每次一松口,乳房就迅速回弹,恢复原状。这时,驴哥就会再次低下头含住张月娥的乳房,用牙齿稍有力道地咬着,感受着十足的弹性。  张月娥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虽然自己正在被对方侵辱着,心理充斥着抵抗的情绪,但身体毕竟骗不了自己。张月娥又开始呻吟,声音比之前更大,而且可以明显感受她情绪的波动。她正在用理智和身体的本能反应对抗着。驴哥感受到了这一变化,他要加速张月娥的反应,于是再次移动到张月娥的下体处,开始用双手玩弄她的阴部。这是他第一次近距离观察这神秘的花园,因为之前的经历太过仓促了。  他用手轻轻地掰开阴唇,立刻看到了那紧闭着的阴道口——一朵小花一样的肉芽中间隐约露着一个小孔,肉色粉嫩得发亮,而且非常湿润,并随着张月娥身体的反应有节奏地一张一合,每次张开时那个小口就会稍大一些,但打开的幅度并不大——很明显,这是性生活不频繁的女性特征之一,证明还没有被男人充分开发。  驴哥看到这粉嫩的肉芽,阴茎比刚才变得更坚硬了,但他还是没有急于进入张月娥的身体,而是伸出舌头舔着这份美味。  阴唇被掰开后,张月娥的阴道口直接暴露在空气中,让她有一种异样的感觉,甚至有一种空气流动吹过肉芽的错觉,而驴哥的舔舐对她形成了更大的刺激,她开始频繁地发出「嗯,嗯」的淫叫,呼吸也变得更急促,肉芽处开始大量流出透明的液体。驴哥敏感地意识到,张月娥的防线就要崩溃了,如今只差他使出最后一击。他提起阴茎,把龟头顶住了张月娥的肉芽。  肉肉相碰,驴哥感到有一股血液冲到头顶,接着便用力一顶,把半根阴茎插了进去。张月娥被这么一搞,腰部突然向上挺了一下,阴道也开始收缩,这让驴哥感到自己的阴茎好像一把长枪,把张月娥挑了起来,而她阴道的收缩既让驴哥感到了紧紧的握感,也发觉向前突进的阻力。  驴哥改变了策略,不再像上次那样一插到底,而是小幅度地在阴道内开始做活塞运动。张月娥只感到一根炽热的肉棒在体内来回地前后移动着,并且还试图探向更深的地方,龟头和阴茎周围突起的血管使劲摩擦着她的阴道壁,一种又痛又有些舒服地感觉传遍全身。  她理智地抵制着这种快感——眼前的这个男人并不是自己的真爱,如果享受这种感觉,无疑证明自己本性就是一个骚货,但同时被这么蹂躏,心理又委屈至极,有苦难言,眼泪便又留了下来。  看着张月娥梨花带雨的样子,原本还想怜香惜玉,一点点温柔地玩弄她的想法,被驴哥抛到九霄云外。张月娥痛苦的样子似乎更美,那欲拒还迎的表情更加激发了驴哥兽欲,他突然有一股想用尽一切方式凌辱张月娥的念头,让她彻底沦为自己的奴隶才行。想到这儿,他开始突然发力,阴茎直插张月娥阴道的深处。  他变得不再像刚才那样轻柔,用双手按住张月娥大腿的两侧,把她的阴部摆放到一个绝佳的位置,然后极其快速地开始狂暴的抽插。这一突然的变化让张月娥措手不及,身体开始出现剧烈的反应——双手攥紧床单,头部痛苦地摇晃着,好像忍受着酷刑。  「啊…啊…不…求求你…快停手啊…」张月娥开始叫出了声。  听到这里,驴哥更加兴奋了,嘴里念叨着:「啊…真他妈舒服啊…张老师…你的阴道真的太爽了…真是夹得我受不了啊!」驴哥的阴茎更加猛烈地直抵深处,根本不管张月娥的求饶,几乎每一次都插到张月娥的子宫口,他又再次找到了前次龟头被一个小嘴嘬住的感觉,只不过每次刚被嘬住他就立刻拔了下来。  张月娥的阴道内部被驴哥的抽插弄得逐渐升温,淫水也开始从阴道壁的四周渗露出来,又湿又滑,又嫩又紧,再加上阴道壁上一些好似章鱼吸盘的肉粒,驴哥突然觉得受不了了,精液好像正在涌向龟头处。但他不想这么快就结束,于是马上把阴茎抽了出来。就在抽出的一瞬间,他看到张月娥的阴道口喷射出一股水柱,滋了他一身,床单也湿了一大片,一边喷射还一边抖动着屁股。  驴哥当然不会浪费这么宝贵的东西,他凑过脑袋开始大口吮吸残留在阴道口爱液,并且使劲嘬住那粉嫩的肉芽,同时用舌尖不断拨弄着。几下之后,张月娥的反应比刚才更加剧烈,淫水开始大量地流出来,下体开始带动全身抽搐着,很明显,她开始频繁的高潮了。  驴哥以前和流氓朋友聊天时听到过,如果女人来了第一次高潮,你接下来的刺激会让她的高潮反应间歇越来越短,甚至可能产生间歇性休克都说不准。另外,这时候插进阴道会别有一番滋味。想到这,驴哥马上提起肉棒,用力顶了进去,一气直抵到子宫口。  在阴茎前进的过程中,他明显感到张月娥的阴道在急剧地一张一合,更多的淫液汇成一股暖流倾泻下来,让他的肉棒有一种逆流而上的快感。而且阴道的每一次开合调整都好像在匹配他阴茎的粗细,握感变得越来越贴合,虽然依旧很紧,可并不像第一次让他感觉被夹疼了。  当驴哥再次顶到张月娥的子宫口,龟头瞬间就被吸附住,而且吸附的面积比上次更大,几乎包裹了龟头的一半,但同时他又感到好像有一股外力在将他往出推。此时的他,整根肉棒都已经完全插入张月娥的阴道,两个人的身体严丝合缝地黏在一起。张月娥的屁股又开始剧烈抖动,她感到身体已经不受自己意识的控制,巨大的龟头仿佛要将她刺穿似的。  驴哥为了抵消对方这种本能地异动,将身体重压在张月娥的身上,双手从后面握住她屁股的两边,把两人的下体固定下来。张月娥突然感到一股电流从尾骨根部迅速向上窜,一直冲到头顶,然后整个人像被点击一样,腹部一挺,带动胸部上扬,上半身开始上下波动,并张开嘴淫叫起来。  「啊…不…不要…啊…」  还没等她把嘴合上,驴哥早已将头凑过去,伸出舌头侵辱张月娥的口腔内,堵住了她的呻吟和喘息。口腔和阴道被死死地占据着,张月娥感觉自己即将要被这个禽兽吃掉。驴哥这时也已经忍耐不住了,两腿一用力,屁股开始抖动,精液像高压水枪一样从龟头处被挤压出来,全部射进了张月娥的子宫里。这次喷出的精液可能太多了,驴哥阴茎一胀一松持续了将近20秒钟,张月娥也感到有十几波液体倾泻进自己的体内。  她现在彻底绝望了,连续两天被眼前这个禽兽* 奸蹂躏,本来已经让她痛不欲生,更可恨的是还有可能怀上这个男人的孩子,自己和他没有任何情感可言,现在看完全就是他发泄的工具而已。  驴哥射精以后,又享受了很久阴道包裹的舒适感,然后才把阴茎抽了出来。他的阴茎湿漉漉的,上面沾满爱液,龟头处还有残留的精液,整个阴茎油亮油亮的。张月娥被驴哥刚才一通折腾,已经毫无力气,感觉身体像散架一样,一动都不想动。  驴哥看在眼里,知道这个女人已经被他彻底攻破了防线,接下来的时间自己甚至可以为所欲为了。于是把阴茎凑到张月娥嘴边,用龟头去顶张月娥的嘴唇,口里念叨着:「来吧美人,把我的老二弄干净,也顺便在尝尝咱们两个人的味道啊。」  张月娥现在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驴哥看她不听指挥,顺手捏住她的鼻子,把阴茎插进她嘴里,随后开始用手摇晃着张月娥的头,在她的口腔内肆意搅动。张月娥现在一点反抗的余地都没有,她觉得身体已经不再是自己的了。  阴茎插进她的嘴里,好似一根沾满油水的香肠,一股腥臭扑鼻而来。张月娥感到恶心,但却无力动弹,只能任凭驴哥的阴茎在嘴里进进出出。  良久,驴哥才把阴茎从张月娥的嘴里抽出来,上面沾满了她嘴里的唾液。饱尝兽欲之后,他得到了暂时的满足,随着这种满足过后的是些许的空虚,可能是射精射得太猛,自己也感到有些乏力。他很快穿好了衣服,离开了宿舍。  接下来的几个月里,驴哥几乎每周末都要干一次张月娥,内容上也基本是口交、性交之类,并没有什么太多的新意。为了不让自己怀孕,张月娥每次都提前做好避孕措施,即使明知道频繁使用避孕药物会对自己的身体产生不良影响,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驴哥的精液不断地射进她的阴道、口腔,已经让她变得麻木,而由于她始终没有怀孕,驴哥也渐渐失去了兴趣——驴哥当时从内心中是想和她结婚的,但必须造成既定的事实才行。  另外,男人对于一个女人的性欲通常并不会持续很久。就这样,半年之后,驴哥悄无声息地消失了。张月娥如释重负,但身心所受的摧残很长一段时间没法抹平,这让她一度变得很消沉,所有老师都看在眼里,却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  还好,那个一直暗恋她的男老师逐渐向她靠拢,给了她无微不至的关怀,这让她很受感动。  一度对自己已经彻底失望,如今又渐渐恢复了信心以及生活下去的勇气,她对此很感激。在以前,学校里的男老师没有一个她看得上眼的,但经历了之前的磨难,她已经不再高傲,开始放下身段,不像之前那样让人觉得不食人间烟火。  她和那位男老师的感情逐渐升温,从前的屈辱也渐渐淡忘。最终,两个人顺利地走进了婚姻的殿堂,成家、生子,平淡地过着日子。谁知这天晚上,那个神秘学生的一条微信,又将她之前的伤疤揭开,痛苦的回忆再次闯入脑海,她更加不知道前面有什么在等着她。              【未完待续】本帖最近评分记录观阴大士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