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校园春色  »  【雪儿:暴露本性的契机】【作者:cherry930613】加载中加载中
【雪儿:暴露本性的契机】【作者:cherry930613】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按照以下方法,记住本站永久域名!方便随时找到黄色网!避免走失!

网址格式:www.AV888+任意字母.com 例如:www.AV888a.com www.AV888b.com www.AV888c.com ...等等

字数:913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记得应该是国三毕业那年,暑假心血来潮就决定来个慢跑健身了。现在看来可能再普遍不过,可是遥想当时流行的运动即便是羽球躲避球都远比慢跑还来得风行,自然更不用说揪人路跑在当时是多么令人兴致缺缺。  而国中时期就早早偷尝禁果的关系,早在那时我就已经对性有着奇妙的喜好。但在那资讯不甚流通的年代不仅色情片难找,色大胆小的男生更是据为多数,所以当时口中的性行为可能就只是男生女生进厕所抠抠摸摸或者女生帮男生舔舔弟弟罢了。藉由这些行为我却发现,当时除了常常任自己的小男友上下其手外,自己竟然有着在学校或图书馆等场所容易异常兴奋的情况。  是因为年纪小又太过刺激所致?但怎么说也不知道那种莫名而来轻飘飘或是想尿尿的感觉是由何而生,更甭提心跳加剧的原因究竟是耻辱还是紧张了,那时或许是别的原因但谅我年少还真的没个头绪。  总而言之,经历过几番风波后(将来再提吧,又是另一个故事了),考完升学考试又适逢暑假,自然是个重拾旧好的好时机:探究自己的暴露倾向,也就顺理成章的将户外运动和我的邪念结合在一起了。  刚开始我都会在六、七点就出门跑家后面不远的大公园,这个时间点不会有太多熟人一同运动碰上,公园附近打球或其他的年轻人倒也不会这么早出现,反而是许多老伯伯老太太或妇女会等的也来跑跑步或跳操打太极,所以相形之下我好像也是显得突出了。没关系,反正也是我自己这么觉得而已。  起初我在服装上没有太多巧思,就只是一般的运动热裤和T恤,但就在我不穿胸罩跑了两三天后我发现实在行不通:效益真的太差了!国中毕业时的我就已经有C罩杯,每跑两圈胸前没有束缚的蹦动感就持续整整两圈,别说没有人会注意我胸部,光别人注意到前我就被自己喘死了;而且想期望老伯伯每个都看我胸部好像也是颇不切实际,更别说给自己带来兴奋感了。於是我突发奇想把歪脑筋动到了裤子上,开始穿起居家的热裤然后不穿内裤直接外出去试试,一试就这么持续了快半个月。  这半个月我才发现了关键啊!我自认自己的臀部还算小巧,现在是因为有健身塑身在拚微笑线,但当时至少也还称得上小蜜桃的臀部就成了最大的刺激源头。随着跑步的时间拉长,本已合身的热裤更是紧贴到大腿根,加上当初纯粹居家穿的粉色天蓝色等都是清一色会因汗水微透微透的。虽然没有去多想,但每每跑完步健走完回家的路上我却也开始感受到许多注目礼了。  於是接下来的数日我开始渐趋大胆的做些他人眼中不明所以的行为:有时我就在迎面几十公尺慢跑而来的大叔面前自顾自地高跪姿假装绑牢鞋带,默默使劲地将热裤称紧、有时我也会在广场边做弓箭步拉筋边欣赏老伯们推太极,即便不知道是谁欣赏谁。我只知道在这许多过程中,没去想过也未曾注意过是否有被仔细端详,但被动的行为却往往让我心跳加速,好似真的被人注目着、意淫着一般,日后脱下热裤也开始能在上面发现以往抠抠摸摸时才会有的黏液。这样的刺激也让我开始更有所求,一步一步更趋大胆,开始在人较多的时间出门、偶而穿快穿不下的紧身T恤不穿胸罩、改穿蕾丝内裤等,每次不一样的结果、受到的视觉接触都让我有不一样的感觉。  直到那一天我决定豁出去了:我要暴露我的私处给陌生人看。  那天我套上了件T恤和运动短裙,保持着上下真空的状态就在七、八点出门了。说实在的我一到了公园就有点后悔,不是觉得不够刺激,而是真的觉得有点害怕。经过我身旁的人完全想不到,隔着这看似可爱的清新短裙下就是一个少女含苞待放的稚嫩私密处,熙来攘往大家只会认知到是一个要来运动的小女生,但我自己很清楚这青涩身体下躁动的是多么的不安跟紧张,甚至是因为羞耻而引发的刺激。身体开始呈现一种轻飘飘的感觉,而且背后直发凉。  我这样真的被看到私处了会不会被怎么样?如果是认识的人呢?大家一定会骂我很难听的话吧?  就这样在心中充斥着无数责问自己的情况下我试着想要同以往慢跑起来,但跑没几步我却开始趋於畏缩。过去运动时短裙飘逸暴露的只是内裤,即便是丁字裤也是惊鸿一瞥而有所遮蔽;但现在下体阵阵凉风的感觉我开始一直反射性的会去按下双腿前的裙子,我开始分不清是真的裙子飘了起来还是只是无底裤的感受?更不用说初生之犊不畏虎的我出门前更是把略为短版的运动裙当高腰裙穿,三五步间步伐一大就会有走光的危机,还未认知到别人的观感前我自己的感官刺激就已经开始持续飙升了。  就这样我维持一种像极了憋尿的跑姿,硬着头皮跑完两圈公园,途中也偶然吸引了几位路人投以怪异的眼光,但出乎意料地最终竟然是自己的胸部吸引了他们的眼球。与其说是意外发现的惊喜,当时的我更认为是另一种觉得自己笨极了的羞耻。  我的胸部除了还算大以外有一个蛮大的特点,就是我的乳头并不小。虽然乳晕很正常一小片,但乳头自我有性欲以来就一直都是大拇指指节般大小,更遑论经期或性欲高涨时充血的挺立程度之夸张。乳头的大小受不受厌恶我不在乎,但就是讨厌在敏感承受度上远远比不过一般女生。穿泳衣摩擦到、运动时、甚至平口内衣不小心露出摩擦到学生制服的敏感程度都是难以言喻。  而我就这么后知后觉的不停遮掩裙摆,双手作势在前在不自觉的情况下更是像极了在挤胸部。原本只是羞赧偶有人驻足在前怕被看光私处,直到有个老伯上前欲言又止,然后噗嗤一声怪笑离开我这才发现自己胸前的大走光。  白色素T本来就很合身,而随着剧烈运动的大量排汗胸口也形成了一片浅灰透着点肤色的扇形汗渍,但这些都不打紧,最要命的是凸显了汗渍边缘下的两颗突兀豆豆。或许没大量飙汗还好,但甫完成近三千公尺的跑步,无论是呼吸急促的胸部起伏还是湿透近乎走光边缘的衣物都在在凸显了乳头挺立的事实。  着时少根筋的我没反应过来之下,更是按紧了阴部好似深怕不存在的尿液将排泄出来,而诧异地回头看刚刚错身噗嗤一笑的老伯,只见他脸上却转为一种甚为诧异好像看到甚么的样子,随即转头离开。我这才想起后背的湿透走光不正也昭告着我没穿内衣这事实吗?  霎时我觉得全身好热,双颊、身体、胸口散发着羞耻且不知所措的热。有别於刚开始生涩羞赧轻飘飘的不安感,我觉得已丝毫不见一点不安的心理,而是由丢脸、燥热、心悸等具体反应掌握我的身体。我能感觉到心跳加快到以往未曾有过的急速,左手臂在尝试遮掩胸口之余却感觉乳房接触的感觉甚为强烈,不自觉地挤了胸部。  好舒服,好像手不是自己的一般我只感受到乳房短暂压迫形变之下的欢愉,痒痒的却让乳头也有了点感觉。  此时右手按压之下的阴部也出乎我意料的起了大反应。就在我过了马路小碎步迈入巷子后,眼见四下无人我撩起裙摆,耻毛上除了为数众多的汗珠外,我竟瞧见左大腿内侧一旁竟有透明一小条水渍延伸快近乎膝盖,就差那么十几二十公分而已。  原来我就是这么渴望被看见无耻淫荡的这一面,在别人的视线之下还能有这样的反应。我病了吗?我不清楚,但是我觉得快速的心跳反应的不是畏罪的紧张,竟然是期待人家反应的紧张。我霎时竟然在乎的是被别人看到了甚么、人家怎么想,而完全没有半点刚踏上公园人行道时千百个担忧的存在。  我还想要更多,我想要人家直视着我的身体,毫无障碍毫无顾忌地注视着我淫荡的身躯。  顿时脑筋闪过一个现在回想起来非常不要命也不注意安全的无脑想法:我要任人摆布。  基於理智断线,我往常回家的巷中有户人家是类似独栋的,只是刚好相邻公寓间而且藏身巷弄。话虽如此,屋主还是将一楼装修出了一个小前院,停着自己的大休旅车。之前数日常看到屋主在前院洗车,但往往只见一个中年大叔而不见其他人等。  难道那扇典雅平凡的铁门后不是一个完整的家庭吗?朋友之间住在这么一个独栋建筑?他是离婚的单亲爸爸吗?那时的我无论是愚蠢还是性欲溢脑都完全没考虑过上述任何推论的可能性,即便我以往想过。  转入另一个巷子后,果不其然,大叔果然在洗车,很明显的他正在接水桶准备沖掉泡沫。我不假思索故意跛着右脚一步一步「哀」了过去。  「不……不好意思……我脚好像扭到还是甚么的,头……头有点晕……可以借我……」我压根儿不知道自己的智商竟然能编出这么风马牛不相干的病徵,但更让我吓一跳的是他的一个惊讶「唉呦」,还打断了我的话。  「怎……怎么了?」大叔拧上水龙头后靠过来,眼睛瞪得老大,视线很明显先是停驻在我胸前,随即发现我一直注视着他的恳切眼神才直视我双眼。  「我刚刚好像因为有点中暑头有点晕,脚好像……好像有点扭到……」说到脚时我故意露出痛苦样貌,只是双颊更红了,除了羞耻於勃起的乳头被看光以外,也对於凉爽清晨可以中暑这个谎言感到羞愧。  「噢……你小心喔!妹妹……呃同……同学,我拿冰枕给你冰……冰敷喔!」大叔旋即急忙转身要进屋,一急之下连拖鞋都卡在脚边甩不掉驻足在门口。  「我可以坐着休息或靠哪边休息一下吗……我头有点晕……」我环顾一下周围,白色木质栅栏围成的小前院很明显没有任何椅子或台阶可以坐,除非要我坐地板;但无论他有没有意识到,我很明显的竟然在暗示能不能进他家里休息,想想当时我真的很大胆。  「喔……噢好同学不好意思,你……你先进来坐一下」话毕大叔又靠过来两手扶稳我肩膀协助我进门,因为我还是装得很虚弱然后又要脱鞋,只好故意软脚贴了一下大叔。  「鞋……鞋子不用脱没关系,你站稳……站稳」我故意跌向他时左手绕过他的腰,等於有点像环抱住他的腰来站稳,但相对的就是整个左边乳房挤到他的腰边。或许他的感觉是一团热肉挤上去,但我的胸部面对自己没料想到的力道之大也深深刺激到了乳头和整颗乳房,更是不禁娇嗔了一声。  大叔没有太大的反应,就像普遍男生一样「正常」的维持着我隔着乳房黏着他的怪状扶着我进门。铁门之后的摆设并没有玄关鞋柜甚么的,就是一个铺着木质地板的客厅,角落一旁有走道和旋转设计的楼梯通往二楼。  大叔「扶着」我走近一个懒骨头沙发,我装作吃力的分离他的身体然后坐在沙发前地板上靠着,没错,我坐在地板上,当时的我认为自己在「布局」。而大叔转身要去拿东西前我也很肯定他的视线没有离开过我的胸部。  趁着大叔视线离开我的短暂时间我检视了一下自己:胸前的汗水经刚刚的一番折腾已经湿透一大片,远非稍早跑完时可比拟,因为胸前两粒显得挺拔的头头已然完全显现。我的乳晕乳头虽不致颜色黯淡如深枣色,但诚如我所说在上衣灰白色透点肤色的情况下,乳头的颜色对比则是显得而外醒目,撑起衣物两粒大姆哥般淫荡的豆豆根本就像是白色泳衣下水后般被压抑着只差没弹出罢了。  此时的下体我感觉也是早已氾滥成灾,因为室内不确定是荫凉还是有空调的关系,湿滑的感觉除了胸口背部以外,其次就是双腿间,而且是左右两侧,双腿间……  「冰枕你拿去用喔……我去收……拾一下……」大叔回来时我差点来不及放下裙摆,而且再一次我的胸口又热起来了,因为大叔现在几乎是注视着我胸部,俨然是在跟我乳房对话;即便知道现在我在他眼中就是淫荡下贱的代名词,但我的情绪还是很高涨,还是很渴望更多的姿体接触。  「不好意思……能……能帮我按下脚踝或拉……拉筋一下吗……」我躬起左脚,右脚前伸指向大叔「我家住附近,等等休息完……应该……应该能慢慢走回去」  这就是我坐地板的原因,躬起的左脚让裙摆和平伸出去的右脚有了显着的落差,短裙就这么滑落到近乎大腿根部。我不清楚大叔站着怎么看,但我却很清楚感觉到阴部少了裙子的遮蔽之下有种曝光的清凉感,而且倘若他肯蹲在我前方帮我按摩,肯定是能看光我整个淫穴的。  只不过我终究还是有一点理智,阴部整个曝光的时候我真的犹豫了一下,因为有种好像想尿尿又不像尿尿的感觉让我抖了一下。为了掩盖这股羞耻感我只能呻吟一小声假装右脚扭伤的疼痛,但旋即吓到大叔「喔!喔好……」连忙蹲下帮我按压右脚小腿和用不明的方式抚摸右脚踝。  胸前的裸露加上阴部的曝光,即使是右脚一点接触都让我感觉强烈。大叔摸到我右脚底板时我更是不自觉地「啊」了一声,然后再度抓紧身后沙发,仰头闭眼抿嘴假装不适。  我真的是天生的演员,色情演员。  闭上眼时我只能想像大叔一定趁机用眼神视奸了一个不到16岁的女孩,C罩杯和年纪脸蛋不相称的淫荡乳房和乳头透过湿透的上衣映入眼帘,我还故意用一只手拧住T恤下缘假装脚疼,更是把双乳用衣服的压迫显得再猥琐不过了;随着大叔的按摩,不知道是有意无意的,还用种有节奏性的方式按压我小腿跟脚底。基於羞耻和马杀鸡般的舒服,我的无病呻吟开始藏不住因为舒爽的娇嗔、喘息。闭着眼的我更能感觉到自己的左脚除了躬起来外,也开始不自觉地有了微幅的开合,开着的时候因为太舒服要憋住呻吟,我非常不自然的「啊」了几声,但肢体语言难以隐藏,憋气之下的阴部更是跟胸部起伏般有了开合的痒感、湿滑。而这些猥亵淫荡的表徵全都在在显示、没有一丝一毫遮掩地曝光於这个陌生男人眼下。  就这样不知道持续了多久,或许只有几分钟,但我却深觉过了几小时般疲累。理智线至此仍旧丝毫没有接回的迹象,我情不自禁的又迈出了最后却也更危险的一步。  「大……大叔谢谢……能再让我躺一下吗……」我缓缓收回右脚,起身之时放慢动作但似乎还是吓着了大叔,因为他视线至此才离开我下体「就……休……休息一下我就离开」  「好……噢好……我去收拾东西」大叔的裤档有个非常明显的隆起,我的双颊和身体又热了起来「我等等进来……等等进来……」  大叔快步出门貌似是要处理进行到一半的洗车工程,但我直觉认为他肯定会马上回来的。我这时心跳开始前所未有的飙快:我真的要在这边和一个陌生人性交吗?这次理性战胜了,我在羞耻之余还是恢复了理智,是该收手了。我已经把自己置入前所未有的困境中,万一等等他不会让我出去呢?万一楼上有别人下来呢?  我开始在现实的问题和欲望间迷失,我无力的跌坐在沙发上,希望藉着这唯一的支撑来放松自己、舒缓自己。但撩起裙摆,注视着自己诚实的身体却还是赌下了最后一把。  「还……还是我开车送你……」大叔的话至此没有了下文,一切静悄悄的。我理解他,我理解他的反应,因为这也是我要的,我的成就,我的目的。  我横躺在沙发上左脚垂地右脚微曲踩在懒骨头上,我能感觉到裙子因姿势滑落了些到大腿根部。在他进来前我早就惊讶自己的外阴唇已经外翻了,以往再兴奋也未曾这样过;阴核肿得硕大一粒,每用指尖滑过一次豆豆,下体穴口便开始微量泛出水光,所以我非常明白等等一但他看到我的小穴这副飢渴状一定会採取甚么行动。空档时我试着将乳房从领口挪出,因为不是U领、低领的T恤所以我剧烈拉扯了几次,几乎要扯破衣物的力度还是无法让非弹性材质的T恤称心如意地袒露出我的胸部,只好忿忿不平的将衣摆拉高摆上已经不冰的冰枕於小腹。因为裙子穿得比较高腰的关系,即便我将衣物卷到南半球下缘了,上身的裸露还是很巧妙的控制在乳房下缘,其余仍旧有着冰枕遮蔽。包冰枕的毛巾我把它敷在额头上,隐蔽自己的眼神、视线,也尝试从微弱的余光中观察着大叔。  面对我早已精心布置好的「睡美人」情状,大叔的沉默并不出乎我意料,但寂静之下我的心跳却是剧烈的。我这样下半身裸露还是一副完全出自故意的样子吧?大叔会这么想吗?大叔有猜到我是故意的吗?知道我没有真的脚痛会不会以为我发情真的跟我做爱呢?想到有可能发生的状况我心中燃起了不少恐惧感,但病态的我却仍旧把恐惧转为兴奋,尝试平稳的呼吸装作大叔的不在场,内心却渴望他用任何方式亵渎我的身体。  大叔屈膝蹲下靠近於我的身体,短暂看了我几秒认为我在打盹便没再关注我。他蹑手蹑脚地将裙子再进一步地拉开。暴露於他面前,配合着呼吸开阖的阴道淫荡地好似渴望着甚么东西穿过我的蜜穴狠狠进入我身体。突然我感觉到肌肤摩擦到阴唇,在我的穴口撩转了几圈。我强忍住气不颤抖不出声,深怕在他进来前就哀嚎了出来。  似乎是大叔的手指,他在玩弄我的小穴!  我感觉到他的指间顺着我阴唇皱褶在穴口和尿道间游移,时不时地将指头探向穴缝中好似要挖出甚么般地上下刷着,之间配合几次伸入到阴道内但又不深入的停留,意犹未尽之下还不能有太大反应,我只能如坐针毡般只能尝试平稳着呼吸,任双腿间的湿滑感愈来愈明显。而大叔更是恶趣味地,不停用手指搅拌着我的阴道口。  没错,搅拌,就像做棉花糖般在我的蜜穴上不停打转,拨动着我的阴核和阴户好似要将所有的淫液绕到手指上。力道之大我都怀疑大叔是不是笃定我是知悉这一切的了,这样是否代表着他粗暴的强奸我只是不远了?我的一丝恐惧再度油然而生,不过接下来的举动让我既安心又带了点失落感。  突然大叔转头瞧着我许久,「同学?同学?」他看着我小声唤道,透过毛巾下一点余光我能瞥见他还在看着我。我不应他,但这也代表他还是在顾忌着甚么,就在我还在思考他打算干嘛时忽然他猛地推了我腹部一把然后起身背对我,动作之快我惊吓到颤抖了一下但旋即装作仍在打盹,揣测着看不到的大叔到底在玩甚么把戏。没一会他又蹲在了我身边,看来刚刚他是在探测我是不是清醒的,但方式之滑稽我真的几乎要笑出来。  出乎我意料,他竟然开始尝试把我上衣往上卷!既下体之后他竟然这么光明正大的开始攻略我的双乳,大叔动作怪异地尝试将我胸上紧贴的衣物一左一右地慢慢往上拉,我感觉到自己的乳头在衣物的摩擦下又开始充血了。在过程中胸口开始有羞耻的灼热感,伴随着顶贴着衣物乳头的刺激,忽然我感觉到一个释放,对,我的乳头从衣物下蹦离了。  暴露於大叔眼前的双乳不知道是错觉还是真实,感受得到微微的气息紧贴着我的肌肤。我的耻辱感在此到达了最高点,一个女孩在陌生男子家极尽地暴露身体,淫道的身躯还诚实地反映一切生理欲望,安全跟理智甚么的根本早就被抛诸脑后十万八千里了。接着不知道是舌尖还是指头开始了和阴部一样的动作,好似拨动着开关一般,淫欲的开关,不停的拨弄我乳头。  配合着下身又继续进行的穴口调戏,受到双管齐下的我竟然还是平稳着除了大幅呼吸的胸口起伏外没有太多其他不耐之举。渴望着肉棒进出的小穴知道今日是色大胆小的对象后,如同流下失望般的泪水般,取代应有高潮的却是无法止歇的爱液、淫液。就这样在莫名的失望下我很平稳地享受着此等侵犯,丝毫不觉得一丝不妥,好似这只是一场再恰当不过的按摩般放松自己。  我是不是真的病了?为甚么没有所谓的高潮?这样还是不满足吗?我真的敢接受被人强暴的欢愉吗?  我不想思索这些关乎道德良知的问题,我只知道在我的世界里我若想要获得欲望的舒张,我就可以这么做。就像男生可以选择打手枪或当暴露狂甚至是纵欲过度一般,我也可以,而且我相信、也深信,更多人愿意且乐於我这么做。  不一会,大叔忽然中止了上下其手,紧接着我感觉到乳房上一阵不自然的液体喷溅,透过余光不明显但任谁也能料想到那就是大叔的精液,他竟然敢直接这么射在我胸部上!大叔眼见我双乳上为量不少的浊白,不知道出於甚么心理竟然开始用抹乳液的方式把它涂抹开,过程像极了用润滑液猥亵我的乳房,更别说那有意无意的挑逗我的乳尖。但苦於胸部精液混合着汗水实在是一团糟,他接着竟然开始「抓」起我胸部上的精液糊往我的阴户。  胸部上的湿滑让他「抓」起精液的惊人之举格外突兀,徒劳无功之下不知大叔是不是精虫上脑已经无所顾忌,力道甚至加大到像在掐我乳房。面对不知大叔是否已经看破我手脚的夸张举止,我无数羞耻跟淫荡猥琐的情绪又涌上心头,原来面对未知和非主宰地位时的耻辱感才是最强烈的,下体再度因为羞耻感开始有些许灼热、湿滑,配合着可笑的「精液堆肥」,我一股要尿出来的感觉又应运而生。  大叔放下我的上衣至覆盖住冰枕,伴随着强烈精液汗水的腥臭刺激着我,顾不得下体的一蹋糊涂,我在大叔打算「整理」我的下体时开始动身了。假装要撑起身子时脸上毛巾滑落,为了给裤子没穿好的大叔台阶下我低着头假装刚睡醒揉眼,眼角只瞥见大叔急忙转身的兵荒马乱。  「不好意思……叔叔……麻烦了你这么久」我语气不自觉的透露出了一点抚媚,但也带有些淫荡的感觉,我竟然用几近娇嗔的语气说话且称呼他「ㄕㄨˇㄕㄨˊ」,「我这就马上离开」  身体要转正时忘记下体直接接触沙发的关系,粗糙的懒骨头沙发表面和我的淫穴大幅的摩擦,伴随着大量的淫液和精液湿滑感,阴核除了感觉到一蹋糊涂外更是一股强烈的刺激,让我不禁「嘶~ 」了一声,毫无掩饰,就任他去猜想出自於脚痛还是淫荡的呻吟吧。  「喔……好……」大叔眼神开始游移不敢放肆,谅他也知道多亏那一阵涂抹,本该已乾的上身又维持了原本猥亵的半透明「我去收拾……收拾外面东西,等等你东西直接放着……放着就可以离开了……」大叔旋即快步出门,收拾他所谓几百年前早已收拾好的前院。  看来都是这样,曲终人散,何况还是一个意犹未尽的感觉缭绕心头。伴随着空虚之余也有一股淘气地不满,就这样拍拍屁股走人?虽然知道是自己选择被物化、侵犯、被当成泄欲的性玩具,但强烈的空虚感还是觉得自己被利用了却没得到应得的,无论是近乎性爱的欢愉还是高潮。过程或许发生了,但我还是觉得好不满足。  透过半掩的大门大叔似乎又在拿水桶阿水管那些清洁工具的,天啊,到底是有多畏缩到要这样装忙而规避我啊?一股又好气又好笑的感觉油然而生,突然一个冷颤感觉是尿意袭来,才想起还没整理自己下半身的事实。  撩起裙摆一看,果然耻毛因为精液混杂着涂抹形成了极不自然的纠结,不甚茂密的阴毛下更是因佈满光滑爱液、精液且外翻的阴唇,显得格外淫猥。一个不服气的我见着自身的一蹋糊涂,我揉了揉阴蒂,一阵哆嗦后竟然尿了出来。  我这次能肯定不是高潮。原本只是想恶作剧的想法却没料想到大量的尿液倾泄而出,尿在别人家的羞耻感让我下意识地蹦起身,外开腿得跪坐在沙发上,妄想能把淫穴贴紧沙发止住尿意。一个不稳差点摔下就算了,粗糙表面的刺激更加剧了阴核和穴口的刺激,又是一阵哆嗦之后仍旧尿了些许。  眼看大叔也没打算进来的意思,一不做二不休,就让他妄自以为我高潮过吧。我拿一旁的毛巾在紧憋着尿意的情况下擦了擦阴户耻毛和双乳的一蹋糊涂,然后再次跪坐用阴部贴实着沙发,完全放松、一股脑儿的像A片里女上男下式那样淫荡地扭动下身,排尽剩余的所有尿液於沙发上。  起身擦净双腿间的尿渍后,看看自己湿透沙发的傑作,不知怎地有点愉快地快步踏出了大叔的房子。和又在洗车的大叔眼神交会后跟他点了个头说声「谢谢」,他也投以一个略显尴尬、不自然的笑容,我便小跑步离开了。顾不得身后的他怎么想我,无论是淫贱无耻的装病小淫娃还是那一蹋糊涂被尿一摊的沙发与客厅,我想这些都是他这辈子前所未见也未能理解的;即便他认为他看穿了我的勾引,我想他也取得了他想要的,还有甚么意犹未尽如我的呢?  回家的路上我思索着,我知道了我理想中的性要怎么抒发、怎么享受,我要接纳我自己的天性,这就是我享受性欢愉的方式、管道,只要我能保护好自己的底线,这些行为又有何不可呢?除此之外,至少可以确定的是,  将来别再经过那户大叔人家了,再也不要。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