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人妻女友  »  【革命老区抱得母女归】(16)【作者:择日扬帆】加载中加载中
【革命老区抱得母女归】(16)【作者:择日扬帆】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按照以下方法,记住本站永久域名!方便随时找到黄色网!避免走失!

网址格式:www.AV888+任意字母.com 例如:www.AV888a.com www.AV888b.com www.AV888c.com ...等等

字数:475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十六章最后的诱惑  我犹豫了一下,最终心一软,答应了,然后就到了**路上一家饭店,一年过去了,这家饭店已经改了装修,服务员也变了。想当初,我和王琴经常到这里来吃饭,这里留下了我们很多的回忆,手机里至今都还有几张在这里的留影,不过都是只有我一个人的那些相片,有她的我都删了。  常言道,物似人非,而我们这一次来,却成了人似物非,难免让人唏嘘不已。点了几个以前我爱吃的小菜,两支啤酒,我和她默默的各自吃着,连眼神都没有交集。  看着其他几桌人吃得有说有笑,而我们却没有话题,那尴尬简直没法形容。最终我还是忍不住问了她一句,他进去了,你今后打算怎么办?  王琴愣了下,夹菜的筷子停在半空久久没有移动,我看见她的泪水在眼框中打着转,但最终还是忍住了。  我打算到我姑妈那里去,都联系好了,就等单位的里的手续办下来就走,王琴低声说道。  她姑妈在东北某省城的一家房地产国企里任职,我们结婚的时候来过,很干练的一个女人,听说还是不小的领导。那就好,我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只能应付着回答。  那你的五险一金是不是都要转过去?过了一会儿我又问道,问完我就知道自己这完全是不动脑子的问题,国企人员流转,这些都是必须要跟着走的呀!  王琴叹了口气说,我停了三个月的职,在家监视居住了两个多月,直到前些天才解除监视。我这才开始办手续,我想的话,这个月应该能办下来吧!  那你过去了准备让你干什么工作?我给她夹了一块红烧大肉,接着问到。  听姑妈说好像先是到营销部吧,具体我也不是十分清楚。王琴依旧埋着头回答,不敢直视我。但是刚才我把肉夹到她碗里的一瞬间,她的筷子停了一下,几秒钟以后才把我给她夹的肉放进了嘴里,泪水不知不觉的湿润了眼眶。  我叹了口气,这样也好,离开这里,到一个谁都不认识你的地方去重新开始,就像去年我离开一样,过一段时间就没事了!我安慰她到。  她听了这话再也忍不住了,筷子一搁,趴在桌子上嘤嘤的哭泣了起来,引得隔壁几桌人都用奇怪的眼神看着我。你这是唱哪出啊?  我说了几句你别哭呀,可是没有一点效果,饭店里注意到我们的人越来越多,我怕引起什么误会,犹豫了一下,还是起身来到她身后,亲拍着她的肩膀说,别哭了,这么多人看着呢,好了,听话!  王琴慢慢恢复了情绪,这饭也没法再吃下去了,我去结了账,带着她离开了。  地铁站里,我和她就要各自走不同的方向了,临别的一刻,她面对面站在我身前,直端端地注视着我说,我知道这辈子对不起你,我也不祈求你原谅,我现在也受到了惩罚,咱俩也算扯平了吧?  我盯着她瘦小的脸蛋,想起一年前那不可一世的神色,我选择了沉默。  我伤害了你,也伤害了自己,我只希望以后你能过得比我好,其他没什么了!王琴说完这几句,转身走向了检票口。  回到家,还早呢,我给小袁打了个电话,告诉她户口本办好了,小妮子问我哪天回来,我说还要过几天,公司里有点事要交接。其实我是骗她的,公司里还有什么屁事轮得到我去交接,还没有调回来,都不归他那儿管!  小妮子只是一个劲的叮嘱我早点回来,家里少了我冷清得很!  我不是不想早点回去,我只是打算请我们公司的领导们吃个饭,联络一下感情,稍微腐败一下,以便明年我能顺利的调回公司,别问我为什么,眼下到哪里都一样,烟开路,酒搭桥,饭局上啥都能说好!再说了,王琴走了,主任也倒台了,那我回来也不会尴尬了,相反会是以一种胜利者的姿态回归,那可是我梦寐以求的啊!  晚上把我那哥们儿又约出来喝酒,一番觥筹交错以后,我那哥们儿话匣子打开了,把我离开这一年以来公司里大大小小的事情都给我汇报了一遍,谁跟他老婆又离婚啦,谁的老公又出轨啦,哪个领导又被降职啦,我是了如指掌了。但不知道为什么,我最关心的还是王琴的事。  我那哥们儿也耿直,把他知道的所有都讲给了我听。原来我走以后不久,主任就和王琴结婚了,从我们离婚开始算起来都不到一个月,妈的,早就预谋好了的!  这次主任被调查也是因为他儿子在美国读书引起的,十四岁的孩子就到外国读书去了,他那个级别的工资肯定是不够的,再说家里也没有其它产业,所以就纪委被盯上了。反正他那位置早就有人打主意了,一出事就墙倒众人推,彻底垮掉了。据说现在在监狱里得了重病,都快死了!  中国古代有四仇必报,杀父夺妻,断子绝孙。他抢我妻子,今天落到如此下场也活该,没人会有一丝同情。  临走的时候我说想请头儿们吃个饭,叙叙旧,他小子神秘地说,恐怕不行,这几天风声紧,怕是有点困难。  我问他怎么了,他说上面还有人在公司里待着呢,据说在查什么事情,这几天都搞得他妈人心惶惶的。  我一下愣住了,那可咋办,一起吃吃饭都不敢了,不是说工作之余也要搞好同事关系的吗?怎么变了?  第二天我去**洋华堂给她们母女买了些衣服,都是些款式一般的,但质量绝对一流,太流行的拿到乡下她们也穿不出门。顺便也给何小兰买了两个名牌的胸罩,上次在县城我就记住了它的尺寸,38E。  一晃四天都过去了,我原本计划的请客吃饭终究没吃成,心里总觉得有些遗憾,但人家都客气的向我表示了感谢,也都说明了不是不给面子,确实是因为正在风头上,不敢当出头鸟。  算了,以后再说吧,再说我的档案都还在,人出去属于总公司借调的,以后回来也是天经地义,应该不会有人故意刁难吧。  我订好了礼拜四的火车票,又仔细思考了需要带些什么回去,尤其是那些小县城里买不到,而我又要用到的,比如小妮子今后生孩子用的,反正乱七八糟的买了两皮箱。  星期二下午,意外地接到了王琴的电话,说她明天就要去东北了,问我回南方没有,如果没有,她想见一面。  我犹豫了片刻,想到有可能这辈子都见不着了,想了想还是答应了。约好了晚上**大酒店一起吃饭。  晚上我准时出现在了酒店门口,打电话问她在哪儿呢?她告诉我在二楼32号桌。我上楼找了一下,很快就在一个角落里看到了她。  上完菜她点了一支红酒,我心里不禁犯起了嘀咕,这啥意思?咱今天这顿可是名副其实的散伙饭,吃了这饭可就真的天各一方了,为什么喝红酒?白酒不是更有意义吗?来个一醉方休,以后老死不相来往!  喝就喝吧,只要是酒,又不是毒药怕什么!  这次吃饭少了些隔阂,话题稍微多了点,但都是些无关紧要的屁事。她只是告诉我,她和主任已经离了,昨天和律师一起到医院签的字,是对方要求离的,房留给了他儿子。这下她可以安安心心离开这座城市了。  我举起手中的酒杯对她说,来,为了两个即将离开大* 海的人干杯!说完咣当一声碰了下杯,一口喝干了杯中酒。  我想起了去年离开这座城市的时候,一个人孤零零的,连个送行的人都没有,一年之后,却是两个人都要离开了,这场面何其相似,不由得触景生情,一杯接着一杯干个不停,到最后王琴拦住了我,不让我喝了才罢手。  王琴结了账,对他说,再陪我上去坐坐吧!明天我就走了,今后也不知道还能不能再见面。我奇怪的问她,上去?你不回家啊?  王琴苦笑了一句,房子都不是我的了,我还哪有家啊,我在上面开了房,反正就今晚,明天上午的飞机。  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稀里糊涂跟着她上了楼,进了房间一看,三个皮箱放在房间里,比我还多一个!  我没敢坐床上,直接坐到了小沙发上,她给我倒了一杯水说,喝了酒要多喝些水,免得口渴。说完就打开电视坐到了床上。  这一刻真的是很沉静,电视关了静音的,我两都没有说话,就这么静静的坐着,水杯在我手里不停的转着圈,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王琴说话了,宋* ,今天是我在* 海的最后一个晚上了,谢谢你能来陪我,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以前的事都过去了,我相信你也找到了喜欢的人,希望你以后过得幸福!  我沉思了一下,缓缓地说,过去的事就别提了,我俩分开了可能是缘分不够吧,我现在也不怪谁了,这都是命。你以后到了那边,还是要多个心眼,咱不害人,但也不能不防人。  说完我依旧转着手中的纸杯。王琴点了点头说,我知道了,你也一样,晚上不要老是熬夜打牌,对身体不好,酒也要少喝!  我点点头嗯了一声,觉得没什么好聊的了,便寻思着该怎么说走的问题了。  这时候王琴起身走向我,一下子就坐到了我的腿上,弄得纸杯里的水洒了我和她一裤子。她含着泪对我说,宋* ,今晚别走了,再陪我一晚,最后一晚好不好!  我有些慌乱地说,别这样,这样不好,可又说不出理由来拒绝!因为面前的人已经泪流满面了。  她夺过我手里的纸杯,放在了茶几上,双臂把我圈在了她怀里,哭泣着说,宋* ,到现在我才知道我是个大傻瓜,这个世上只有你对我是真心的,可惜一切都晚了,我对不起你,我真的不想弄成这样啊!现在我已经一无所有了,没人会可怜我,你说我可怎么过啊!  说完就把头埋在我胸口放声大哭起来。妈的,你自己自做自受,这会儿反倒向我诉说起委屈来,那我他妈一身的委屈向谁说去?  我心里这么想,可还是控制不住自己,用手抚摸着她的头发说,好了好了,都说了过去的事不再提了,你也别哭了,到了那边好好工作,找个真心实意对你好的人好好过,你还这么年轻,今后的日子一定会过得很幸福的。我安慰她到。  她慢慢收拾起了哭声,但依旧抽泣着,把我搂的更紧了,我甚至感觉到了她的乳房在我胸口的温度。  我尴尬的对她说,唉,那个,我的裤子湿了!  她这才起身,刚才打翻的水已经湿透了我的一条裤腿,这叫我怎么出门啊?  王琴不好意思的说,快脱下来晾一下!尴尬中我再一次在她面前脱掉了裤子,上一次在她面前这么干都是一年以前的事情了。  穿着内裤的我在她面前还有点不适应,弄得手脚都不自然了。王琴抿嘴笑了一下说,我的裤子也湿了,转身就开始脱自己的衣服!  这是干什么啊?我操,你别这样做,我心里现在真的很矛盾。  转眼她的衣裤就脱光了,只剩下玫红色的胸罩和内裤,这是我曾经最喜欢的内衣颜色。但是与去年相比,王琴瘦多了,曾经最熟悉不过的身体再一次出现在我面前,而我却没有一丝动情的感觉,我真的是麻木了吗?还是我心里始终就没原谅过她?  我呆坐在沙发上,两眼无神的看着她,没有一丝表情,而内心里快速的闪过以前在一起时的点点滴滴,我在找寻一个让自己接受她的理由,可当回想起当初她狠心离去的一幕,我的心里却怎么也无法说服自己,就这样纠结着,反复着。  王琴这时坐到了床上,看我无动于衷,苦笑着说,宋* 我不管你恨不恨我,肯不肯原谅我,我都无所谓,今天晚上是我们这辈子最后一次在一起了,请你看在我们曾经生活在一起5年的情份上,再陪我一次。哪怕你认为是我勾引你也好,补偿你也好,我都只请你给我最后一次,从明天起,我和你不再有任何瓜葛!  说完她背过手脱掉了胸罩扣子,拿下了胸罩,然后又弯腰褪下了自己的内裤,双腿叉开着靠在了床头上,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我的眼,一只手滑到了她的阴部,手指轻轻地摩擦着她的阴缝。  要是换了别的女人,不用说我早就扑上去了,可偏偏她是那个让我彻夜难眠,一个人痛苦了几个晚上的女人。此时的我真的是在煎熬,爱和恨纠缠在一起,想恨恨不起来,想爱又不敢去爱。唉,男人就是这样,面对女色总是优柔寡断!  这时我看见她的中指已经慢慢侵入自己的阴道,轻轻的在抽插,张开的阴唇阴茎有点湿润了。她依然没说话,就直瞪瞪的看着我。  我当时心里真的是一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有你这样玩的吗?和她相处的五年里,她哪次想做爱了不是这样勾引我的?每次都能逗得我兽性大发,狂干一场,可今天,相同的场景再次出现,我却犹豫了!  到底上还是不上?我最后一次在心中问自己!  宋* ,快来吧,我这里水都出来了!王琴娇声催促我!  骚货,你她妈是不是也这样勾引主任的?想起她这一年天天都跟主任睡在一起,我的气就不打一处来,妈的,死就死吧,怕个球啊!  我猛地一起身就坐到了床边,王琴迅速的向我靠了过来,把我拉倒在床上,猩红的嘴唇扑面而来!              【未完待续】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友情链接: 澳门威尼斯人官方注册 威尼斯人会员注册 澳门威尼斯人正规网站 威尼斯人百家乐网站 威尼斯人娱乐网站在线 正规网络博彩公司 澳门赌场威尼斯人 威尼斯人赌博网站 澳门威尼斯人赌博 威尼斯人百家乐 澳门威尼斯人最新网站 澳门威尼斯人网上赌场 澳门正规网络博彩 澳门新威尼斯人娱乐场 威尼斯人网上娱乐场 澳门威尼斯人网址注册 威尼斯人娱乐官网 威尼斯人手机网站 澳门威尼斯人线上网址 澳门威尼斯人赌博网站 澳门威尼斯人娱乐平台 线上百家乐游戏 威尼斯人线上赌博平台 澳门威尼斯人注册网址 威尼斯人娱乐网址 澳门威尼斯人注册 澳门正规赌博平台 澳门正规网上博彩 威尼斯人官方网站 威尼斯人娱乐场网址 澳门威尼斯人赌博平台 威尼斯人娱乐平台 澳门威尼斯人官方平台 威尼斯人娱乐场平台 正规网上博彩公司 澳门威尼斯人手机网站 威尼斯人线上赌博网站 线上百家乐 网上真人百家乐 澳门威尼斯人在线游戏 威尼斯人手机注册 澳门威尼斯人赌博网址 澳门威尼斯人官网在线 正规赌博网站 澳门正规网络博彩公司 威尼斯人备用网址 线上赌博平台 澳门威尼斯人网站 威尼斯人赌博网址 正规网上博彩 真人百家乐 威尼斯人最新网址 威尼斯人手机网址 澳门威尼斯人博彩 威尼斯人赌博平台 威尼斯人网站 澳门威尼斯人赌场官网 澳门威尼斯人娱乐场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注册 澳门威尼斯人正规官网 威尼斯人正规网站 澳门威尼斯人手机注册 正规赌博网址 线上真人百家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