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人妻女友  »  【碧莲春】(01)【作者:1smore】加载中加载中
【碧莲春】(01)【作者:1smore】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按照以下方法,记住本站永久域名!方便随时找到黄色网!避免走失!

网址格式:www.AV888+任意字母.com 例如:www.AV888a.com www.AV888b.com www.AV888c.com ...等等

字数:602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1)  外场的炒高丽菜快没了,惠美于是赶紧从厨房抬出一锅刚炒好的,这锅是惠美让新来的二厨碧莲炒的,虽然看起来只是再寻常不过的炒高丽菜,但是要炒的香、甜、脆,正是考验厨师基本手艺的一道菜。惠美对碧莲的厨艺非常满意,不只是这道炒高丽菜而已,碧莲还对好多菜式得心应手,可以放心交给她独立作业。自从郭姐介绍碧莲来帮忙后,她的负担也减轻不少,惠美很感谢郭姐找来这个能干的好帮手。  碧莲这个人在店里不多话,不苟言笑的她,除非店里真的忙不过来,不然郭姐不会要她来外场帮忙,怕给客人误会。只是如果遇到穿着制服的学生,碧莲对客人的态度就和蔼许多。才刚炒完菜,不待老板娘指示,碧莲就自动自发开始整理厨房、刷洗厨具,由于这段时间工作下来的默契,碧莲知道这锅高丽菜应该就是今晚出的最后一次菜。  厨房外面的流理台,点着微弱的灯火。说是流理台,倒不如说是水龙头、水管与大澡盆的简陋组合。唯一可以说是流理台的装置,却摆不下炒锅与餐桶,所以要另外拉一条水管把水接到地上的大澡盆,在里头清洗厨具,如此水花难免泼溅到碧莲身上,虽然有围裙的遮挡,还是难免会有淋湿的地方。加上炒锅与餐桶的庞大体积,清洗起来特别费劲,所以就算自来水没有弄湿碧莲,汗水还是会将衣服都浸透。  后巷附近几个不怀好意的男人,可能是住户,此时都心照不宣地假装出来纳凉、抽烟,实则为了欣赏这样的风光:女人湿着身子,坐在小凳子上,努力刷洗厨具,有时领口疏于防备,还可以看到里头的胸罩款式,包覆那对硕大又白嫩的乳峰,如果碧莲穿的是浅色的上衣,质料又再薄一点,湿透了之后,整个背部还会透出胸罩几乎完整的模样,以及若隐若现的肌肤,如此半裸着接受众人的视奸。  有时停下工作,喘息片刻的碧莲,抬头望见了谁,会礼貌性跟对方点个头,湿掉的头发贴在额头与两颊,脸上滴着已经分不清是汗水还是自来水的露珠,微张的红唇呼着厚重的气息,看得男人更加心痒,男人通常也会再扯一些「很忙喔」之类的老套句子起个话头攀谈,但是冷若冰霜的碧莲通常不会回应,只是把厨具再抬进厨房,留下怅然若失的男人。如果碧莲偶尔回应个「对啊」、「还好」,男人就像得到女神特别眷顾一般喜上眉梢。  虽然已经过了五十岁,可是碧莲天生散发出一股让男人难以抗拒的母性。  并不是附近这些中年男人不挑拣,而是碧莲来去飘忽不定、全然不晓得今天会不会出现在店里,带给人的神秘感,加上女人在认真工作时显露出来的那种成熟美,吸引着他们。  若要更露骨一点地讲,这些男人还更贪慕老板娘惠美的清丽容姿与美好身材,加上惠美的老公经常不在,更引发男人们对她的遐想,这具体表现在惠美也出来外面帮忙整理的此刻,男人的眼神又更加像是野狼一样,垂涎着眼前秀色可餐的两头牝鹿。  当然男人的居心有时也会被识破,或更该说是经常被识破,只要有哪家女主人出来瞪着家里的男人,甚至扯着男人的耳朵要他安分一点、进屋里去,群体视奸的乐趣被破坏后,其他人往往也做鸟兽散。  今晚店里的气氛比较奇怪,老板娘惠美很急着要打烊,郭姐连忙指挥伙计,还吆喝了等在店外的游民进来,除了发给他们用今晚剩菜包的便当,还要他们帮忙清洁外场,再算给他们一点不算丰厚、但是总还过得去的工资,至少足够让他们住上一晚便宜的旅社,洗个澡,睡个好觉,不必餐风露宿。  跟老板娘算日领的碧莲,这个时候也来跟郭姐拿今天的工资。虽然惠美与郭姐多次劝说,希望碧莲可以每天都来上班,可是对于两人诚心的邀请,碧莲并没有答应。郭姐隐约知道碧莲的苦衷,渐渐地也没再帮老板娘说服碧莲,就让碧莲继续在这里打零工。  碧莲住的是非常舒适的电梯公寓,赚来的钱大半用来付了房租。服饰与化妆品也是她的大宗开支,单是内衣裤就占去了卧室里的一座衣橱,只要看到喜欢的内衣裤,就会毫不犹豫地买下来。  把一天下来身上的油烟、油腻与汗水都洗净后,碧莲把今天穿的这套内衣裤浸泡在冷洗精,再轻柔地细心搓洗。  屋里放着她那个年代的国语老歌,是在逛夜市的时候买的,她一边洗着衣服,一边随音乐哼着歌。  突然响起的手机吓着了碧莲,但是她已经习惯了只花几秒钟就让自己镇定下来,擦干了沾满泡泡水的手,披上浴巾,接起了电话。  电话那一端的人一样讲不到半分钟就挂掉,碧莲快快擦干了身体,吹干了头发,换上一套端庄之中仍有一丝性感气息的洋装,化好了妆,搽了点淡香水,出了门,到约定的地方等着会合。  打电话的人知道碧莲的作息,所以都会在差不多这个时候来电。来接碧莲的车子,驾驶很有礼貌地下车帮她开车门,一天下来,其实已经很疲惫的碧莲挤出了勉强的笑容,回应驾驶的绅士风范。车子的后座已经坐了两个年轻女子,现在又要再挤进来一人,年轻女子都显得没有好脸色,碧莲见状,便先开口夸赞她们:「怎么又打扮得这么漂亮?阿姨完全输了,都不教教阿姨?」  把她们捧高、逗笑,化解了尴尬。  但是只要具备基本审美观的人都看的出来,碧莲的打扮是比较高雅的,那两个年轻女子反而显得俗不可耐,尤其是那五颜六色的指甲彩绘,跟今天出勤的场所调性完全不合。  「阿姨,吃了没?」  坐在副驾驶座的女子手里拿着盐酥鸡,递了一块给驾驶小齐。碧莲依然只是笑而不语,她出来时已经刷过牙,清新的口气是接待客人的基本礼貌,如果这时候再吃东西,就会留下食物的味道。  「不要这样,不好看!」  「哪不好看?来嘛~啊~」  「丢脸啦!」  小齐虽然这么讲,还是叼起了敏惠喂的鸡胸肉,胡椒盐洒了太多,吃了不禁口干舌燥。  为了在深夜的临检不被特别关照,小齐与敏惠必须穿起平时嫌别扭的正式服装,自己的爱车做了很多改装,太过招摇,所以必须改开「公司」指定的这辆,看来稳重许多,载着小姐出勤时,就比较安全。再加上有敏惠的掩护,在警察看来就只是夜游的情侣,或是载着妈妈、阿姨、姐妹吃完喜酒要回家的小夫妻。  「阿姨!记得!有事Call我!」  小齐比了打电话的手势,提醒碧莲。今天的目的地是隐身在社区大楼里的俱乐部,有地下停车场,小齐这趟跑起来就比较放心一点,俱乐部的客人有经过基本的筛选,对小姐的人身安全也比较有保障。如果是一般民家或旅社、宾馆,很容易遇到警察钓鱼、埋伏盘查,或是遇到客人白嫖。「公司」虽然尽量少接这样的客人,但是有时为了给年龄较高的小姐出勤机会,还是会冒险接下来。  碧莲是小齐负责的小姐当中最稳重,也最重道义的。遇到警察钓鱼,都能坚持不抖出马夫的身分。要是客人白嫖,她也只是逆来顺受,不会跟「公司」吵闹,反而是「公司」一口咬定她私吞,要她把钱吐出来。为了能有余裕维持生活,碧莲才不得不在白天又另外找了一份差事。这让小齐与敏惠看了心疼不已,却又无能为力。  有几次,碧莲会语重心长地劝小齐与敏惠收手,去做正当的工作,小齐与敏惠也只能无言以对。在这个地方,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压力,小齐何尝不是?原本与朋友合伙,要在学校附近的夜市开一间手机配件专卖店,怀抱着大学生就已经是个小老板的梦想,哪知朋友跑路,留下一笔不小的债务。如果没有女友敏惠一同支撑,以及找到一些游走法律边缘、钻法律漏洞的赚钱门路,他就要山穷水尽了。  俱乐部在自家的公关小姐请假、耍红牌脾气不来上班的类似状况,就会去外面找来临时的支援。碧莲已经不是头一次来这家俱乐部,两个年轻女子跟着碧莲踏进俱乐部大门,原本天不怕、地不怕,看到俱乐部的豪华装潢与排场,反而开始怯生生的。  「挺胸!走好!」  「好,阿姨。」  碧莲忍不住侧身对着两个小妹妹提醒仪态,显露出大姐风范,此时迎面走来了一个盛装打扮的女人,左右都站了两位穿着贴身旗袍的干部、三位西装笔挺的帅气少爷,大阵仗欢迎碧莲到来。两个年轻女子不禁发起花痴,对着少爷频送秋波,但是对方完全不搭理。  「碧莲姐!哎呀!真是不好意思,又突然要麻烦您了!」  俱乐部经理Jenny语毕,干部与少爷整齐划一地对碧莲行了鞠躬礼,喊道:「欢迎碧莲姐!」Jenny的行头向来华丽无比,今晚全身闪亮亮的饰品在灯光照射下透出耀眼的光芒,所到之处一举一动都会引起注目。  她挽起了碧莲,留下两个年轻女子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又是漫步、又像轻舞地,走过了铺着红毯的大厅长廊,坐在大厅沙发的客人与公关小姐,无一不被这样的俏皮举动吸引,最后走进了最里面的、今晚特别指定碧莲坐台的那间包厢。  「张~董~!您朝思暮想的洪老师来了啦!」  「好!来!洪老师!坐!坐!」  碧莲很不喜欢别人提起她是「老师」,但是这却是她最耸动的卖点,让她在同个年龄层、熟年的风俗女子之中尤其特别。虽然百般不情愿,碧莲还是装出了笑容,坐了下来,对着张董扑个满怀,丰满的胸部蹭着张董的手臂,柔软的触感使得张董露出了满足而色眯眯的笑容。  「张董~!又来找人家啰?」  「对~!找。你。这。个。小。冤。家!」  「讨厌啦~你坏!先罚一杯。」  「对!罚!罚一杯!你喝!」  「好啦~!人家喝。」  碧莲握着张董斟了半满的酒杯,一口一口地啜饮,张董的手摸着她的大腿,好几次都故意碰到了大腿深处。发现碧莲今晚穿的是薄薄的丁字小裤后,张董笑的更加淫荡、猥亵,碧莲被这咸猪手弄得似怒又似笑的表情,让他更加得意。  「张同学~!你不乖喔~!」  「报告老师!没有!」  「没有什么?」  「没有!没有穿!」  「讨厌啦~!人家明明就有穿!」  「又不是在说你!干嘛自己承认?」  「唉呦!张董你很坏耶!」  「哈哈哈哈哈哈!好!再喝!再喝!」  已经累积了一天疲劳的碧莲,杯中的酒喝不到三分之一,就已经快要不支,张董不断地劝酒,她只敢一点一点沾着做个样子,只是累积下来喝下肚的酒精,还是让她就快承受不住,强打起精神、微微半张的眼睛,还给张董误会是含情脉脉的诱惑眼神,看得他更加爱怜。  「唉呦!张董~!你都跟洪老师玩得这么开心,都冷落人家了喔!」  「哪有?Jenny!来!过来!换你喝!」  「好!我敬张董~!」  Jenny眼见碧莲已经快不胜酒力,便使了眼色,指示干部搀扶她先下去休息,自己先干了一杯,再找了几位小姐转台过来应付张董。  张董一开始不肯放人,左拥洪老师,右抱经理Jenny,直说不要扫兴、人才刚来、先喝三杯再说,碧莲恭敬不如从命,心想喝干了这杯,张董满意了就会罢休,岂知张董看到杯里空了又再斟,还一直夸碧莲真能喝,来来回回灌了碧莲好几杯。  一直到了碧莲皱起眉头、摀着嘴,就快忍不住呕吐时,才扯开张董的怀抱,急忙离开包厢。  张董当下有点错愕,但是明白状况后,觉得有点不好意思,转而再点了一瓶高价的酒,表达对碧莲的捧场。  比起其他指名碧莲的常客,张董其实是最安分的一个,除了爱劝酒、说些黄色笑话、摸着界线以内的地方,不会对小姐提出更过份的要求,开酒也大方不啰唆,是这间俱乐部很爱的客人。  黄总则是与张董截然不同的类型,总爱讲一些玄之又玄、似是而非的大道理,考验小姐的应对能力,稍有不满意,就跟干部要求卡台,结果就是除了Jenny,只有碧莲能够招架的住,顺利撑满整节。这也是黄总往后经常要指名碧莲的缘故,即使碧莲年纪大他一轮,都不晓得要叫她姐姐还是阿姨了。  在酒店接待形形色色的客人,能够获得指名,除了是对公关小姐待客手腕的肯定,也代表收入有一定程度的基数保障。碧莲因为有基本的内涵,气质谈吐得体,所以来这里上班没几次,就接连得到指名,受欢迎程度不下于店里力捧的红牌新人Tiffany。Jenny很希望碧莲可以正式加入她这间俱乐部,不只是兼职,甚至开出了让她入股的条件,碧莲却始终没答应。就算是这样,Jenny仍旧不减她对碧莲的礼遇。  碧莲刚出现在这间俱乐部的时候,因为新闻报导的影响,仍被众人视为碰触不得的「蛇蝎女师」,一整晚下来,没有客人愿意让她坐台。正当Jenny觉得莫可奈何的时候,是一身憨胆的张董,完全不在乎碧莲的来历,指名了她,才打破了这个僵局。碧莲也把握住了这个机会,展现她的独特魅力,三两下就把张董伺候得龙心大悦,自此「洪老师」在这间俱乐部一炮而红,说张董是碧莲的恩人,一点也不为过。  碧莲被店里的干部搀扶着,却站不稳,到了女厕后,还来不及找到马桶,就趴倒在地板上呕吐了起来,呕出的胃酸呛到喉咙、强烈的酸楚刺激了她的泪腺,两行泪水忍不住滑落。  「碧莲姐?碧莲姐?」  「我没事。没事。」  干部怕地上的呕吐物沾到旗袍裙摆,又找了少爷进来帮忙清理,一群人在女厕里围着碧莲,使她觉得很难为情,吐了个干净之后,碧莲又打起精神,拿出漱口水,洗掉嘴里的酸臭味道,望着镜子里的自己,练习了两次公式般的灿烂笑容。  回到更衣室,换下这套脏掉的衣服,兼职的碧莲在这间俱乐部却有自己专属的置物柜,是Jenny特别给她的礼遇。她拿出一件雪白的礼服,没忘了再挑一套衬托的白色内衣裤。这件厚重的礼服,如果没有干部帮忙,光靠碧莲自己是穿不好的。一旁也在换装的Tiffany看到这老女人还要人服侍,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回到包厢、再度登场的碧莲,一身白纱,活像个新娘子,对张董先鞠了个躬,露出刚刚练习的迷人笑容,为突然离席的失礼道歉,已经快喝挂了的张董神智不清,见到眼前朦胧的人影,情绪突然激动起来,一直喊着过世的太太名字,讲着他人听不懂的喃喃,不一会儿,又哭了起来。  一切都在她的算计之中,碧莲内心很得意,几次聊天、旁敲侧击知道了张董的家庭状况后,用尽心机要来收服张董。  张董上次来这里,也在差不多快要醉得不省人事的时候,掏出了皮夹里收藏的年轻时的结婚照,讲着年轻时与太太一同创业的艰辛,再一阵胡言乱语后,又嚎啕大哭地吵着要找太太,碧莲一边安抚他,一边记下了婚纱的造型。  事后,碧莲逛了不少间婚纱店,终于找到这件类似款式的礼服,恰好这件复古设计的礼服吸引不了时下年轻人,租借次数用一只手就能数完,店家正要便宜出清,碧莲见机不可失,当场就买了下来。  「张董?」  「走!Jenny!我要带美照走!算钱!快!美照!我们走!」  美照是张董太太的名字。这是张董头一次说要带小姐出场,而且竟然还是看中了熟龄的碧莲,让Jenny有些意外。同时这也是碧莲第一次出场,Jenny原本想交代碧莲一些出场该注意的事情,却瞥见碧莲露出一股神秘的窃笑,让她忽然不寒而栗,话没说出口就打住了。被司机与碧莲扶上车后,张董靠在碧莲的肩膀,不知睡了没有,嘴里仍喃喃念着「美照……美照……」  Jenny对着离去的车尾行了九十度的鞠躬礼,直到车子开出地下停车场为止,走了几步,过去通知等候碧莲的小齐与敏惠,结算碧莲今晚挣得的收入。张董非常慷慨,给的很多,所以小齐也能得到不少抽成,得意忘形地跟敏惠炫耀,可是敏惠却推了他一把,脸色一沉,很不开心。  「你都不担心阿姨喔?」  「啊?这个……我当然担心啊!」  「哼!」回程的车上,敏惠跟两个年轻女子脸色都很差,识趣的小齐也就静默不讲话。路上果不其然又遇到临检,两个年轻女子经过俱乐部的干部帮忙梳化,已经去掉了过于艳丽的风尘味,还原她们大学女生平常上学的清纯模样,警察见了,也就没再多问些有的没的。不知好歹的两人,却还叽叽喳喳,一直抱怨俱乐部把她们弄丑了。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