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言情  »  【一晃如烟之官场风云篇】(23-25)【作者:第三印象派】加载中加载中
【一晃如烟之官场风云篇】(23-25)【作者:第三印象派】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按照以下方法,记住本站永久域名!方便随时找到黄色网!避免走失!

网址格式:www.AV888+任意字母.com 例如:www.AV888a.com www.AV888b.com www.AV888c.com ...等等

字数:9056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二十三)解脱  只好将朱洁的丝裤再仔仔细细地检查了一趟,果然,在丝裤的裆部出现了一大块痕迹。不用说,气味肯定是从这里散发出来的。看到这里,李志阳不由得纳闷起来。连续两天,究竟是谁这么大胆?  第一天时,还只是在大腿下侧。而这次,却直接在裆部。李志阳的大脑里,不由得生成出这样一幅画面:一个不知道长什么样的男人,趁着自己老婆在酒醉的状态中。在无人之处,或者就是在黑暗之处。从朱洁背后将自己的肉棒释放了出来后,借着朱洁的辅助将她的牛仔裤给脱了下来。也许,因为害怕被人看见,牛仔裤只是挂在大腿间也是有可能的。当这个男人要脱下朱洁的丝裤时,却受了前所未有的阻力。可能试了很多次,最后都以失败告终。  无奈,这个男人只能将一条不知道是什么样子形状的,却已经坚硬如铁的肉棒,放在了朱洁的双腿之间。得益于朱洁浑圆挺翘而又富有弹性的屁股,配上丝裤的丝滑,再加上朱洁天生的髀罅生成的小缝,这个男人就把这里当成朱洁的小穴,在朱洁的裆部来回摩擦着。两人的性器官,仅隔着薄薄的两层布。也许,这个男人能享受到了朱洁小穴的柔软和温热。  说不定,当时朱洁已经动情了。也许,朱洁差点就要失去防线。但是,最后男人还在阵阵快感中将精液喷射在了丝裤上,结束了这场刺激却意由未尽的性爱。一身轻松之后,男人只是胡闹时擦拭了一下,就将朱洁的牛仔裤给穿上。最后,装成若无其事一样的离开了朱洁的身边。  李志阳想到这里,不由得心里一阵激动,自己的肉棒不由得竖立起来。李志阳有些怀疑自己是怎么了?想到自己老婆被一个不认识的人给猥亵,反而来了性欲。不是应该去找到那个人,然后让那个人生不如死吗?可是,现在自己的肉棒已经竖立起来,而自己老婆醉躺在床上,可以任由自己发挥。想到这里,原本竖立的肉棒又变得更加坚硬了。  管他三七二十一,李志阳将心一横。心里暗想着:别的男人没有做完的事情,就让自己来完成吧!可是一想到这里,又觉得好笑。也顾不得那么多,先将朱洁的长衫脱了下来。结果,意外的发现到原本应该在乳房上的胸罩,此时却一个在上一个在下,明显的被人动过。这下李志阳的心情变得是又惊又喜,看样子那个在裆部射精的男人,也对朱洁的胸部进行了进攻。  那现在,整个猥亵的过程又增加了一个双手抓着朱洁双乳,而肉棒夹在双腿间摩擦的画面。想到这里,李志阳的内心里泛起一阵波澜。反正,事情已经发生了。原本只属于自己的乳房,已经被别人无情的占领过。好在小穴还是属于自己一个人,不过就是不知道嘴巴会不会?李志阳无意中又想到这个问题。  但是所有的一切想法,都是在一瞬间之间闪念而过。李志阳现在心里已经是阵阵激动,男性荷尔蒙刺激着他产生浓烈性欲。现在的所有氛围,都仿佛是一种性的催化剂。他感觉自己正在慢慢迷失,迷失在性欲的漩涡里。  已经没有什么好犹豫的,李志阳将朱洁的胸罩粗暴地一把给拉了下,仿佛现在就是在强奸一个毫不相识的女人。那对刚经战火的双乳,从胸罩的束缚下解救出来一下子弹了出来。两粒棕紫色的乳头已经高高竖立,证明着主人性欲和内心的冲动。  李志阳也顾不那个不知名的男人是用手,还或是用嘴巴。一口就将左乳房的乳头含进了嘴里,顿时一股女性特有的麝色伴随着汗咸味传来。  「嗯~」酒醉中的朱洁发出低沉的一声鼻音。  「啧啧啧~」那一声鼻音,再加上刚才的气味和体香。这些组成天下最烈的春药,让李志阳意乱情迷。用嘴唇包着牙齿,在两粒乳头上不停来回地吮吸着。不时地,又用舌头配合着在乳头和乳晕上不停地扫拭着。  「嗯嗯嗯~」虽然酒醉中影响了朱洁的思维,但是这阵阵快感还是让敏感的她发出阵阵呻吟声。  「噗~噗~噗~啧啧啧~」李志阳又像以往一样,将竖立的乳头含在嘴里。然后,轻轻地向上一拉。等到乳头到了极限时,便会猛然从嘴里滑落。而当乳头落下时,又狠狠地吮吸着。  「嗯嗯嗯~嗯嗯啊~」酒醉中的朱洁被这种略带疼痛的快感弄得全身不停地扭动起来,嘴里的呻吟声也越来越大。  「噗~噗~噗~啧啧啧~」「嗯嗯嗯~嗯嗯啊~」「噗~噗~噗~啧啧啧~」「嗯嗯嗯~嗯嗯啊~」房间里一时间全是李志阳吮吸的声音,伴着朱洁的呻吟声。整个房间里,弥漫着爱欲的气息。  李志阳只感觉到自己的嘴巴有一些麻疼,便停止嘴巴对朱洁乳头的进攻。但是,舌头却不停地在两边的乳晕上扫拭着。而双手却一路向下,直接来到丝裤的束腰处。轻轻向下一拉,结果却被朱洁双手紧紧抓住。  「洁宝宝,老公要!」李志阳附在朱洁的耳边,悄悄说道。  如同一句咒语,朱洁原本紧紧抓住李志阳的双手放开了一边。李志阳只是稍稍一用力,丝裤连同内裤一起便脱了下去。露出如山丘般的阴阜,在阴阜上是特意剪修过短短的一层阴毛。顺着阴毛而下,是一条紧闭的肉缝。  就在李志阳慢慢地将丝裤与内裤往下脱去的过程中,又发现了在黑色的蕾丝内裤裆部有一层薄薄地白色粉末。李志阳当然知道这是怎么样形成的,肉棒似乎又硬了几分。  等到丝裤与内裤全部脱完,现在的朱洁就像一具洁白的任人宰割的肉体。李志阳上下抚摸着这具令他神往的胴体,内心里泛出一阵无以言对的激动。虽然,两人已经是夫妻了。可是,这样在朱洁被人猥琐之后,而且又是酒醉后的感觉让李志阳感觉眼前仿佛就是一个陌生的女人。  等心情稍稍平复一些,李志阳便脱掉裤子,先将自己的肉棒放到朱洁的嘴边。对于从来没有给自己口交过的朱洁,李志阳今天就要破这个戒了。将肉棒放到嘴边,然后腰部轻轻向前一顶。朱洁居然自然而然的张开嘴,将肉棒吸了进去。  「呃~呜~」两人同时发出舒畅的呻吟声,不同的是李志阳是舒畅的叫声,而朱洁是被迫的口咽声。  「宝宝,就像吸奶那样好好吸一下。呃呃呃~」李志阳轻声说道,谁知话音未落朱洁就按他的意思吮吸起来,惹得李志阳一阵快感。  「呜呜呜……」朱洁却像个听话的小孩子,像婴儿一样不停地吮吸着李志阳的肉棒。  「呃呃呃~」李志阳从来没有享受过这样的待遇,只感觉自己的肉棒在一个温热的肉腔中,被一阵阵吸力而被牵引着。虽然,这个湿热的肉腔并不像阴道那里紧致。可是,肉棒被吸力一进一出的推动着,婉如肉棒在阴道中进进出出。更重要的是,还不用自己出力。这让李志阳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快感,嘴里不由发出呻吟声。  「呜呜呜……」「呃呃呃~」「呜呜呜……」「呃呃呃~」  朱洁的吸吮声加上李志阳的呻吟声,替换了刚才李志阳的吸吮声和朱洁的呻吟声。  李志阳只感觉坚硬的肉棒在朱洁的吮吸下,变得越来越敏感,马眼也似乎越张越开。并不想迅速结束的李志阳,马上屏气凝神。可是,那阵阵快感让李志阳有些把控不把。              (二十四)释然  无奈之间,只好「啵~」地一声将肉棒从朱洁的口中抽了出来。虽然,李志阳很是不舍这一种享受。  望了望自己湿漉漉的肉棒,李志阳的欲望愈发强烈。几乎是颤抖着双手将朱洁的双腿轻轻地分开,然后一个翻身跪在了朱洁的双腿间。坚硬的肉棒被对准了那条肉缝的尽头,只需稍稍向前便可以进入那个令男人神往的地方。  不过,李志阳并没有马上一捅而入。而是将身体再前移动了一下,这样一来肉棒就被放在了阴阜之上。他先将肉棒在阴阜上的阴毛上扫了扫,感受着如青草般的柔软。然后稍稍欠了欠身子,肉棒便来到了肉缝面前。  李志阳将肉棒上的包皮稍稍向后褪去,这时冒着热气的龟头便全部露了出来。没有迟疑,龟头便接触到肉缝紧闭的两片小嫩肉。不过,此时朱洁的整个阴部并没有马上暴露出来,而是在肥厚的大阴唇保护下紧闭着。就像一个雪白而饱满的馒头,被一条细线从中间分为两半。远远望着,犹如马卡龙一般。  看到这里,李志阳不由得咽了咽口水,从结婚至今只知道朱洁有一个给自己带来快乐的肉穴,却从来没有见过肉穴长得是什么样子?现在终于见到了庐山真面目,怎能不心情激动?但是,激动归激动。李志阳知道,这不是一个只是看看就行的地方。关键是要释放掉自己的欲望,而这个释放欲望的地方就是这里。  心里这样想着,手扶着龟头便轻轻向前一顶,两人的肉体就这样触碰到了一起。不过,龟头并不是插入小穴中。而是陷落在那条深深的肉缝中,顿时传来一阵柔软的感觉。  因为此时朱洁并没有动情,整个阴部并没有完全湿润。随着龟头的滑动,肉缝便被龟头撑得由细变成宽。如此反复,原本紧闭的肉缝在龟头的摩擦下,慢慢地由细变宽,露出里面浅粉褐色的小阴唇。而在肉缝顶端的阴蒂,像一颗小肉芽般慢慢地凸现出来。  李志阳看着自己的杰作,不由得暗自得意。为了给朱洁更大的刺激,他扶着肉棒直接用龟头与阴蒂接触着。这下,强烈的刺激让朱洁不由得将身体扭来扭去。而肉缝也慢慢打开来,两片小阴唇像一朵绽放的花朵,向两边张开。整条肉缝已经完全变成了一个小水沟,露出里面粉嫩的嫩肉。特别是小穴口,已经完全暴露出来。像一张小嘴,等待着肉棒的来到。  现在朱洁的整个阴部,在阴道分泌出来的爱液滋润下,变得闪闪发光。李志阳的龟头上更是沾满了来自阴道的淫液,混合着马眼分泌出来的爱液。显得整个龟头是油光满面,闪烁着糜烂的气息。  感觉到已经差不多了,李志阳就将龟头放到小穴口前。先在洞口边沾了沾爱液,然后手扶着肉棒对准洞口。腰部稍稍向前一用力,就听到「噗哧~」一声,龟头便滑了进去。  「嗯~」在龟头进入的一刹那,朱洁不由得发出一声呻吟。  似乎是有意为之,李志阳的龟头进入以后并没有马上推送,而是任由小穴口内的嫩肉在冠状沟处。这时,肉棒上传来的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感觉。小穴内的龟头传来的是湿热紧致的包裹感,而外面的肉棒茎却还在外面等待着,充满着凉意。两人用这个姿势就这样保持了一会,李志阳这才慢慢向前推去。  「哧哧哧~」肉棒在小穴爱液的滋润下,慢慢地向前滑去,发出类似水渍摩擦的声音。  「嗯嗯~」这样的摩擦让朱洁不由得娇喘连连,呻吟声一浪接着一浪。  一会的功夫,李志阳的肉棒便全部被包裹在了紧致温热而又潮湿的小穴中。而在肉棒的外面,两人的阴毛交结在了一块,两个睾丸被挡在小穴外贴在会阴处。而李志阳的姿势也由跪在双腿间,变成了上半身趴在朱洁身上,双手撑住身体而不至于重重地压着朱洁。望着身下脸色红红的朱洁,李志阳也分不清是那脸红是由于酒醉还是性欲的原因。  「噗哧~」李志阳再也忍不住,慢慢地抽动了一下。  「嗯喔~」随着这个抽插,朱洁发出了类似解脱的声音。  「噗哧~」「噗哧~」「噗哧~」李志阳知道朱洁这个声音是对自己的肯定,更是对于朱洁本身性欲得到释放的一种信息,便开始慢慢抽插起来。  「嗯~嗯~嗯嗯~」睡梦中的朱洁没有任何的动作,只是在李志阳的抽插中,发出若有若无的呻吟声。  「噗哧~」「噗哧~」「咵咵咵~」「咵咵咵~」李志阳的腰部开始慢慢加快了速度,两人的胯部由于撞击而发出低沉的肉击声。  「嗯嗯~抱~抱~嗯~呜~」朱洁忽然伸出双手,在空中乱抓着。  「唔唔唔~」「咵咵咵~」「啪啪啪~」李志阳听到朱洁的呼唤,二话没说便将身体压了下去。将原本支撑着身体的双手放到了朱洁的背后,变成了一个拥抱的姿势。同时,又将自己的嘴巴伸了过去,与朱洁舌吻起来。两人的肉击声慢慢地也由于抽插的速度越来越快,而变得越来越清脆。  「唔~嗯嗯~」朱洁在李志阳的上下同时进攻中,呻吟声越来越大。特别是当李志阳身体压下来时,那宽阔而结实的胸膛压在自己的双乳上,硕大的乳房像面团一样被压成一个饼形。可是,竖立的乳头却与李志阳的胸膛由于动作而互相摩擦着。那种时有时无的触碰感,更是让朱洁欲罢不能。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李志阳投手的过程中,明显感觉到小穴中的爱液越来越多。让自己的肉棒就像在倒满油的道路上,几乎都是滑进滑去。而朱洁总是有意无意地收缩阴道,使得小穴时紧时滑。为了防止肉棒滑出来,只好不断地调整速度和方向,这才稳住了局面。  「唔~嗯嗯~唔唔唔~啊……」突然朱洁全身一震,双腿拼命地想合拢起来。不多时,舌吻的嘴里发出含糊不清的呻吟,同时拼了命地要将李志阳的舌头吸住。身体开始不停抽搐起来,双手更是死死的抱住李志阳。  「啪啪啪~啪啪啪~噗哧~噗哧~噗哧~」李志阳只感觉从阴道深出涌出一股热流,冲击着龟头马眼处一阵酥麻。阴道壁开始不停收缩着,挤压着在小穴中的肉棒。他知道,朱洁的高潮来了。于是,松开舌吻的嘴巴,让朱洁呻吟出来。同时,肉棒继续快速地抽插着,让朱洁的高潮感觉更强烈些这才停了下来。  「呼呼呼~」高潮过后的朱洁闭着眼睛躺在那里,死死地抱着李志阳喘着粗气。原本分开的双腿也在李志阳的配合下,紧紧地合拢来。这样一来,那条已经分开的肉缝也由于合拢而挤成了一条线,李志阳的肉棒也被紧紧地夹在小穴中。  「噗哧~」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李志阳感觉朱洁高潮应该差不多时,又试探着抽插了一次。  「嗯~」高潮过后的朱洁变得更加敏感,随着抽插动作呻吟声也响起来了。  「噗哧~噗哧~噗哧~」由于肉棒是被朱洁的小穴被夹住的,李志阳的抽插动作自然不能太大。虽然有爱液的协助,可是合拢来的一线天小穴却不如分开时那般湿滑。  「嗯嗯嗯~」朱洁双手抱着李志阳的背部,随着抽插发出呻吟声。  「噗哧~噗哧~噗哧~」李志阳虽然不敢速度太多,但是,增加了抽插的频率和深度。随着抽插的频率越来越快,抽插的深度也变得越来越浅。  「嗯嗯啊~」由于深浅的缘故,李志阳总会有意无意地摩擦到阴道内的G点,这使得朱洁不由得又是一阵快感涌来。  「噗哧~噗哧~啪啪啪~」李志阳感觉到朱洁的双腿正在慢慢地分开,于是尽可能的配合着。等到朱洁的双腿打开后,李志阳的动作变得越来越快。  「嗯哈~嗯哈~啊……」在李志阳快速地九浅一深的打桩机式的抽插下,朱洁的呻吟声也变成了浪叫声。  「啪啪啪~」「啊~啊~啊~」「啪啪啪~」「啊~啊~啊~」「啪啪啪~」「啊~啊~啊~」  在一通疯狂地抽插过后,李志阳明显感觉到朱洁的阴部越来越湿也变得越来越烫。不由得稍稍欠了一下身体,虽然还在朱洁的拥抱下,却可以看到两人的结合处。此时,自己那条酱紧的肉棒正被两片粉红色的嫩肉所包裹,随着肉棒的进出,那两片嫩肉不停地做得缩回又张开的动作。两人的结合处已经是一片狼籍,到处都是抽插时带出来的乳白色爱液。在肉击声过后,发出「滋滋滋~」地流水声。  李志阳看到这里,坚硬的肉棒酥麻感越来越浓。龟头已经在抽插中变得越来越敏感,马眼的分泌物也越来越多。他知道,自己的高潮也快来了。  就在李志阳胡思乱想时,朱洁分向两边的双腿,突然一把绕到李志阳的腰上紧紧地夹住。这就使得略微宽松的阴道环境,一下子又变得紧致起来。还能坚持一会的李志阳,这下彻底没有办法了。  「啪啪啪~」「啊啊啊~」「啪啪啪~」「啊啊啊~」「啪啪啪~」「啊啊啊~」  已经到了临界的李志阳双手抱住朱洁,两人的身体紧紧地贴在一起。然后,腰部前后推送,在一通几乎是疯狂地抽插后。再也坚持不住,还没有来得及做好准备,只感觉到自己的龟头一阵酸麻过后马眼一松千万子孙射进了阴道深处。  就当李志阳一泻如柱时,朱洁也受不了这强烈的抽插。在感受到李志阳滚烫的精液后,身体也不受控制的抽搐起来。积压在体内的一种无法言明的压抑顷刻间消失得无影无踪,大脑里一片空白。  两人感觉到一种前所未有的解脱,所有的一切负能量都释放了出去。人变得轻松起来,而李志阳只感觉一阵睡意袭来。虽然他知道插在小穴中的肉棒正在慢慢变软,混合着精液的淫水从阴道内流了出来。但却顾不得清理,喘着粗气趴在朱洁身上慢慢地睡着了。              (二十五)表象  当李志阳醒来时,窗外早已阳光明媚。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已经从朱洁的身上下来了,身上也盖着被子。翻了一个身,想去抱下朱洁。却发现朱洁并没有在床边,不由得唰地一声坐了起来了。  环顾四周,整个房间里就只有他一个人。心里纳闷起来:这人到哪里去了?李志阳正要下床去找,床头柜上的手机却响了起来。无奈地摇了摇头,伸手去拿手机。随意地用眼睛瞟了一下,来电显示是刘处长。  「刘主任,这么早就有指示了?」李志阳心里疑惑,嘴上却还是保持着调侃。  「李主任,不不不,李书记!您真是神人啊,昨天才说的事,今天上午就搞定了。谢谢!」听筒里传来刘处长激动的声音。  「稍等,刘主任!您先别这么捧我,弄得我怪不好意思的。什么事情让您这一大早的就使劲地夸我?」李志阳心里猜出是什么事情了,但是语气上还是保持着疑惑。  「纪委,喝茶的事情啊!」刘处长的激动显然还未平复,直接说道。  「哦!这么快的?」李志阳明知故问。  「李书记,我以前只是听别人说您如何如可厉害。没想到,您是真人不露像。不现山不露水就把事情处理了。佩服!佩服!啥也不说了,今天晚上茉莉花酒店面谈。」刘处长在电话里面绕了一圈才到重点。  「这个,晚上我还有点事情。您看,我帮您约下纪委的领导!还有几位办事的同事,我就算了啊!好意心领,好意心领了。」李志阳推诿道。  「不不不,纪委的领导一定要请。但是,今天晚上我就约您一人。其他人嘛,有您李书记出面,比我这个小小的主任要强的多。」刘处长赶紧招呼着,特意将一人说得比较重道。  「行行行,那我恭敬不如从命,听您刘老哥的!」李志阳听出了刘处长的意思,答应道。  「谢谢!谢谢!谢李书记赏面。记得晚上18点,茉莉花酒店。」刘处长又重复了一遍。  「好的,届时一定赏光!」李志阳笑着说道。  「那我就不打扰李书记了,您先忙!再见。」刘处长的目的达成了,便主动结束电话。  「好的!再见!」李志阳说完,便先挂了电话。  李志阳放下手机,才想起还要找朱洁呢?于是,又拿起手机。正在拔号时,手机却又响了起来。李志阳有些心烦,这正事没做又是什么人呢?看了一眼来电显示,不由得惊出了一身冷汗,尽然是首都老者的。  「喂,领导好!」李志阳就像一只变色龙,马上换上了一副笑容,语气里面充满了谦卑。  「小李啊!这么早打电话给你,没打扰吧!」老者平静中带着笑容的声音,从听筒里传来。  「不打扰,不打扰!领导有什么指示?」李志阳赶忙唯唯诺诺地说道。  「上次不是答应你去安源,准备给你配一个搭档吗?」老者笑着说道。  「是是是,领导这是关照我的实践工作不足!自然是要记得的。」李志阳也笑着说道。  「给你派了一个领导,你们很熟悉!以前是你的顶头上司,经过这段时间总算解决了。」老者悠然地说道。  「您说的是熊书记?」李志阳听到这里,心里激动莫名。  「不错,脑子还是挺聪明的。以后这种小聪明少动,大是大非面前要明确。」老者平淡地说道。  「是是是!以后,认真做事小心思少猜。领导,那熊书记什么时候可以岗呢?」李志阳一面唯唯诺诺地说着,一面又忍不住好奇心问道。  「他会在后面到位,从市委书记降到区委书记,也算对得起他。」老者说出这些时,听得出还有些愤然。  「是是是,领导说的对!熊书记那样的人,就是要牢底坐穿才行。」李志阳听到这里,猜测出老者其实是对他和熊书记都是有意见的,只好点头哈腰地说道。  「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行了!多言了。你什么时候去安源?」老者感觉自己有些失言了,马上收住问道。  「下周一我就到县委报到,这两天在交接工作。」李志阳一字一句地说道。  「嗯!到了地方,好好干!你的一举一动我们都清楚,别玩小花样。」老者在电话里面严肃地说道。  「领导放心!我绝不会走原来的老路。」李志阳拍着胸脯说道。  「那纪委的事情,又是怎么回事?」老者并没有说什么,却淡淡地问道。  「纪委什么事情?」李志阳心里一惊,但是还是听对方先说。  「你还没有到岗,就让市纪委放了一个税务干部。收了多少好处?」老者说到这里,语气里充满轻蔑。  「领导,是这样的!这位干部,我并不认识。他是与我交接办公室主任,刘处长的亲戚。前几天刘处长和我说起这件事情,我就是和纪委的几位领导沟通了一下。让他们是以事实调查为依据的,对这位干部进行处理的。也是我多事,本不应该接手的。可是,刘处长又在那里以不交换为威胁。我也是没办法!」李志阳听到这里后背一阵冷凉,马上解释道。  「行了,这些猫腻我不听,也不想听。有事无事,那是纪委同志的事情。我就是告诉你:别还没有到岗,就被人抓住把柄。你怎么知道你让救人是不是一个圈套呢?你要是再进去一次,我们是不会再帮你的。」老者并没有听李志阳解释,而是苦口婆心地说道。  「明白!领导。」李志阳不由得心生感激,真挚地说道。  「又多言了,就这样了!凡事多问几个为什么?小心把柄在别人手上。」老者最后意味深长地说道,还没等李志阳说完,使挂了电话。  李志阳正要解释,却听到挂机声。心里不禁一阵迷忙,细细品味老者的话语又尝不是一种警告。顿时,像一个泄了气的皮球,呆坐在床上。  「咔~」就在此时,房间的门锁被打开了。  「老公,醒了!这是怎么了?」随之传来的便是朱洁的身影和声音,朱洁一开始只是看李志阳坐在床上,等仔细看到李志阳的表情不解地问道。  「你去哪里了?」李志阳没有回答朱洁的问题,而是担心地问道。  「去给您买好吃的去啦了!你看,买了你最爱吃的桃香鸡肉,还有酸辣粉。」朱洁走到床边,将手上的东西提到李志阳的面前笑着说道。  「可以直接打电话送货上门嘛,你这么跑出去我担心你啊!」李志阳用双手捧着朱洁的脸,温柔地说道。  「呸!这么肉麻干嘛。今天这是怎么了?我看看,是不是发烧了。不像啊!」朱洁挣扎着从李志阳的双手中出来,将手上的东西放到床头柜上。用手摸了摸李志阳的额头,开着玩笑说道。  「熊书记要出来了!」李志阳摆开朱洁的手,淡淡地说道。  「真的吗?这是真的吗?」朱洁不敢相信地说道。  「嗯!首都的那个老者刚才打来电话,说了这件事情。到时,他还是当我的顶头上司。不过,降了一级当了个区委书记。」李志阳点点头,淡淡地说道。  「那太好了!这样一来,你又有靠山了。」朱洁听到这里,笑着说道。  「但愿吧!」李志阳苦笑着说道。  「怎么了?老公!」朱洁看到李志阳闷闷不乐的样子,不解地问道。  「我现在的一举一动,那位老者都知道。刚才在电话里面还警告我,别玩出火。不然,再进去了就没办法出来了。」李志阳严肃地说道。  「那你别玩火啊!」朱洁听到这里,一下子坐在床边。一把抱着李志阳,带着哭腔说道。  「可是,我已经玩了两把火!」李志阳这时再也忍不住,把心里的话说出来了。  「啊!老公,你别吓我啊,有这么严重吗?」朱洁被听到这里,被吓得不清,急切地问道。  「现在还不严重,老者说的对!做人做事别只看表面,搞不好别人挖了一个坑让你跳,你还高高兴兴地往下跳。」李志阳轻抚着朱洁的脸,淡淡地说道。  「你现在跳坑了吗?」朱洁急切地问道。  「还不算,放心吧!我会处理好。」李志阳摇摇头,然后坚定地说道。  「老公!你听我一句心里话,我不求你当多大的官能赚多少的钱。我只求你平平安安地,别再这样提心吊胆的过日子了。行吗?」说到这里,朱洁的眼泪都已经在眼框里打转了。  「好好好,听老婆的!乖,别哭哦。对了,我肚子饿了!能不能把吃的东西拿给我?」李志阳用手擦了擦朱洁的眼泪,转移了一下话题。  「嗯嗯~不对!你还没有洗脸刷牙呢!脏死了,快!先洗脸刷牙,再吃早餐!」朱洁听到这里破涕为笑,一下子又转变了面色,让李志阳去洗漱。  「行行行!听老婆大人的。」李志阳双手抱拳说道。  「呸,没个正形!」朱洁从李志阳的怀里出来,轻轻地拍打了一下他。  「起床!噫~我什么时候穿了裤子?」李志阳将被子一掀开,本想吓一吓朱洁,却发现自己此时已经穿好睡裤。  「就知道你要耍流氓,老娘早有准备!嘿嘿嘿~」朱洁看到这里,奸笑着。  「唉!还是老婆厉害。」李志阳只好假装失败了,垂头丧气地从床上爬起来。  「现在才知道!哼!」朱洁得意地笑道。  就这样,在两人的打打闹闹中李志阳去卫生间洗漱一番,然后两人一起吃了早餐。              (未完待续)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9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