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言情  »  【杂记-新年的游戏】(03-04)【作者:skylifexp】加载中加载中
【杂记-新年的游戏】(03-04)【作者:skylifexp】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按照以下方法,记住本站永久域名!方便随时找到黄色网!避免走失!

网址格式:www.AV888+任意字母.com 例如:www.AV888a.com www.AV888b.com www.AV888c.com ...等等

字数:4055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三章  迷迷糊糊睡过去了,再次醒来已经是早上。意识还没完全恢复,现在躺着的是哪个床,莹莹在哪里,今天是什么日子?有时候一切都记不得反而很好。可是慢慢恢复过后,心里却清楚得很。今天是大年三十,除夕。我叫成文,32嵗,在一个IT产品公司上班。这个春节,我把我的妻子送给比我小10嵗的大学生下属玩弄,直到他满意为止。期间我不能打扰他。  清晨虽然寒冷,但也很清静。爸爸妈妈起得早,已经出去运动了。莹莹不在身边的早上,有点不适应。终究还是要面对的,我略带期待和紧张,打开手机看看小罗有没有发来信息。按照小罗的能力,昨晚估计得整到半夜吧。我打开手机,一边设想我将会看到什么画面。  「嗯~ 嗯~ 啊~ 」这次发过来发过来的是语音。我熟悉的莹莹的声音。  「怎么样,这上面的嘴巴没喝多少,下面的嘴巴水还这么多啊。告诉你老公,这是第几次了。」「嗯~ 不记得了啊,太~ 太多了」  「贱货,刚才不是让你记着的吗。操一次,你去给你同事群里发一个给红包。快去看看,发多少了。」  小罗的手法很是厉害,这样年后同事们跟莹莹提起红包,不知道她会有何想法。  「嗯~ 啊~ ,6个了,嗯~ 嗯~ 」「那就是6次了啊,你老公要多久才能弄你6次啊。」  「不要说他了,羞死人了,啊~ 嗯~ 」  「说!不说我停了啊。」然后那头的「啪啪」声突然停了。我这才意识到,那肉体撞击的声音有多大。原来,做爱的时候真的是可以产生这种声音,怪不得人们都叫啪啪啪。我以前和莹莹一方面我比较短,动作稍微大点就滑出来了,第二我力气不够,因此一直都没什么声音。看来,莹莹的第一次啪啪是给了小罗了,真正的性爱。不知道这过程开始的时候,莹莹听到这声音是什么感觉。  「一~ 一个月。」欲望之下,莹莹终於还是张口了。对,想不到,小罗一晚上,可能还不到,和莹莹啪啪的次数就等於我这个老公一个月的次数了。哦,不,我和莹莹真正「啪啪」的次数其实是零。  伴随着小罗的嘲笑声,手机里的啪啪声继续响起。语音结束。  我看着手机,这是昨晚凌晨3点多的信息。四点多的时候,小罗又发了一条文字信息过来。「不错,再加一分」。一天过去了,得了三分,照此速度,难道年初三莹莹就能回来了?一阵窃喜,又一阵不舍。我为自己龌龊的欲望感到羞愧。  这语音里的小罗和公司里大家认识的相差还是挺大的。勤快,灵活,会接话,能聊天。这是大家对他的印象。这也是他上班不久我就带上他一起出差见客户的原因。记得是天津的客户,这也是小罗第一次到北方,我每次去都是一个人,这次有人同行也不错。这天需要进入客户的一个场地更换摄像设备,因为那里涉及一些客户机密,我们的行动都有客户专门派人陪着,其实就是跟着以免我们乱跑。上厕所也不例外。  所以,每次需要上厕所都是集体行动。这种情况下,都是进去之前解决好,不是特别需要都免得打扰到大家。这次设备更换因为有些电路接口有些问题,整了一下午。还好有惊无险,最后还是解决了。离开客户场地,我和小罗马上飞奔到外面的公共厕所,这可是忍了好几个小时了。  厕所倒是挺乾净的。只是这里没有尿斗,是一条贴着墙的尿渠,人站在边上拉,任何人没有任何间隔。每次到这种厕所,我不免想起小时候池塘边的简陋的茅房,还有木子的「大鲤鱼」。下意识地把那里用手完全遮挡起来。被下属看到这小东西还是不太好意思的。  我好奇地瞄到小罗那里,小罗倒好,裤链一拉,旁若无人的把他的阳具掏了出来。这还没勃起感觉就比我勃起后的还要长。尿液有力地喷涌而出,打在墙上。我眼睛的余光瞄了一下,也不好意思多看。反观我的小东西,虽然尿急了,但尿的仍然很慢,开始的时候还有分叉。射出来的速度也慢,基本靠不到墙。一下子我的脸红红的。很快地小罗尿完,走开了。我松了一口气,继续我的节奏。  天色已晚。两个人在外面随便吃了点就回去酒店了。公司出差标准,同行同性的话两个人住双人间,所以我和小罗一个屋。回到酒店,因为今天从客户那里换下来的是个摄像机,虽然有些问题但小罗出去好奇心想把它修好,於是在电脑面前倒腾。我则躺在床上看书,最近技术进步太快了,得紧跟潮流,更新自己。  整了两个小时,这摄像机竟然被修好了。其实就是里面有个芯片松了,小罗拆开里面的零件重新上一下螺丝就好了。他满心高兴地让我看一下,我一看,绿色的信号灯是亮起来了。连接到他手提电脑的监控系统影像也没问题,虽然房间里面比较暗,但有红外信号的增强,拍摄地也比较清楚。我表扬了他几句。看我书还没看完,小罗合上电脑,就先去洗澡了。                第四章  接上回,修好摄像机后,小罗就洗澡去了。刚进去两分锺不到,听到洗手间的开门声。  「这么快洗完了?」我问。  「里面挂衣服的挂钩掉了」他边出来边说,顺便把刚拿进去的换洗衣服放在床上。停了一刹那,他开始脱身上的衣服。  本来两个男人,即使不穿衣服也没什么特别。只是他这一脱,上身的肌肉全显露出来,虽然平常也见到粗壮的线条,但这下腹肌里的一块一块格外令人注目。原来他腰部那里细不仅是因为瘦,而是基本都剩下肌肉了。脱完上衣,又把裤子脱了,只剩下蓝色的内裤。胯下鼓鼓的,轮廓已经很明显了。  「文哥,不介意我这里脱吧。」他笑了笑。  「没事」。我故作镇定,实则眼睛的余光已经盯着,这会是怎样的一番景象,我很好奇。刚才在厕所看得不是很清楚。  於是,蓝色的内裤一脱,他甩在床边上。我正面看到了那沉睡的巨根。虽然龟毛比较长,但也只是遮住了根部。像一个钟摆在他跨间晃动。遗憾的是龟头被一点包皮遮住。很快地,他转身就进去洗手间了。我翻开自己的内裤看了一下,同样是松弛状态,我的小东西全被龟毛遮住了,应该4厘米都不到吧。想着想着,我看向他刚脱下的蓝色内裤,就在他床边。就是那条内裤,刚才包裹着巨根,那条巨根曾经在办公室肆意释放,那条巨根可以一晚发射多炮,那条巨根即使睡觉也可能比我的小东西拼了命硬起来还要长。  我仔细看那内裤,似乎还保留着被巨根撑大的形状,里面甚至还有些湿润的液体。洗澡应该没这么快吧,我心想。边想边做出了我后来都觉得神奇的举动。  我下了自己的床,跪在地板上,慢慢地爬向小罗床边。那条内裤,我逐渐靠近。我觉得莫名的兴奋,我给这条内裤磕头,似乎这就是小罗。享受着这种向强大雄性匍匐的感觉。我甚至想,我连给小罗磕头都不配,只配给他穿过的内裤磕头。这种想象带来意想不到的刺激。  我更加靠近这条内裤,似乎闻到了穿了一天的尿骚味。非但没有觉得恶心,我反而觉得这才是雄性的味道。於是,继续磕了两次头。我想象着小罗就站在我前面,这是赏赐给我的礼物,我磕头谢恩。谢谢您给内裤我崇拜,谢谢您让我闻到真正的男人的味道。  过了片刻,怕他洗完澡出来,我站起来回到自己床上。装作继续看书,实则在平复刚才的心情。不久,小罗就出来了,仍然是裸体,只是可能洗完澡,阴茎有些充血,龟头露出来了,阴茎也长了一些,已经开始有点翘了。这是勃起了吗?我心想,因为我平常勃起也是这个角度。等他穿好衣服,我就进去洗澡了。为了避免裸体的尴尬,我从行李箱拿了个袋子把换洗衣服装起来一起拿进去。  一边洗澡一边回味着刚才的疯狂举动。突然,想起一个事情我的心情凉了半截。完了,刚才小罗的摄像机没关,笔记本电脑只是合上,正常来说不会关机的。换句话说监控并没有停,假如他回放刚才的记录,我那一举一动……我已经无法想象了,我还能怎样面对他。一下子我没了主意。任凭热水淋下,我的心都是凉的。我充满了懊悔。倘若他把这些视频带回公司甚至放到网上,我以后还能走出来吗?我的事业,我的家庭怎么办。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了。洗了很久终究要结束的。我擦乾身体,换上衣服,蹑手蹑脚地走出来,假装什么事也没发生,生怕发出一点声音破坏了这个将要崩塌的世界。看了看小罗,他还在看电脑,似乎是在看新闻网页。难道他没有去看回放?嗯,正常应该不会去看吧。我只要找机会把电脑拿过来删除掉刚才那一段就好。我心存侥幸。一边准备上床,一边谋划如何把电脑拿过来。  原来,这只是癡人说梦。  「文哥,我好像看到了些画面。」「什么?」我心一惊。  他转过身来,电脑播放着我刚才不堪的一幕。  「我,我刚才在地上找点东西。」虽然很紧张,但我先用刚才洗澡时候想好的藉口应付着。可是这画面很清晰,我知道这藉口是不能让人信服的。  「没事,你喜欢我可以配合你玩。」小罗笑了笑。  我曾经想象过各种情况,嘲笑,斜坡,鄙视,装作不知。但这种回应是我未曾想过的。一下子我反而不知道如何回应了。  「我刚才上网查了下,原来男人也有这种癖好。我可以理解。男男的SM。」  「哦不。」听到SM,我下意识的否认,我这是SM吗?我自己一下子也想不清楚了。  还没等我想清楚,小罗突然拿起刚才那条蓝色的内裤,往他脚下不远的地上一扔。「爬过去捡起来。赏你。」声音很坚定,虽然没有恐吓,但我却不觉地遵循起来。  我一下跪在地上,一步一步往他那里爬过去。第一次在一个男人面前跪倒,我激动地说不出话来。浑身发抖。  我羞愧得抬不起头,手掌和膝盖触碰着地面。房间里有地毯,感觉很温暖。我又渐渐放松下来。爬到内裤前面,我刚想伸出手去拿起来。  「闻一下?我想看清楚你的动作。」小罗开始发号命令。  我低下头,用鼻子靠近内裤。突然,头部收到一阵压力。原来小罗一下子用脚踩着我的头。  「这样喜欢吗?」他一边说。  「喜欢。」「看不出你还挺下贱啊。」他边说边开始转动他的脚掌。我就这样毫无尊严地被他踩在地上还随意碾压。然而,让我更吃惊的还在后头。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