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典武侠  »  【魔欲】(02-03)【作者:tldd】加载中加载中
【魔欲】(02-03)【作者:tldd】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按照以下方法,记住本站永久域名!方便随时找到黄色网!避免走失!

网址格式:www.AV888+任意字母.com 例如:www.AV888a.com www.AV888b.com www.AV888c.com ...等等

字数:9754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二章  大齐王朝的地牢里,「吱呀~ 」一声,暗无天日的地牢牢门被打开,一个长相粗壮的狱卒拉着一个上着锁链的牢犯走了进来。  「妈的,进去!」狱卒一推,那犯人直接被推倒,带着满身的累累伤痕跌倒在发霉的干草上。狱卒锁上牢门,整个地牢又恢复了黑暗。牢里的犯人开始小声议论,有的开始询问这新来的朋友。  「喂!醒醒,唉,醒醒!」断断续续的呼喊声让已经身心俱疲的李太师慢慢恢复一点神智,吃力的睁开双眼,打量着四周,入眼一片黑暗,他慢慢的坐起来,每一次都刺痛着神经,身上新的旧的伤口都在告诉他,他的处境何其艰难。  慢慢做好,李太师顺了一下呼吸,艰难说道:「请问诸位,这里是哪里?」听到他说话,地牢里瞬间炸开锅,七嘴八舌的说了起来:「嘿嘿,兄弟,恭喜啊,你现在来到了大齐王朝最底层的地牢里。」没等李太师反应过来,就有人连忙说道:「这地牢观着的都是重犯中的重犯,兄弟,你咋进来的?」  李太师闻言,迷糊的脑袋瞬间清醒,「我怎么进来的?」他连忙想到元武闯进自己的府邸,屠杀府中两百多人。然后自己还被打晕;等醒过来,发现自己被绑在刑部大牢,一帮凶神恶煞的家伙对自己严刑拷打,逼着自己签罪状;然后自己醒来昏迷好几次,最终实在受不了重刑,屈打成招,在罪状上按了手印;然后,自己就被带了进来。  李太师想明白了一切,不顾伤口的疼痛,爬到牢边,用尽最大的力气哭喊着:「我是被冤枉的!我是冤枉的!我要见皇上,我要见皇上!」牢里的其他人听到这新人在那哭喊,不自觉地一阵冷笑。笑话,这里多的是被冤屈的牢狱之灾,多你一个不多,少你一个不少。听他喊得可怜,忍不住有人问道:「哎~ 别喊了,听不见的!说说吧,你到底是谁?」  李太师有哭喊了一会儿,见没人进来,心灰意冷下直接倚在牢门边,说道:「老夫是当朝太师,三朝元老,却被太后污蔑谋反,打进大牢了。」听他说完,顿时炸开了,有人连忙喊到:「你,真是李泰,李太师?」李太师答应了他,那人连忙说道:「太师,太师,你也进来了啊。我,我是吴季啊,当朝礼部侍郎吴季啊!」又有人说:「太师,我是刘鑫啊,是内阁大学士,先帝钦点的榜眼刘鑫啊!」  牢房里一片黑暗,可每个人都身份不低,最高的就是李太师,最低的也是五品官。每个人都被安上各种罪名,关在这里,惶惶不可终日。「你,你们竟然都是当朝重臣?苍天啊,这是天亡我大齐吗?」说完,以李太师为首的一帮子人直接开始大哭起来。  过了好久,才有人带着哭腔劝道:「太师大人,我等在此,都不知道如何是好?现在您来了,请您想办法救救我朝吧。」「是啊,救救大齐,救救皇上吧。」李太师叹息道:「哎~ 我又何曾不想就陛下,救万民于水火?只是这妖后执掌朝政,一有风吹草动就令人抓捕,现如今忠臣或被抓或被杀,满朝文武现如今都成了太后的爪牙,要推翻他们,难啊。」  听得太师一说,整个牢房有恢复了死寂,失望和痛苦不断交织,就好像这黑暗一样,众人都不知道自己和大齐王朝的未来在哪?  朝堂如此,江湖呢?自打丽妃娘娘当上太后,扫清党羽以外更是推出新政:江湖中有人妖言惑众,为杜绝此现象,朝廷将会以暴制暴,扶植一些忠于朝廷的门派去扫清六合。「于是,在一番江湖血雨之后,许多门派纷纷投靠朝廷,只剩下极少数的门派还在苦苦挣扎。  而在这些朝廷走狗里面,以圣盟为首带领其余门派完成着清除「叛徒」的任务。  圣盟原本是一个隐秘的门派,坐落在无尽海域一直不为人知。知道丽妃进宫,坦明自己来自无尽海域,这个门派才慢慢浮出水面。知道丽妃掌权,圣盟则彻底出现在江湖。这时侯,江湖中的人才发现,这么一个隐秘的门派是多么的强大和邪恶。  无尽海域,那里有许多史前生物生长在那里,海域里盛产一种血沙的珍贵晶石,因为血沙的缘故,无尽海域又被称为血海。在血海的北边有一道天然的山峡,山峡两边峭壁各雕盘着一座石刻巨柱,狰狞的恶兽居高蹲立,栩栩如生,好像山峡的守护者。峭壁陡斜嶙峋,水流奔腾湍急,仿佛天然的屏障。  峭壁绝域终年雷电交加,乌云蔽日,山峡里面四座奇特的巨型建筑各居于瀑布之上,看着颇为雄奇壮观。  东边名叫紫天宫,是圣盟专门用来炼丹制药的地方,流传甚广的至阳补药,销魂媚药,疗伤圣药都有产出,只是炼制手法极其残忍邪恶,是由宫主黑心夫人主持,携众弟子抓捕婴孩产妇,以邪功秘法抽取血肉精华置于炼丹炉里熬炼丹药。  西边名叫燎原殿,是圣盟炼制兵器战甲的地方。殿主火蛇神君祖孙四代都为圣盟炼器,为人有点憨,但习武炼器的天赋极高,一心痴迷于打造兵器,圣盟至宝十方魔刀就是出自他的手中。  北边名叫驯兽场,场内饲养毒虫猛兽无数,既是炼制丹药的重要材料,更是杀人的一大利器,君不见,当年就是区区两百九十九只阴蜂兵就灭了西湖边的扬剑山庄。场主商乌,为人阴险狡诈,无恶不作,更是黑心夫人的姘头。  南边名叫销魂堂,是圣盟的制毒工场,除了炼制各种千奇百怪的毒药外,还负责炼制一种狂欢散的迷药,这种迷药一旦吸入,就会产生幻觉,见到自己最喜欢的东西,比如酒鬼会见到各种美酒,色鬼见着各样美人。圣盟因此投入市场,牟取了许多暴利。堂主巧儿,蛇蝎心肠,好色淫荡,整个圣盟除了火蛇神君不解风情外,其余的男人都跟她不清不楚,而她更是喜欢饲养男奴,为自己解闷。  除此以外,圣盟还有一主一后和双艳奴。一主便是当朝太后丽妃,现如今掌握天下,年龄不详,江湖传言是百年的老怪物,只是从未示众,真实情况不得而知。而一后名为阴后,是丽妃曾收养的孤儿,长大成人后心思玲珑,习武天赋极高,丽妃不在一直是她主持大局,圣盟才得以蓬勃发展。  双艳奴分别是雪奴和月奴。是阴后手下最得宠的两个奴婢,精通媚术,最擅长勾引男人,两人曾一前一后潜入昆山派和鼎阳派,竟弄得这两名门大派从此分崩离析,门派掌门更是为这两人闹得争风吃醋,双双毙命于峨眉山顶。  这一天,一声鹰啼,只见一直毛发浓密的矫健雄鹰飞进了圣盟峡谷,目标方向就是圣盟大殿——圣心殿。  圣心殿前极其宽敞,是聚合教众议事的地方,而殿后则风景秀美,是阴后的居室。「啊嗯……嗯……唉……呀……呵呵…用力啊…我好开心啊…舒服死了…啊……啊…」只见宽敞的带着浓浓女人装潢的卧室里,居中的帷帐大床里边,有一身姿曼妙的女子正骑跨在一个肌肉雄壮的男人身上奋力疾驰,只见她双手按在男人的胸膛上,长发轻飘,带着淫声浪语,美的不知方物。  二人下身的交接处,景象淫靡不堪,一根奇粗且长的宝贝不断在她胯间进出,肥美鲜嫩的玉唇,同时被带得嵌入翻出,只见玉户浪汁飞溅,「唧唧」价响,不绝于耳。就在这时,整间卧室无风自动,床上的轻纱帷帐慢慢飘起,露出里面的动人画面。只见那女人模样二十五六,双瞳翦水的美目中,正自半开半闭,樱唇翕动,仍不停吐着如兰的气息,精光赤体的身躯,更是完美无瑕。全身肌肤,似玉若雪,纤腰娉婷,随着上下起伏的动作,胸前一对高耸饱满的玉峰,兀自上下晃动不休。  便在这时,只听榻上的男人粗嗄地高嚷了一声:「啊…不行了…我…我要来啦……」说着,挺腰而起,巨棒重重插进美人妙处,好像要绝地反击一般回回点到美人花心,美人乐的嗷嗷之叫。不一会儿,男人身子直接打起摆子,想开始欲望的喷射。可事与愿违,身上的美人依旧向下迎合,好像还没爽够,而男子直接的阴唇蜜肉紧紧咬合,一吸一吐竟锁住了他的精关,不让他射出来。  男人急得满头大汗,美人私处的吸力不断加强,弄得他整个人下半身高高翘起就是落不下来,而美人动作不减,她微闭双眸,伸出香舌慢慢舔舐朱唇,一边浪叫一边享受这无边的欢愉,「喔……喔……啊…舒服死了……喔……好…再里面一点…喔……啊……爽死……爽死了…喔……干死我……喔…啊……」男人只觉得自己全身能量好像全部集中在了下体上,弄得肉棒比刚才还大了一圈,射精射不出的感觉弄得他想死想活,在美人胯下不断求饶。  而身上的美人似乎充耳不闻,不管男人眼泪鼻涕一脸的苦样,只是维持着自己的动作,延长着这份愉悦。「嗯!……好美啊…啊……哎呀……痛快死了……哟……要飞了……乖乖……的……心肝宝贝……要来了……马上就解脱了……继续……不要停……来感觉了…呀……哦……」旋即,美人臀部一扭带着男人的巨棒重重砸到软榻上,美人抚摸着男人的胸膛,俏脸一扬,「来吧……」男人只觉得锁住精关的力量不翼而飞,快爆炸的精液奔腾而出,重重的冲击着美人的花心深处。  「哎呀……哦……爽……好多呢……」美人闭着眼睛,下身慢慢蠕动,每一下就吸出一大股白浊的精华。男人随着欲望的喷发只觉得浑身爽快,伸出双手抚摸着美人的一对妙乳。  良久,美人睁开双眼,大大的桃花眼带着满足和一丝意犹未尽,像贪吃的毒蛇一般盯着男人。男人只觉得头皮发麻,他知道身上的美人是没吃饱,咽了口唾沫,忙说道:「阴,阴后大人,小的实在没力气了,请高抬贵手,放了小的吧。」可怜的就像是委屈的小狗一般。  原来那美人正是圣盟阴后,她听到男人求饶,森森一笑,俯下身子亲了亲男人的嘴唇,柔情蜜意的说:「哎呀…商堂主真是的…弄得人家好像要吃了你似的…」说完,翘臀一扭,原本停止喷发的巨棒竟然又被带出一股精液。男人大惊失色,忙道:「大,大人……」不等说完,一根如青葱的手指已经挡住嘴唇,阴后贴近男人耳边,吐气如兰的说道:「呵呵…人家逗你玩呢…你跟那些男人不一样……你是人家解闷的心肝小宝贝…怎么会吃了你呢?别怕…啊~ 」说着,竟然好像又要开始下一轮。  男人大惊失色,连忙推开身上的妙人,光着身子滚下床,跪在地上不断磕头:「阴后慈悲,饶了小的吧!饶了小的吧!小人忝为驯兽场场主,对圣盟也算有过功劳,求阴后开恩,莫要杀我!」  阴后则侧躺在床上,俏脸含煞,瞪了商乌一眼喝骂道:「哼!滚出去!」商乌大喜过望,连忙慌不择路的跑出了卧室。只留下一地凌乱,阴后哼了一声,对着门外吩咐:「去找两个健壮的男人来伺候!」门外施施然传来一声娇脆的声音:「是!」就没了声响。             第三章天魔女神功  圣盟,建立于周朝崩坏时期。那时候礼乐崩坏,人们良性丧失,只为自己的利益大肆征战掠夺,人性的堕落让潜藏的天魔一族得以重见天日。当年猖狂的十万八千天魔因为炎帝之威和逐鹿之战,死亡的仅仅只剩下最为弱小的女性天魔,只因为女性天魔阴气极重,无法修炼天魔一族至阳至刚的秘法,而且天生力量弱小远不及男性天魔,所以在天魔一族昌盛的时期,女性天魔只是被当作繁衍的工具而已。  后来因为两场大战让天魔一族死亡殆尽,没有男性天魔的存在,天魔一族彻底消失只是时间问题。可没想到蚩尤身死时竟然重新编改了天魔大法,引天地间最强的阴气将新的天魔大法可在自己的骨头上,虽然新功法未见天日就被封印,但诞生之时外泄的魔气侵染了当时一位偷偷潜入战场的女性天魔。  那名女性天魔融合那一缕魔气,根据原来的天魔大法耗时百年,创造出能够让女性天魔修炼的天魔女神功,更是发现女天魔虽然阴气重无法独立生存,但可以寄生于其他生灵里面,更是可以和其彻底融合,以那种生灵的生命形态生存下去。于是,她们将目光盯向了人类,因为她们发现一旦寄生在女人身上,不仅仅有女阴滋养让自己修炼神功事半功倍,更能通过和男性交合吸收男性的阳元助己成长,还能让天魔一族繁衍下去。  于是,残存的女性天魔以天魔女的身份潜入人间,寻找良好的宿体,重新开始振兴天魔一族。所以,夏朝时期,第一个魔女妹喜诞生了。紧随其后的,还有妲己,褒姒,吕雉,貂蝉等等,天魔女魔魂不灭,随着人类一代又一代的生存下来,慢慢地变成了极其强大的存在。而且魔魂强大,肉体也会强大,更何况人类天资卓越,修炼天魔女神功简直事半功倍。  直到大齐王朝开始,分崩离析的天下慢慢统一,当年残存的天魔女分别创建了自己的势力族群,其中最大的就是圣盟。圣盟发展总会寻找合适的人类作为传承,每一个天资优秀的女性弟子都会学习天魔女神功。尤其是第四代圣盟盟主更是改进了神功,就连没有天魔女魔魂的凡人修炼神功,都可以慢慢养出天魔魔魂,彻彻底底成为天魔女。一时间,天魔女无比昌盛。  而天魔女神功发展至今除了基本的练气法诀外,其余的一共有三部份,第一部分是采阳摄魂法,在与男性交合完成后,不会彻底吸干男性,只是在他们虚弱疲惫之时吸食男性的三魂七魄,滋养自己的魔魂,然后往男性躯体注入魔女阴魂,从而彻底掌控男性,让他们变成最听话的奴才。  第二部分叫魔女回春术,是彻彻底底采阳补阴的的邪门武功,是唯一一个通过彻底吸干男性血肉精华来滋补自己体内旺盛的阴气,从而阴阳结合达到无上境界,以此增长修为,返老还童,甚至能够青春永驻,长生不老。  第三部分叫销魂极乐,通过男女阴阳结合,运转魔功能带给双方最多三层的极乐享受,那种滋味能够将快感推向凡人无法触及的巅峰,但只有彻底采阳补阴才能达到第三层境界。如果修炼到第三层就会同时具备天魔女神功第一,二部分的效果,所以也能算是一门独立的魔功。因此除了最核心的成员能够修炼,其余的都无法修炼此功。  当然修炼天魔女神功一旦达到一定境界,能凝聚出天魔女的魔魂,那采阳补阴就会随心所欲,吸收阳元就会得心应手。  圣盟的圣心殿,随着阴后接到传信黑鹰的消息,就召集了四大堂主开始议事。  森严的大殿中一张极其宽大的石桌矗立在殿中,石桌的首位前放着一只极其巨大的蛇头,蛇嘴大张,四颗獠牙散发着凌烈的寒光,长舌被人盘起披了一张虎皮,竟然做起了椅子。阴后身着一袭精炼的红色皮甲,只是遮住了前胸和后臀,全身上下露出大片雪白,脚上穿着金色的蛇鳞长靴,据坐在蛇头大椅上。  石桌两边,左边坐着黑心夫人和商乌这一对名义夫妻,商乌一身灰色的简单铠甲,坐在椅子上色迷迷的四处打量着;而旁边的黑心夫人则是一身黑色的半透轻纱,青色的小肚兜堪堪遮盖住傲人的双峰,露出一条深邃的乳沟,臀下的是一条窄小的内裤遮盖着蜜处也是若隐若现,眼下她对于议事兴趣缺缺,双手舒展着乌黑的秀发,半眯着双眼不知想些什么。  右边坐的是火蛇神君和巧儿,火蛇神君一如既往的穿着正式的大红长袍,面向威严,端坐在椅子上;一边的巧儿则和他形成鲜明对比。只见巧儿一袭透明的长纱披在身上,窄小的粉色围胸仅仅包裹住两粒涨满的葡萄,胯下一条时髦的双蝴蝶结粉色小内裤,一双光滑修长的美腿慢慢厮磨着。只见她双手撑住石桌,一缕秀发被五根青葱手指慢慢把玩,大大的媚眼带着浓郁的春情和挑逗,正不断对着商乌放电,好像在召唤着商乌,要和他大战三百回合。  阴后瞧见四人模样,轻轻咳嗽一声,四人立马认真起来,阴后慢慢说道:「丽妃太后下旨,要我们前往玉京城听候差遣,召集你们来是安排一下,你们的意思呢?」  底下的巧儿一听,两眼发光,兴冲冲的说道:「好啊好啊,丽妃太后有旨,我们当然要奉行啦,巧儿这几天带着这儿快闷死了。」语气上是撒娇,可瞧她那发浪的模样,心里想什么,大家心知肚明。  阴后看了看巧儿,后者立马闭嘴,阴后又扫视一遍四人,才吩咐下去:「那就由本后带黑心,商乌和巧儿前去帮忙。神君,你为人认真负责,留守圣盟的事就交给你了。」四人一听,神君面色不改抱拳领命;黑心夫人依旧兴致缺缺,一副无所谓的模样;商乌和巧儿喜形于色,连忙拱拳答应。  于是圣盟整装待发,在经过一段时间风平浪静之后,圣盟再一次踏入了中原大地。  大齐朝玉京城是皇宫所在的首城,庄严威武的紫禁城就矗立在城中心。皇宫大殿后边,是皇帝办公的御书房。此时,房里点上了檀香,香气清新宜人,没有丝毫的烟火味,反而提神醒脑,强身健体,在这里办公一定事半功倍。  高大的黄金书桌上散落的摆放着走着和墨宝,书桌底下却是别有一番风采。只见一个年方十八,模样娇俏妩媚的美人竟然轻启朱唇,卖力的舔弄着一根坚挺的肉棒。  而肉棒的主人正半躺在龙椅上,眯着眼睛享受着美人销魂小嘴的侍奉。此人正是齐朝新帝梁宽,自十岁登基现在已经过了六年,如今在丽妃太后的首肯下已经开始学着处理一些政务。  过了好久,新帝睁开双眼,瞧得玉人依旧卖力含弄自己的龙茎,一边打量着美人难得的美貌,一边勾起一丝邪笑摸了摸美人的俏脸。美人会意,立即站起身子,细细嘬了两口龙茎后,就挺臀向后,坐到了书桌上,玉手轻绕,妩媚地挑逗着当今圣上。  只见美人一头金色长发,头上带着紫色的弯月头饰,大大的眼睛满含春情;小嘴微张,似期待似紧张的吐出迷人的香气;精致的锁骨,圆润的香肩,袒露的玉背带着红润的光泽是那般诱人;饱满坚挺的双峰被金黄色的连身皮甲包裹,胀满的就好像要破衣而出;纤细的腰肢,丰满的翘臀,两条勾起的修长美腿被带着火焰条纹的紫色皮裤紧紧包裹;一看就知是习武之人,双腿紧致笔直,一双红色的皮靴包裹着圆润的小腿。模样挑逗,姿势风骚,简直是人间极品,魔界精灵。  新帝怎忍得了这般诱惑,挺着不输成年人的龙茎向前,宛如饿虎扑食,「刺啦~ 」一声,精美的皮裤直接被撕开,露出大片迷人的雪白,那呼之欲出的密洞也羞涩的裸露出来。粉嫩的蜜肉不断收缩,修饰整齐的阴毛规规矩矩,小巧的密洞吐出一点一点的玉露,两侧的阴唇饱满风骚,好一个完美的蝴蝶美穴。  新帝连忙提枪上马,「扑哧」一声已经是龙凤结合,两个人一个猛烈进攻,一个婉转迎合,干柴如遇烈火,惹得欲望的火焰不断升腾。  新帝气喘如牛,喘息道:「呼……好个月奴……小穴真美…真是人间极品…浅紧香暖…箍得朕又牢又紧。」原来此女便是阴后手下双艳奴之一的月奴,如今也是媚眼如丝,脸衬春桃,樱唇蠕动,淫声道:「唔…舒服……好舒服……怎地这般美…陛下这巨物当真非寻常可比…长粗过大…真勾人魂魄…啊……再用力一些…贯穿月奴吧……」  新帝听后,立即加紧疾冲,月奴香汗淋漓,黏稠的花露,滚滚直喷,爽得连声直鸣:「好美…不要停……人家还要……」  新帝乐的逍遥,双手扯下那裹胸的皮甲,露出颤巍巍的雪白双乳,大手印上,只觉得软糯缠绵,又感弹性十足,真是极品。莹白如雪的挺拔玉峰,不住在他手中变形,弄得时圆时扁,形状百出。又看涨立的葡萄红彤彤的,不禁低头向下含住一颗细细品味,一颗鲜嫩的蓓蕾,不停在他腔内滚翻跳动。  月奴上下遭攻,爽的蜜道紧紧收缩,大量花露喷出,抱住新帝的头贴紧胸脯,修长的双腿缠上腰间,不断迎合。不一会儿,感觉上来,连忙运功控制,娇喘道:「啊……陛下……奴婢要丢了……快……快运转神功……按太后教您的口诀运功……奴婢来啦……唔唔……」  新帝一听,龙头狠狠顶在花心口,慌忙运转心法,就见一丝丝的黑气竟然从新帝的毛孔里散出,在他的身后渐渐汇聚,隐隐约约可以见到是一条黑龙。只可惜龙形散而不凝,可见是功力尚浅,只瞅得大概轮廓未能彻底凝固。  这时月奴张开小嘴,双手握住依旧牢牢抓住双乳上的大手,娇啼一声:「啊…到了……啊啊……」新帝只觉得一股滚烫多汁的蜜液喷在自己的龙头上,只觉得一股雄厚的阴元涌进自己的丹田,配合自己体内的真气不断融合,滋养身体,提升功力,身后的黑龙虚影更是开始不断翻滚,身形越来越厚实了。  月奴泄了身子,但欲火还没熄灭,她带动新帝的手搓揉着自己的双峰,柔情蜜意的盯着新帝,说道:「来…陛下……再来嘛……陛下神功突破在即……请不必怜惜奴婢……好好鞭挞便是……」新帝吸收了月奴的阴元,只觉得体内真气提升了一大截,再差一点就能突破了。  于是打起精神,抱紧月奴滑腻腻的大腿,又开始新一轮的进攻。  月奴被他满内拖拽,已是魂荡魂飞,双手抱着他道:「陛下…真是勇猛……快来……奴婢心儿都快飞了……哦…啊……好爽……好劲啊…放狠些来吧…」新帝当下急送半百,月奴立时花心大开,甘露如春潮汹涌,汨汨而出,双手捧定她腰肢,将杆枪舞得生风,记记直冲叠壁……  新帝情浓兴急,遂尽力抽送,那巨龙又粗又长,每次直击花心,直弄得月奴浑身酥麻,鬓发散乱,娇喘吁吁,户内滴滴仙露,盈盈飞溅,射得湿了一片。  新帝身后的黑龙妖魂不断翻滚,吐息着新帝身上散发出的黑色魔气,好像吞云吐雾,形体慢慢变大,越来越成熟,只见那赤红的双眼带着凶芒,好一个充满邪恶和暴戾的妖魂。此时的新帝和黑龙浑然一体,同样双眼赤红,紧紧抓住身下的淫娃荡妇,要操她个天翻地覆。  而月奴爽的胡天海地,体内天魔女神功运转,和新帝一样,竟然也从身体里散发出一缕缕桃红色的烟气,气体凝结竟然在身前凝聚出一个身长五米多的天魔女魔魂。  那魔魂玲珑剔透好像实体一般,一根根秀发竟然是一条条细长的毒蛇,赤红的双眸里全是邪恶和诱惑,袒露的挺拔俊乳不遮不掩,纤细的腰肢下竟然是一条蛇尾。这就是天魔女的形态,她们寄宿人体千年来早已和人类合二为一,只要有人修炼天魔女神功,就能凝结魔魂。  那魔魂见着新帝的黑龙妖魂,眼中凶光大盛,飞身上前缠住黑龙,在一阵阵渗人的尖锐叫声中,和黑龙纠缠在了一起,开始交合。黑龙受到压制,被魔女按在底下,一缕缕的黑气被吸进魔女口中。  此时的新帝好像那条黑龙,尽管月奴实实在在被自己压在身子底下,但交合的主动权却掌握在月奴手中。只要她有意,无论自己如何控制都会被她吸得一干二净,这就是最诡异最邪恶的天魔女神功。  幸好月奴是太后叫来帮助自己突破神功的,否则魔女魔魂一出,任你修为滔天都会拜倒在天魔女神功之下。新帝气喘吁吁,似乎面对月奴强大的魔功有点力不从心,尤其是魔功改造人体,那蜜道简直奇紧无比,带着温润的花露简直是男人的坟墓,难怪有那么多男人在这里被吸干。  月奴也发现新帝咬着牙坚持着,内心了然,魔功运转直接起身抱住新帝,柔柔说道:「陛下…来吧…月奴也来了……奴婢要您的精啊……」新帝彻底疯狂,巨龙狂进狂出,终于忍耐不住,大股大股的龙精射出。  就在这时,月奴也来了,一阵阴精流出和龙精在蜜道里相互冲击。而月奴直接勾紧新帝的腰肢,竟然抱在新帝身上,让新帝站起来,两人紧紧相拥。  此时的新帝只觉得一股一股的阴元涌进丹田,竟然勾动起自己的真气在丹田里不断旋转。一圈,两圈,速度越来越快,范围越来越大。只觉得「轰!」的一声,大量阴元和真气冲出丹田,好像爆炸一般流遍四肢百骸。阴凉的阴元融合自身火热的真气,变成最舒服的温流滋润着新帝身上的每一个细胞,就好像泡澡一般舒服的每个细胞都在呻吟。  而此时的月奴则是在那龙精喷进子宫时,感觉宛如一道喷泉重重的击中了自己的大脑,滚烫的阳元被子宫吸收,温度不减宛如火箭一般冲洗着自己的身体,就好像冰块遇到开水,仿佛融化一样,欲仙欲死,爽的不能自已。  两人头顶上交织在一起的黑龙和魔女也是一样,魔女被黑气滋润,显得更加妖媚;黑龙受魔女阴魂培养,形体更加凝实,也变得更加威风。  两人都得到无上的好处,气喘吁吁的,忘情的吻在了一起。良久,唇分,月奴看着光彩照人的新帝,柔声说道:「恭喜陛下神功突破。月奴也是心满意足了。」说完,收起魔功,天空的魔女阴魂也重新变成烟气飘进月奴体内,变成真气汇聚丹田。  新帝也同时收工,看着妩媚动人的月奴,一边轻轻抚摸她的一只娇乳,一边说道:「刚才的感觉实在太棒了。朕一年前初次品尝女人滋味时都没这么爽过,这是怎么回事?」  月奴一听,娇笑道:「嘻嘻,陛下有所不知。这是天魔女神功里的销魂极乐大法,刚才陛下和奴婢享受到的就是这第一层的极乐境界——阴阳交泰。奴婢也是日前立过一些功劳,萌太后福荫,刚刚学到的,现如今只会第一层而已,这销魂极乐非圣盟核心不可外传,所以陛下才会不知。而且奴婢通过这阴阳交泰,成功帮助陛下突破天魔大法第三层,真是恭喜陛下。」  新帝一听,道:「呵呵,你这是邀功吗?不过天魔女神功竟然还有这等奇效?不是说这只是采阳补阴的功法吗?」  月奴答道:「这天魔女神功确实是采阳补阴的最强法门,但采不采阳还在修习者功力是否深厚。功力强了,就能凝聚魔女之魂,自然随心所欲;功力浅了,交合时就会不受控制,只会彻底吸干男人,而且大量的阳元白白流失,需要花很多功夫固本培元呢。」  新帝听完,捣怪般的挺了挺插在阴道里的龙茎,说道:「那你说说,你吸干过几人?」  月奴遭到攻击,媚眼微闭,舒服的哼了一声,又抱住新帝重新躺到书桌上,反击似的夹了夹蜜道,用一种酥的掉人骨头的声音说道:「唔~ 陛下~ 奴婢现在心里只有陛下~ 还请陛下再展雄风哦~ 」  新帝一听,抱住月奴的细腰,说道:「好个淫娃荡妇,待会儿咋们继续阴阳交泰,让朕再见识一下!」  月奴一边迎合新帝,一边笑道:「是,奴婢遵命,嘻嘻~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